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柯文哲變很大

2015/8/21 — 21:48

台北市長柯文哲 (圖片來源:柯文哲 facebook)

台北市長柯文哲 (圖片來源:柯文哲 facebook)

自稱墨綠出身的柯文哲,面對北京的壓力,先說兩岸一家親,再說了解和尊重九二共識,引來原來許多支持者的不滿,說他變了,柯文哲則澄清說他從頭到尾的態度都一樣,論述一直沒有變。

其實只要把他從當選以來到現在有關兩岸重要議題的論述稍稍整理一下就可以發現他的說法不只有變,而且變很大:

一、「兩岸一家親」方面

廣告

1、柯文哲當選市長前後,對北京的重要對台主張如一國兩制、九二共識全不客氣地一再直白批評,甚至北京中邪的話都出口了。北京官媒非常憤怒,登文章痛罵,要柯文哲要「有人氣,別任性!」別步上前總統李登輝、陳水扁的後塵。

2014年3月4日習近平警告如果兩岸共同的政治基礎遭到破壞,兩岸關係就會重新回到動盪不安的老路。北京並透過各種管道給渴望能到上海繼續由上屆市長郝龍斌開始的雙城論壇的柯文哲持續施壓。

廣告

備受壓力後,3月17日柯文哲,首度引用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話跟著說「兩岸一家親」。

由於柯文哲過去並没有反對「兩岸一家親」的說法,因此不能說他對習近平的呼應在說法上有什麼改變,但「兩岸一家親」的說法到底和中共擺出飛彈對準台灣的陣勢很不相稱,和他過去說起話來對北京直白的口氣也落差太大。

二、一個中國原則方面

1、2015年1月29日柯文哲說中國聽到兩國就中邪,也許我們該討論兩國一制,兩岸合作才會順利。

2、2015年2月初,上任才一個半月,柯文哲接受美國《外交政策》的專訪,他說為什麼要「一國兩制」,不如「兩國一制」比較妥當。

3、由於3月17日柯文哲「兩岸一家親」的呼應仍不能讓北京滿意,2015年3月30日柯文哲說當今沒有人認為有兩個中國,所以一個中國並不是問題。更重要的是它的內容是什麼。中國先是國台辦大為讚賞,然而很快的北京高層仍然不滿意,要求柯文哲必須追加善意。

三、九二共識方面

1、2014年11月25日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說:「國台辦同仁一直都在關心台灣的選情,若台北市長由柯文哲當選,盼柯文哲能認同九二共識。」柯反嗆,「九二共識的內容到底是什麼?」、「中國相當務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台灣也了解,兩岸互相理解,不容易擦槍走火。」

2、2014年12月24日,柯文哲說:「為什麼要用22年前的東西來做共識,能不能reset!;乾脆來個「一五共識(代表2015年)」。陸委會主委王郁琦批評柯不清楚的事不要講太快。柯P反諷:「他到底是代表哪個國家發言?應該出來說明甚麼是九二共識。」

3、2015年5月30日柯文哲修改一五共識,發表一五新觀點,「尊重」兩岸過去已經簽署的協議和互動的歷史,在既有的政治基礎上,以「互相認識、互相了解、互相尊重、互相合作」的原則,含混地對九二共識採取模糊尊重的方式處理。 

4、2015年8月3日,由於北京仍然不滿意柯文哲對九二共識的「模糊尊重」,持續施壓,以致引發柯陣營的不悅,而有寧可缺席今年雙城論壇一說,但是最後柯文哲到底不願放棄上海行,於是透過陸媒專訪強調「了解跟尊重九二共識」,但是湊上一五新觀點才是目前交流新基礎跟方向以求平衡。中國台辦發言人范麗青隨著就隔空強調,九二共識的意涵是兩岸同屬一個中國。

四、雙方對口單位上

為了台北、上海雙城論壇,上海市副市長翁鐵慧訪柯文哲,北市府由國際事務組發出採訪通知,上海團非常不滿,抗議後台北市府改由媒體事務組發採訪通知。柯文哲為何沒將兩岸事務交給國際組,而是大陸小組?柯表示,已定義成兩岸城市交流。

