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李登輝的日本祖國論爭議

2015/8/27 — 11:45

資料圖片:李登輝

資料圖片:李登輝

台灣前總統李登輝最近投書日本右翼政論雜誌《Voice》9月號特輯,並以《日台新合作揭開序幕》為題撰文。雜誌以「緊急投書」方式列在首篇。該文主要有以下6大要點,引發熱議。

一、台灣馬英九政府慶祝「抗日戰爭勝利70週年」,其實是在「刁難日本,討好中國」,罔顧台灣人身分認同。這只是馬英九的指示,而一般台灣人對此幾乎不太關心。「脫古改新」才是今後台灣人應走的路。

二、二戰時台灣的祖國是日本,當時台灣與日本屬於「同一國」,因此無所謂「抗日」。當時李登輝及其兄長都是為「祖國」日本而戰的日本人。李登輝自願當陸軍,其兄李登欽自願當海軍,為了護國不惜捨命奮戰。其兄當時服役海軍陸戰隊,最後戰死菲律賓馬尼拉,現被奉祀在靖國神社。

廣告

三、馬英九總統表示要在台灣興建慰安婦紀念館,還說自己約20年前就支持台灣的前慰安婦,但李登輝對這種說法聞所未聞,並表示台灣慰安婦問題基本上已獲解決。

四、李登輝再度重申不存在2000年蘇起捏造的「九二共識」,同時批評馬政府的傾中政策,包括後者急欲嘗試加入亞洲投資銀行(AIIB),毫無必要,招惹笑話,反而應該志在參與美日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

廣告

五、李登輝讚揚民進黨主席兼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是個不巧言令色的理性才女,後者曾擔任行政院大陸委員會主任委員等要職。李登輝坦言將全力為她抬轎,認為她明年毫無疑問可以當選台灣總統,至於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洪秀柱僅被馬英九當作自己的傀儡。

六、當李登輝看到太陽花學運學生,便聯想到坂本龍馬等人用生命推動了日本明治維新,而台灣推動民主化就必須重視年輕的力量。他贊成投票門檻應該下降到18歲,並改採中選區制(單一選區選出2至5名立委),讓沒有政黨奧援的年輕世代有機會出頭。

這些論點,尤其是首三點,令馬英九總統感到莫名憤怒。他在8月20日晚間出席抗戰紀念音樂會前表示:李登輝做過12年總統,現仍享受卸任元首禮遇,竟然說出「出賣台灣、羞辱人民、作賤自己」的媚日言論,令他非常痛心與遺憾。他要求李登輝立刻收回發言,並向國人道歉,措辭罕有嚴厲。他質疑這些言論如何對得起在抗日戰爭中犧牲的台灣先賢先烈,以及數千萬在抗日戰爭中犧牲的軍民同胞。馬英九也呼籲李登輝去觀賞《蘆葦之歌》慰安婦紀錄片,指慰安婦問題並未獲得解決,李登輝應該停止再傷害慰安婦。針對李登輝指「九二共識是捏造」的說法,馬英九表示:九二共識就是依據當時擔任總統的李登輝裁示而來。然後,洪秀柱、蔡正元等國民黨人紛紛幫腔,不斷圍剿與大罵李登輝,至今風波未息。

評價這次交鋒的是非曲直,是對任何知識人的上佳考驗。如何擺脫成見,反省自己,殊非容易。

分析事理,首重事實之有無、真假、詳情(客觀性),同時也要掌握論者的歷史觀和人生體驗(主觀性)。只要論者誠實地講出事實真相(當然可供他人提出證據反駁),我們都應支持。只要論者的歷史觀和人生體驗不是違反公義的藉口,縱使其觀念不代表所有人而僅及於一己與擁有類似體驗的族群,縱使其觀念跟聽眾或讀者想法分歧,我們都應尊重。以此標準來分析這次李登輝與馬英九的隔空交鋒,是非判然。

一、民族認同問題

先談李登輝的歷史觀和人生體驗,畢竟我是相當尊重的。雖然我的直系祖輩們沒有生活在日本殖民統治時代的台灣,同時他們確實有過日本鐵蹄在中國或香港蹂躪肆虐時期的血腥恐怖經歷,但我深知這些經歷不適用在同一時代的台灣。我祖輩是華人,李登輝也是華人,但是華人之間既然有不同的生活體驗,自然會有不同的國家認同、身分意識、歷史觀。這不是應不應該的道德問題,而是自然而然的客觀事實。

