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柯文哲的崛起,不代表獨立建國路線沒有出路

2018/8/22 — 11:44

柯文哲, 林昶佐

柯文哲, 林昶佐

林昶佐接連兩篇的發言(以及積極的留言回覆),是為了應付柯文哲的「勢」,為時代力量台北市議員輔選、為自己2022市長參選投石問路。

誠心而論,這並非上策。

各行各業的道理都一樣:「最好的勢,是自己造出來的。」越是仰賴他人已經成形的勢,越是進退失據,短多長空。(不管是民進黨的勢,還是柯文哲的勢。)

廣告

政治,最重要的是理念的推廣。理念的推廣,必須靠媒體。媒體跟政治,是一體兩面。

長年以來,傳統媒體被藍綠壟斷。這很容易理解。媒體特別是報導嚴肅新聞的媒體,並不賺錢。會賺錢的,一直是政商關係。

廣告

媒體集團經營嚴肅新聞的作用,不是為了直接獲利,而是為了獲取政治影響力,再轉換成集團利益。

哪個候選人勝算高,就多押一點。這個法則,會形成大者恆大,對新加入的政治人物不利。站在媒體老闆的角度,一個剛冒出來不藍不綠候選人,能選上嗎?能撐多久?我去挺他,有效益嗎?

藍綠的結構,就是媒體的結構,就是資訊的結構。

許多人對藍綠不滿,是因為自己要的政治產品,在藍綠裡找不到。藍營已經不提供反共產品,綠營已經不提供建國產品,雙方都不提供重視基層權益、中間偏左的產品,也很少提供勤儉自律的政治代理人。

你要打破這個結構,要能「自造勢頭」,要把資訊傳遞出去,你就要能吸引傳統媒體,讓他們看見新奇,看見流量。你也要能成為自媒體,每一篇的經營,都讓更多人看見你。

最近有人找到柯文哲十八年前罵張昭雄的報紙投書,以此諷刺說柯文哲過去批評張昭雄向宋楚瑜靠攏,現在柯文哲自己向宋楚瑜靠攏。

我注意到另一件事:柯文哲這篇2000年的投書,內容不錯,但......文筆相當無聊。

如果柯文哲只會寫這樣的投書,他一輩子都選不上台北市長。因為,造不出勢頭。

但他這些年來,學會了「怪」,學會了「直言」,學會了「失言」,學會了「賣萌」。他本身還是個社會形象封頂的職業。

他懂得善用年輕幕僚。你仔細看去,幾乎每個都有媒體經驗,不是記者就是主播出身。他知道他需要甚麼。他知道跟傳統媒體共生有多重要,知道自媒體經營有多重要。

他懂這時代怎麼「造勢」。

柯文哲的勢,是他自己造出來的。他有政績,他更有宣傳政績的本領,哪怕是多麼細小的政策前進,他都有點石成金的宣傳技術。

柯文哲的崛起,不代表親中路線就是社會主流,不代表獨立建國路線沒有出路。它只代表了一個商場近乎廢話的真理:把產品做好,把行銷做好,市占率就起來了。

你可以選擇一條跟柯文哲背道而馳的路,但你要有一步一腳印開拓媒體勢道的決心。

你跟民進黨有甚麼不一樣?民進黨做的事如果你都認同,為何不直接加入?如果創新公司的意義,只是等著被傳統大公司併吞,只是一條快速的升遷道路,那要支持者如何產生真實的信念與熱情?如果你跟民進黨不一樣,卻幫柯文哲護航,那我為何不直接挺柯?

林昶佐跟閃靈這個品牌,是全台灣最有能力最有經驗去談文化台獨的組合。閃靈證明了,不用靠主流,不用靠中國,靠著本土意識與文化技術,一步步走過來也能獲得國際舞台、獲得商業上的自足。

這樣了不起的經驗,是敬蔣愛蔣的柯文哲永遠都做不到的。這樣的經驗,應該拿來告訴台北市民,甚麼才是真正的「越本土越國際」,甚麼才是「用行動愛台灣」......結果,跟著柯文哲起舞,討論國民黨郝龍斌定下來的雙城會框架?

一個出於文化(被)統戰意義的雙城論壇,有甚麼好討論的?

台北市民需要的是你林昶佐站出來說,沒有雙城會,沒有關係。沒有中國新歌聲,我們有本事辦世界搖滾音樂祭,讓全世界的人心甘情願的來到台灣,來到台北,聽見這片土地的聲音。

在中正萬華這個被認為「泛藍過半」的選區,你能選上立委,是因為你夠獨特。選民也有足夠的品味去欣賞、去珍惜你的獨特。

反服貿或是台獨,不是一句口號,是為了讓島上的每一個人,能有尊嚴的做個獨特的人。不必擔心被消失、不必擔心沒頭路,折損了自己的獨一無二。

不必因為自己的特別而遭受懲罰。

最主流的往往來自於最特別。

台獨永不過時,只是需要轉化為各式各樣的公共關懷,讓民眾看到它具體實踐在生活的各種可能。

別人的勢道再強,那是他的,不必是你的。

統計,只是些數字。偉大的作品,不是從統計中歸納出來的,是發自於心,是「即使世人不認同我還是要寫」,是「哪怕今天被萬夫所指我仍然務實前進、為台灣發聲」。眼裡看見柯文哲的勢,看不到自己的獨特,那是,多麼令人惋惜心痛的事。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