從上面的軌跡來看,一開始甚至嗆北京「中邪」,並由「國際部門」處理交流事務,但是在北京持續施壓之下,他說兩岸一家親,又對九二共識等等北京主張,抱持的態度一度再變,一點也不是一貫不變。

柯文哲不只對中共主張的態度一度再變,對自己在兩岸間的角色扮演也有非常巨大的改變。在剛當選市長時,他再針對兩岸的主權議題如一國兩制、九二共識等表示意見,2014年12月28日他更提出「一五共識」替代九二共識做為解決兩岸問題的方案。

墨綠出身的柯文哲這一連串針對國家主權議題的發言,墨綠人士自然讚聲連連。

他針對主權爭議高調嗆辣發言應該是建立在他這樣的經歷和認識上:

在他的生涯規劃中本來沒有從政這一項。性子特別急的他一旦因對抗壓迫而參政,便認為自己既然已經從政了,自己又絕頂聰明,還精研中共黨史並到過中國18次,比誰了解中共,自然不會認為自己要管的應該只限於台北市政,於是油然起念,捨我其誰地要承擔起這樣一個使命:

解決從毛澤東鄧小平兩蔣李登輝都解決不了的兩岸國家定位難題。他推薦一五共識時,一付要兩岸國家領袖聽好,只要把一五共識當處理兩岸的最高政治指導綱領兩岸問題很快就迎刃而解的口氣。

他對一五共識那麼自信而且說至少希望各界至少都能「容忍」,這一切實在很難了解。首先所謂一五共識,就是四個互相:「互相認識、互相了解、互相尊重、互相合作」這四個互相實在是太抽象了,抽象到適合任何兩者間的來往,而對於兩岸特殊的難題和情境沒有任何有意義的針對性,無論如不會有任何人會反對這四個互相,他為什麼希望能被「容忍」,實在奇怪。

儘管如此,一旦他把議題的層次從市政提升到兩岸最高層次的主權議題,就產生了兩個效應:

1、柯文哲既然在這層次把話講得那麼難聽,北京沒有不嚴厲還以顏色的空間,因此北京毫不客氣地持續施壓,不斷要柯文哲對北京「追加善意」以討回面子;恰好志向很大的柯文哲又怎麼也捨不得不去上海,為了上海去得成,只好讓步了再讓步,話說得愈來愈和原來的不一樣,甚至完全矛盾。

2、本來城市交流是二次大戰後歐美興起的「地方自主性」的,「去中心化」的國際交流,然而好大喜功的郝龍斌逆向地賦予雙城論壇高度政治性的中心化的任務,要他要成為兩岸城市交流的典範進而承擔中央化的創造「兩岸和平」基礎的功能。

這很奇怪,因為國際間各城市秉賦條件千差萬別,所以交流不可能會有什麽大家一體依循的典範。以台北市來說締結的友好城市姊妹市多達46大小不同的城市,在交流時,台北市都不可能對46個城市都以一個範式套上去,其他台灣的城市以和上海不同的中國城市間的交流如何做得到以雙城為典範。
柯文哲把郝龍斌的中心化思維上更往上進一步推,要運用他主導雙城論壇的機會在兩岸間建立取代九二共識的一五共識給紅藍綠各黨遵循。這和一般城市交流的性格大有出入的作法恰巧替總是想把兩岸交流賦予高層統戰任務的北京政府鋪墊了一個政治運作的有利基礎,於是北京就掌握了柯文哲「非去不可」的被動性,和柯文哲玩起主權議題遊戲。

等到戲已成局,柯文哲發現自己一再讓步中共卻節節進逼,還傳說中方表示「有內部壓力」,有意藉台北市長柯文哲的「一五新觀點」向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施壓,並對柯的論述「讚賞」,柯文哲才突然地在7月13日表示「這太高深了」,是總統要煩惱的不是他該管的。但是為了去得成上海最後他還是回到「總統要煩惱的事」上,向北京表示對九二共識了解和尊重。這時原來因他過去在主權議題上和北京直來直往而鼓掌的獨派現在又群起而攻之,責罵他地方首長不要去亂碰中央高層次的主權議題。