有人認為:當年日本侵略中國,屠殺中國境內華人,所有華人必須扶中抗日,絕對不應扶日侵中,否則就是漢奸,出賣自己民族。這正是「一個民族的所有成員必須團結對付一個外敵」的思維模式。乍聽之下,似乎有理。細心反省,實有不妥。原因無他,「民族」這個概念,經常被人操弄。閩語族群、客家族群、粵語族群、本省族群、外省族群、香港人、新香港人、台灣人、新台灣人、漢族、中華民族、大東亞民族、黃種人、有色人種、亞洲人、地球人。你愛怎麼說都可以。

與其說「民族」等於個人的血緣根基,不如說它只不過是政客和權貴操弄的語言標籤。如果文天祥是民族英雄,正氣凜然,為何還要說中華歷史連續不斷,元朝締造中國歷代領土最廣的帝國?果真如此,朱元璋豈非分裂國家?如果說吳三桂引清兵入關就是漢奸,難道曾國藩、左宗棠、李鴻章豈非清末三大漢奸?如今華人還要捧讀《曾漢奸家書》?

一句到尾,決定大家是屬於甚麼「民族」的,根本與信而有徵的「血緣宗族」無關,反而與所處時代「成王敗寇」狀況及其反作用力密切相關。一旦「成王」需要你合作,往往先設定你與「成王」屬同一「民族」或者可以被教化或被歸化旳「準民族」,然後分等分級加以統治;一旦「成王」不需要你合作,你就變成了「夷狄」(所謂王者不治夷狄)或者「敗寇」(敵我矛盾鬥垮鬥臭)。由於「成王」可能得勢,可能失勢,得勢時又可能需要、不需要、再需要、再不需要你合作,因此「民族」這個觀念也就不斷變動。這就會形成一套以「成王」為軸心而不斷變動的「民族」觀、身分認同、歷史觀、國家觀、國際觀,然後透過教育和社會氛圍散播開來,形成一種思想、一種信仰、一種力量,循環往復,不斷變化。

歸根結柢,「民族」只不過是「成王」用來統治人民的一塊萬用遮羞尿布而已,隨意拿來,隨時丟掉,新王上位,又可改換。傻瓜處世為人,囿於一時一地,自小嗅聞尿布,有人感動落淚,有人拼死奮戰。「成王」變了,「尿布」也變。你一輩子沒換過新尿布,就覺得尿布絕對不能換、不會換、不應換。當你看到有人換了新尿布,你就很不服氣,說他欺師滅袓,然後群聲指責。這種行徑其實相當幼稚無知。

我這樣說,並非用來勸告大家拋棄「民族」或「國家」觀念,而是希望大家了解這些觀念都是脆弱可變的,絕非個人尊嚴的核心(生命、身體、自由)。我的祖輩們有某種民族或國家觀念(中國自強抗日獨立),不必然代表我也必須永遠擁有同樣的民族或國家觀念(今天大可有權主張各地獨立與自治)。這是每個人因應時代變局的自由及理性抉擇。擁有不同民族或國家意識的人之間應該互相尊重,和而不同,知道這些意識都不是人性尊嚴的核心價值。李登輝(以及當時不少台灣人)在青少年時代因其真實人生經歷所產生的民族或國家觀念(歸化為日本國籍的華人或大東亞民族)與當時馬英九父輩們不同的民族或國家觀念(中國人)截然不同,沒有誰對誰錯的問題,只是事實正是如此,坦誠面對,並無遺憾。李登輝說出他自己當年真實的觀念和歷史,沒有指責當時的中國人不應抗日,沒有褒揚當時日本發動的戰爭是正義之戰,只是說當時自己認同的祖國就是日本,而非當時尚未統治台灣的中華民國,因此「抗日」無從談起,究有何憾?馬英九馬上氣急敗壞,猛然向他扣上一頂「漢奸」大帽子,豈非幼稚無知?

以我童年時代在英國殖民地香港生活的經驗為例,當時九七大限將近,很多香港人要求居英權、英國籍,失敗後又申請英國公民(海外)護照,難道都是漢奸走狗?很多香港人陸續移民歸化入籍英、美、加、澳、紐、台、新,口稱酷愛外國生活,實則懼怕中國政府,至今不息,難道又是漢奸走狗?說更簡單一點,當年每逢英女皇壽辰,香港都放公眾假期一天,請問有誰會誓死不放假,繼續拼命工作,顧全中華民族偉大尊嚴?佔了便宜還要賣乖,口口聲聲說人賣國,這種人還少嗎?回看台灣,數百年前,閩南人渡過黑水溝抵達台灣,難道都是叛離祖國?接受荷蘭、滿族、日本統治都不逃跑、不革命,難道又是漢奸?欲要破解這一系列詰問和迷團,必先要對「民族」或「國家」這些概念具有清晰體認,綜如上述,否則一切唇槍舌戰都是徒然。

