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中的哲學系怪人就算不可信 也還可愛

2016/3/22 — 12:53

〈鐘聲二十一響〉封面

〈鐘聲二十一響〉封面

不相信阿圖,卻無害於讀完『鐘聲二十一響』。一個理由是,他誇大描述的這些哲學系的怪人,就算不可信,都還可愛。大多是年少時的我,還蠻希望有機會遇見的典型。有著坎坷身世,有著強烈個性,不隨便順應庸俗的價值,另外他們彼此之間的互動交往,只要是關於男生和女生之間的,都帶著明顯瓊瑤小說的影子。

例如描述那個綽號叫「四十五度」的同學,和女生沈晴的定情之夜,阿圖是這樣的寫的:

廣告

「四十五度的臉上這時淌著淚水,他往日的矜持就在這個時候消失了,他突然很哀傷地向我們剖白了他那謎樣的身世。

「原來四十五度的父親靠打漁為生,在他考進初中的那年,一天晚上,因為參加學校大掃除,回家較晚。當他踏進門限時,家裡的小狗不斷地狂吠,他突然感到一種不祥的預兆──他推開了沒有上鎖的門,發現父母和大哥、大姊,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全都死了。過後他才知道,他們是吃河豚中毒死的。他的爸爸抓到了幾條河豚,覺得丟棄太可惜,哪知處理不當竟發生了這樣的悲劇。

廣告

「四十五度的母親過世前,曾為他做了一套黑色衣褲,做為他當選全校模範生的獎勵。所以,自從母親死後,他總是穿著這一身黑。

「『黑不只是衣服的顏色,也是夜的顏色,更是母親的眼色。』他喃喃地說。

「四十五度的村裡有一個女孩子,是他初中的同學,兩人感情本來很好,自從他的父母雙亡後,他便斬斷了這跟情絲。
……

「四十五度由於壓抑的痛苦太深,一直沒有對象傾訴,如今,由於沈晴的悲傷,引發了他內心深藏的沉痛,忍不住自抒感懷與身世。

「我發覺在這一剎那,他和沈晴的感情有點相近。沈晴望著他的淚光,是那麼的虔誠,那麼的動人,她像一個姐姐似地,對他投以無限的關注和柔情。

「我們在醉月湖 談到半夜,在一片蛙鳴中,我和四十五度踏著皎潔的月光,送沈晴回去。在椰林大道上,沈晴突然站定說:

「『四十五度,你為什麼不抬起頭來,昂然的走路?』

「說著,她走到四十五度的跟前,果斷而嚴肅地用兩隻手將他的投扶正。但由於習慣使然,當她放開手走了幾步,他的頭便又自然回到四十五度了,沈晴來回矯正了幾次,還是改不了他的積習。

「『看你還歪不歪?』沈晴像是生氣地說,將四十五度的右手,從褲袋裡抽了出來。

「四十五度感到不之所措,手被抓緊時,一下子慌了起來,他的頭便自自然然的直了。原來關鍵出在他插在褲袋裡的右手,那是一種怎樣的拉力呀!

「這時,我想起了前些日仔,四十五度和沈晴在杜鵑花叢中的合照。我認為四十五度的積習改不了,除非沈晴永遠抓住他那插在褲袋裡的手。」

這樣的情節,對於熟讀瓊瑤,也不在意多讀一本瓊瑤的人,很是親切。本來,我也不是因為相信瓊瑤、將瓊瑤小說內容視為真實才讀瓊瑤小說的。

 

原刊於楊照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