等到雙城會談結束,8月20日蔡英文接受媒體訪問柯文哲所說兩岸一家親的看法,她說,城市交流和兩岸交流是必要的,她樂觀其成,過去幾年民進黨執政的縣市也從事城市交流,但城市交流不要有什麼政治前提、政治問題,才能讓城市交流增進相互了解的用意。柯文哲終於說:兩岸關係是總統的事,不是我的事。

柯文哲前前後後改變這樣大,在台灣鼓掌的和責罵都有,總體來說,頗有受傷;然而最不值得的是他並不因此得到北京什麼樣的肯定或尊重。中國做為一個非民主國家,最講究規格。從規格比照下來,郝龍斌第一次到上海見到了黨委書記,陳菊到北京見到了國台辦主任,這次柯文哲只見到市長,來和他見面的台辦官員只是連絡局局長,這樣的待遇柯文哲雖然可以「不拘小節」,但是卻冷冰冰地表現了北京對他的評價。

九合一選舉後,為了在2016大選前向社會澄清民進黨沒有能力和中國交往的質疑,民進黨利用九合一選舉大勝的氣勢,強調以城市交流為重心,將是民進黨的優勢,而和國民黨不同。同時,民進黨依中國事務委員會建議,各執政縣市陸續成立「兩岸小組」,處理包括城市交流在內的兩岸事務,並將共同討論需因應的議題,在黨中央進一步設置統籌諮詢對口。這作法在實務的需要上應該是無可厚非,但是當時就有人認為中央的介入尺寸必須妥善拿捏,擔心如為了強調民進黨兩岸交流能力,以致於呈現了太中央化和政治化的色彩,會讓北京順勢升高城市交流中央化和政治化的性格,反將使九合一選舉之前幾年民進黨執政的縣市已經順利從事的城市交流生出不必要的枝節。如今蔡英文主席「城市交流不要有什麼政治前提、政治問題,才會順暢」正是在這一個理解之下對柯文哲雙城論壇的波波折折的結論。

一個人有使命感是好事,柯文哲對兩岸的確有值得令人肯定的使命感,但是柯文哲在實踐他的使命感時不免大過於自恃聰明也太過於急躁,以致於狀況百出,甚至被批評他變了。指責他變的人不少是說他立場變了。不過我倒以為這批評可能太過嚴厲。

基本上他的墨綠立場應該並沒有變。例如他對九二共識仍然沒有「承認」,他的讓步到「了解跟尊重」為止;又如他對一個中國雖然不否認,但是對台灣是否屬於中國仍然沒有讓步。他大變特變的,除了對北京的口氣由嗆辣變成討好之外,便是由幾個基本觀念上的大變而在策略上有了巨大的改變,從他的改變我們可以體認的是:
1、兩岸僵局並不是任何一個人夠聰明,就可以像武俠小說的大俠一樣,發明一個什麼「一招走天下」的絕招就很快加以輕鬆處理的。

2、兩岸真正的難題主權僵局,雙方都不可能輕易攻堅,因此擱置爭議是必要的,否則衝過頭對自己的利益會不進反退。

3、處理兩岸議題必須嚴守中央地方分際。

最後,在柯文哲激情進行他超越藍綠紅的兩岸大業時,我們發現國民黨的反應最不成氣候,最不成材,唯恐北京對柯文哲太好,酸話之外,背後策動「私交」杯葛;至於民進黨中央態度是穩健的;而北京對柯文哲施壓當然是不客氣,但是也似乎在力道和尺寸上有些微調,特別值得注意的是,雖然中評社對柯文哲一直採取高度肯定的態度大篇幅報導評論,但北京方面不只對柯文哲接待規格偏低,官媒報導也偏少,也算是穩建處理。

無論如何,從北京和即將上台主政台灣的民進黨迄今的處理看來,柯文哲的上海行在兩岸關係發展上的意義和影響到有多少就可以猜得八九不離十了,某個程度上,可以參考當年謝長廷敲鑼打鼓的憲法各表開啟之旅。

 

原刊於美麗島電子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