回顧歷史事實,當時台灣被日本殖民統治,在地的台灣人基本上沒有參加過中國國民政府所主導的抗戰,這是客觀環境使然。高俊明牧師回憶錄《十字架之路》中有一篇《台灣人的認同錯亂》的文章,寫在1945年8月15日「玉音放送」即日本天皇宣佈投降之後。他表示:「當時自以為是日本國民,心情也很悲哀,感嘆:啊,戰爭結束了,我們輸了。過了一段時間,有人通知說:你是台灣同鄉會的會員,要不要來參加活動?我們現在變成戰勝國國民了。這種巨大的認同變化,是人家告訴我,我才知道的。」這是一段很經典的陳述。這正是上文所說的「成王」換了,「尿布」也跟著換了,由於過程太急驟,台灣人內心產生一種莫名的矛盾與糾結。儘管如此,這種心態轉變全屬人之常情。這也是當時許多台灣人反思自己身分認同之始,無可厚非。

二、戰爭代價沉重

此外,當時不少台灣人真誠地認為這是自己宗主國日本與美國之間的大東亞戰爭,覺得自己身為亞洲人和日本國民,應該積極主動協助日本參戰,而這才是認同自己「民族」和「國家」的表現。台灣人當時直接參戰者有8萬人,軍屬與軍夫有12萬人,而死亡人數高達3萬人,全部付出了沉重代價。這是戰爭的悲劇,「民族」和「國家」認同變成了超級絞肉器。

及至抗戰末期,當時台灣人的悲哀困苦,今天又有誰關心?1945年5月31日,美國從菲律賓蘇比克基地派出117架B-24轟炸機,無間斷轟炸台北舊城區,逾3千人死亡,數萬人受傷與無家可歸。台北重要建築物,包括總督府、台灣鐵道飯店、台灣電力株式會社、軍司令部、台北帝大附屬醫院、台北車站、台灣銀行、台北公園、台北高等法院、度量衡所等官署廳舍全遭毀損。美軍不僅轟炸政治軍事目標,雙連居民的防空設施大稻埕天主堂也被炸毀。成淵中學、艋舺龍山寺、北一女、建國中學、廟宇、戲院與不少鄰近主轟炸區域的民宅也遭轟炸,台北市民死傷慘重。

有人還是說那句老話:成王敗寇。如果你重視成王敗寇,那麼當時包括台灣人在內的日本人就是敗寇;如果你不以成敗論英雄,改為關注人性尊嚴,或許格局、視野、胸襟、觀點就會有所不同。

畢竟,李登輝的說法都全對嗎?至少就以下兩方面,我不以為然:侵略戰爭的本質、台灣慰安婦問題。

三、侵略戰爭與個人反省

無論從哪個民族或國家的立場觀察,日本侵華戰爭就是侵略戰爭,中國國民政府當時就是抗戰;日本炮轟突襲美國珍珠港也是挑起另一場侵略戰爭,導致美國政府針對軸心同盟全面宣戰反擊。我能夠理解當時許多台灣華人以日本為祖國,也同意李登輝「沒有台灣抗日的事實,他當時是為祖國而戰的日本人」的說法。畢竟這種想法順理成章,絕不應因而被誣為漢奸。但是我不能認同有人時至今日仍然不對當年自己參與的侵略及殺戮有所反省。如果愛國、參軍、殺敵、立威,展現勇武精神,完全出於自願,沒有被他人強暴、脅迫、誘騙,而且超越了正當防衛、緊急避難、自衛反擊、驅逐侵略、進擊極權、推翻暴政等必要範圍,反而是主動協助祖國(日本)鞏固侵略成果,還擊對手(美國)的反擊,這恐怕已經是屬於戰爭罪行的範圍,完全不能用已有親人壯烈犧牲等壯懷激烈的理由來開脫。無論加害人國籍為何,無論被害人國籍為何,這就是針對人的戰爭罪行,好應痛徹反省懺悔道歉,沒有懷緬過去與陶醉前塵的理由。德國戰後教育與悔罪表現優於日本,其理在此。德國把反省重點放在戰爭根源與個人罪咎,日本把反省重點放在戰爭禍害與崇尚和平,兩者層次是不同的。李登輝今天的歷史觀恐怕還沒有超越日本的層次進而達到德國的層次,更從來沒有設想自己當時其實還有不服從、不參軍、不協助戰爭的選擇自由。活在當年,難以跳脫戰亂迷思,我還能勉強體諒;活在當下,尚未能深徹自省,難免令人失望。

