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族名和族徽

2016/1/6 — 6:50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讓我們照時間順序排比一下關於文字起源的推論。

中國新石器時代的發展,從有農業,然後開始進入到戰爭和掠奪。戰爭掠奪過程中,夏人率先在夯土技術上有所突破,因此引發了中國新石器時代後半期,也就是夏朝時的築城運動,人口紛紛重組歸納。人口重組的過程中,也就必然進行著人口的劃分,包括:築了這個城之後,誰可以住在城裡?誰必須住在城外?城內的人如果有紛爭的時候怎麼辦?

顯然到夏朝時,中國的主要社會組織就已經是環繞著氏族血緣原則了。因為有分辨血緣血統的需要──那個時候的人沒有身份證,沒有戶籍謄本,甚至還沒有我們今天意義的姓氏──所以就必須找出方式來標誌我自己的人,標誌我與他人之間的關係,所以這個時候就發明了族名,發明了族徽。

廣告

族名、族徽很可能就是中國文字的起源。今天任何一個人在沒有特別想法時,最容易隨口取的名字是阿貓、阿狗、阿牛,那我們就可以了解,為什麼在氏族族徽中會有那麼多象形的、與大自然有關的東西。那是自我稱號,也就演變成某個族類的標記、代表。一個氏族發明用族徽來自我標示,在那個氏族劃分格外重要的時代,這個方法很快感染了其他部族,大家紛紛立起族徽來。

族徽累積越來越多,而且還會依照氏族間關係牽動族徽變化增生,像「亞」字徽就是很好的例子,累積、變化到一定程度後,才逐漸由族徽轉變成為我們今天認知的文字。這些符號擔負起了別的意義記錄與意義傳播的功用。

廣告

這變化中有一個關鍵,顯然有一群人,一個特別的民族,在這裡發揮了作用,帶頭進行了從族徽變成有意義文字的轉化。這個部族,最有可能的當然就是後來建立商朝的商人。在這件事情上,和在青銅器的運用上一樣,商人有高度的文明貢獻。

而且,青銅器和文字的發展,恐怕是密切相應的一體之兩面。青銅器最重要的用途,是要和另一個超越世界的祖宗溝通。要建構起一套兩個世界,或者說多個世界之間的權威層級(hierarchy),誰的祖先權威高,其子孫在現實世界就比較有權力。而族徽正是記錄祖先血緣代代延續關係的工具。商人因為強烈的祖宗信仰,對於血緣極為重視,有最強烈的動機在自己的族徽和人家的族徽上做文章、動手腳,從而慢慢從族徽發展出文字系統來。

如果文字系統的確是從族徽發展來的,那就會牽涉到後來中國文字發展的幾項關鍵。第一、族徽本來是氏族的名稱,通常應該源於該氏族的自稱,所以該是相應有聲音的。我們從文化人類學裡得到的規律,一個族語言裡「我」的代稱,或是「人」的稱號,通常就是其族名。例如說,達悟族稱「人」,就叫做「達悟」,所以他們是達悟人。因而照理很有可能族徽會有聲音上的關連,那麼語言與文字在商人進行的這一套改革、變化中,是一種什麼樣的關係?為什麼中國的文字沒有走向表音文字,理由顯然就在埋藏在這段發展過程裡。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