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柯文哲被統戰了沒有

2016/8/30 — 10:50

台北市長柯文哲 (圖片來源:柯文哲 facebook)

台北市長柯文哲 (圖片來源:柯文哲 facebook)

過去上海台北雙城論壇雙方共同主持的不是市長就是副市長,今年上海市長沒來,副市長也沒來,派來了「代表市長」的統戰部長,有人質疑柯文哲是不是被矮化了? 

柯文哲趕快澄清說,本來他早就向上海市長說「既然市長不在,就派副市長來」,結果對方說,為了表示對台北的尊重,就派個比副市長大的。現在上海雖然不派副市長,但是派來參加的沙海林是上海市共產黨常委,而上海副市長並没有黨常委的身份,因此依以黨領政的中國體制,沙海林的地位比副市長高。 

沙海林在黨裡的頭銜是統戰部長。在階序嚴謹的中共體制下,統戰部地位特別高,在中央,統戰部長例由政協副主席兼任,位階屬於「副國級」,比一般「部級」部長高半級,習近平上台後進一步提高統戰部的地位,連副部長都由政協副主席兼,統戰部成為「雙副國級配置」的機關。 

廣告

算是澄清了台北被上海矮化的質疑。 

問題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地有了柯文哲被統戰的爭議。 

廣告

替上海講話的人說統戰就是交朋友,所以派統戰部長來是好事;柯文哲一開始則說,「統戰在台灣是汙名化的名詞,在大陸這兩個字是滿正常,這是雙方文化的隔閡」。 

這兩個解釋都對,但是卻都不完整。 

統戰就是統一戰線,是指聯合一切可以聯合的力量,為了同一個目標一齊和敵人作戰的意思。這戰略思想來自於列寧,毛澤東把他發掦光大,認定統戰是中共革命鬥爭的三大法寶之一。國共內戰敗戰後國民黨認為中共把自己打敗的最要命武器就統戰,因此來到台灣後聞統戰必色變,從此統戰在台灣成為負面字眼;但是中共很自然的覺得,統戰不只是好事,更是寶。 

用最通俗的話說,統戰做的無非是拉一邊打一邊的事。要拉那一邊當然就是要和那一邊交朋友;但是交朋友不是統戰的全部,加上打一邊才是;也因此,柯文哲統戰在台灣是汙名化的名詞,在大陸這兩個字是滿正常也沒有錯,他說兩岸因為文化差異而對統戰有不同評價也還過得去—因為在追求社會主義的高尚目標下,拉一邊打一邊的手段就正當化了; 但是在台灣除了統派或買辦,過去國民黨總是聞統戰而色變,主要還不在文化差異,而在同一個統戰歷史經驗中兩黨迥然相反的勝敗遭遇。 

中共對台灣政策重點既然是結合統派、拉中間、打「鐵桿台獨」,工作的軸心精神當然就是統戰,因此中國各機關所有對台工作都必須肩負或多或少的統戰任務。過去謝長廷大張旗鼓到中國進行開展之旅,從頭到尾強調他絕不會和統戰機關來往,這說法固然符合台灣的主流民意,但是顯示他對中共的對台政策沒有起碼的了解,他似乎連他最想見的政協的主席賈慶林管的政協正是中共統戰最高指導機關都不知道。

在登陸沿途接待他的像什麼交流協會等等全是統戰機關,他也不甚了解。 

如今,中共對台政策最高決策機構是「中共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他的組長是習近平,副組長就是政協主席俞正聲,這說明了中共對台灣工作的基本定性正是統戰,所以雙城會不管派上海市長來或統戰部長來,並没有什麼不同,都是統戰。 

只是由於台灣社會對統戰兩字敏感,所以中共官員和台灣接觸時頭銜用的都其他機關的招牌,不提統戰,像今天這樣就直接頂著統戰部長頭銜和台灣往來的,沙海林似乎是第一個。 

統戰既然有交朋友的一面,因此頭上頂著一個令要拉攏的對象在台灣倍感尷尬的統戰帽子,與其說中共是要化暗為明地不顧一切大搞統戰,不如說中共對這一次雙城論壇在統戰上面並沒用太多心思,換句話說,中共不管派誰來都是統戰,同時很弔詭的是,當擺明了由統戰部長領隊時恐怕反而不是那麼在乎統戰了。因此,不管是冷和也好,冷對抗也好,在情勢緊繃的19大之前中共只會在兩岸間維持一個不進不退的局面。柯在一開始還強調強調,「520之後兩岸來往幾乎已經凍結,總要有一個解凍的地方,我還是抱持這樣的態度」,還說,沙海林是520以後、到目前為止,來台最高職級的大陸官員,其實,這次雙城會無論是為兩岸解凍,提昇統戰力度,為兩岸中央關係搭橋都談不上,就只是「維持現狀」而已。 

中共定調如此,所以很自然的柯文哲的調性也接著調整到和上次雙城會完全不同的路子上,上次柯是抱著大有和謝長廷一樣,兩岸新局大開展捨我其誰的架勢登陸的,這次開始還賦予雙城會為兩岸解凍的使命,最後低調了,他終於說「城市交流就是城市交流」,意思不要想太多。在北京和柯都低調時,反而民進黨中央和政府給了這次乏味的雙城會最多正面肯定,這固然怪、有趣,但是也是想像得到的。 

「城市交流就是城市交流」說得得體精準。自習近平上台後,從一個全新的觀點看兩岸關係,他希望兩岸關係要為他中國偉大崛起的外交大戰略服務,在這新觀點下既有了馬習會,也使現在的兩岸進入冷對抗之局。無論如何,中央和地方迥然不同的是中央有軍權有外交權,台灣人對這兩權的處理才會影響到中國的大戰略的布局,也才會關鍵性地影響到當前兩岸關係的解凍與否,因此,希望一個沒有外交權軍事權的地方政府承擔為中央關係解凍樞紐角色未免不切實際。

這樣,如果期望明年世大運成為兩岸解凍的另一個觸媒,也同樣是寄望太高;何況世大運之後中共19大才會開幕,而在19大結束之前,北京對台政策應該就是「維持現狀」了。 

 

原刊於美麗島電子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