四、台灣慰安婦問題

所謂台灣慰安婦問題已獲基本解決一說,恐怕也是知慮淺薄,引喻失義。這不是所謂本省人或外省人觀點與角度的問題,而是客觀事實真相的問題。馬英九最近提議李登輝看看《蘆葦之歌》紀錄片,其實李登輝真的不妨看看,增廣見聞。片中紀錄的6位阿嬤都是台灣慰安婦,已有4位辭世,鄭陳桃(小桃阿嬤)也已住進安養院,僅有蓮花阿嬤仍堅持等待日本政府道歉。以小桃阿嬤為例,她在19歲時就被騙走和羈留在東亞及南亞多個慰安所充當性奴隸,後來回到台灣家裏竟被家人嫌棄趕走,結婚後也終生不敢跟丈夫吐實。如果李登輝認為大部分台灣慰安婦死了、少數未死,就等於「問題基本解決」,那麼還有甚麼問題值得去解決的呢?公義何在?關於台灣慰安婦問題,大家可以搜尋維基百科及網上資料,查看他們當年的悲劇及戰後的不平。需知道台灣慰安婦至少有1200人以上,儘管個別人士是否「被迫」或「自願」容有爭議,但是被迫者及被騙者的確大有人在。在台灣慰安婦對日本政府的訴訟當中,2002年10月15日第一審(東京地方裁判所)原告敗訴,2004年2月9日第二審(東京高等裁判所)原告敗訴,2005年2月25日第三審(最高裁判所)原告再敗訴,原因是案發當年沒有國家賠償法,所以法院一致判定「國家無答責」,而且即使有任何法律責任,也已罹於20年請求權消滅時效云云。難道這就是李登輝所謂「台灣慰安婦問題已經基本解決」嗎?

五、民選總統漠視主流

看完上述分析,馬英九也不要自我感覺良好。他身為台灣總統,現正代表生活在台灣土地上的人們。由於主權在民,他要明白台灣土地上絕大部分人的祖輩們,當年都是認同自己是日本人,或者至少認同自己是擁有日本國籍的華人,絕非自認為是中國人,或者妄想自己擁有中華民國國籍。馬英九批評李登輝文中「當年台日同屬一國、當年台灣人沒有抗日」等言論是「出賣台灣、羞辱人民、作賤自己」,全屬無的放矢,不顧客觀事實。正如李登輝所言,馬英九的批評罔顧了老一代台灣人的身分認同,罔顧了老一代台灣人根本沒有「慶祝抗戰70週年」的歷史回憶與人生體驗,更加沒有正視李登輝在文章中呼籲台灣人今後「脫古改新」的訴求。馬英九如果代表他個人或其湖南省籍祖輩們說出自己的人生經歷與歷史觀,顯示與李登輝截然不同,那麼我完全尊重。這就是真正的「各自表述」。然而,他今天身為台灣民選總統,主權在民,本應理解、體會、尊重、承認在地主流台灣人的祖輩回憶、人生經歷、歷史觀,然後為台灣人說話,真正成為台灣人的民意代表。他應該把「主權在民」放在心裏,絕不應把「中華民國道統繼承人」的想像凌駕於「主權在民」憲政民主原則之上。可惜,他做不到。當他明年卸任了,他說甚麼都可以;但今天既然他依然在位,就不能以其一己之心,度主流台灣人之腹,背棄自己是由台灣民意授權當選總統的民主領袖角色。

結語

總結來說,我反對柯文哲所謂「李登輝不要大喇喇的講」、「馬英九只是讓社會更撕裂」、「兩岸一家親」那類胡亂各大五十大板、不問真假是非、崇尚大和解與相對主義的政客態度。

我的結論其實很清楚:在文首所列的李登輝六大論點當中,第一、二、四、五點都值得充分尊重。第六點涉及政黨政治的理想形態問題(兩黨抑或多黨),需要深論,暫先不談。第三點脫離事實,我不贊同。對於馬英九和國民黨人對李登輝言論的全盤否定,謾罵壓倒分析,實在令人咋舌。

況且,專制中國絕不應成為民主台灣的盟友,反而民主日本才應該成為民主台灣的盟友,親美友日才是應由之路,傾中投共只是死路一條。

此外,所謂「慶祝中國對日抗戰勝利」之類口號與說詞,在今天「主權在民」的台灣恐怕連過半數市場佔有率都沒有,反而「紀念二戰結束、澄清歷史事實、反省戰爭罪行、永保人類和平」,才是比較中肯到位的說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