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柯總召,不要擋掉民進黨的機會和改革

2015/12/8 — 11:45

台灣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左)與立委柯建銘(右)。

台灣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左)與立委柯建銘(右)。

為了力挽狂瀾,國民黨逼行政院密集提出「重大財經法案」救選情。民進黨痛批國民黨馬上失去國會多數了,依據內閣施政正當性建立在國會信任的前提下,依民主政治的基本倫理,國民黨不應該推出重大法案和政策,反而應當尊重民意的選擇,留下未來政府和國會施政的空間。這一點民進黨批評得堂堂正正。 

國民黨除了要內閣推政策救行情外,國會方面也由王金平領導黨團提了4個國會改革的法案,民進黨柯建銘總召以同樣理由主張國會改革留待新國會推動而高聲反對,整個民進黨也就跟著柯總召嚴厲批評「王院長急什麼」。 

廣告

國民黨的國會改革法案提得不好,這該批評,但是民進黨主張國會改革要和行政重大政策一樣必須等新國會處理,這主張在法理上大有問題,在現實上也對民進黨不利。 

所謂國家重大政策,往往就是國家資源有效的再分配,但是什麼是有效什麼是公平,大家看法不同,於是政府取得分配的權力就必須是來自於人民透過選舉的授權。因為這一個理由,即將下台的政府就必須守住看守政府的規矩,不做重大決策;相反的剛上台的政府,人民授權基礎充分,可大開大闔推動配合政策和為配合政策所需要的立法。 

廣告

這是推動政策的規矩,但是這規矩卻不適用在制定政治的遊戲規則上。 

19世紀初,芬蘭在修憲程序上創造了一個典範,他們規定一旦修憲成功,修憲的國會必須解散,讓新憲法這一個新的基本政治遊戲規則由重新選出的國會去適用,原來的國會議員如果要依新憲行使議員職權,必須重新參加選舉當選了才有機會。 

這修憲程序,在芬蘭之後西歐小國紛紛跟進,最後擴散到歐洲之外成了一種修憲的典範。 

典範的內容,依冰島憲法是這樣規定: 

修正或補充本憲法的提案,得在議會常會或特別會議上提出。此項提案如經兩院通過,議會應即解散並舉行大選。該提案如經兩院不加修正通過,則由共和國總統批准即作為憲法而生效。 

這一個和正常修法完全不同,甚至背道而馳的修憲程序,價值高很多。 

首先,當然是讓國會在修憲時更慎重其事以儘量維護憲法的穩定性;其次,嚴密其程序,強化修憲的民意正當性,可以提高憲法的權威性;第三,可以避免現任國會議員自己改遊戲規則自己玩。修憲在新國會選舉還沒投票前,這時大黨小黨身份還不確定,訂遊戲規則比較容易公平,修憲時不會因為政黨大小優劣身份明確利益分野清楚而基於本位主義立場強硬而僵持不下,修憲難有進展。 

國會組織和運作的規定修改,當然不須要像修憲那麼鄭重其事,但是國會的組織和運作規定是和憲法一樣,本質上都是屬於基本政治遊戲規則的規範,是和憲法接近度非常高的法規,所以修憲時在程序上考量的精神在修國會法規時仍然受到重視,像避免自己訂定遊戲規則自己玩等精神最能夠符合,在我國,也形成這些規範通常在任期屆滿前修改的慣例。 

所以柯建銘把涉及國家政策的重大法案和國會組織運作的規範混為一談,說一切等國會選出來再來的說法明顯是出於對法理、通則和慣例太生疏了,民進黨不必跟著走。 

法理之外,現實上對民進黨,在選前進行國會改革修法也比較有利: 

1、儘管民進黨國會大勝已成定局,但是國民黨仍然盤算選後結盟過半的機會,這時在國會的遊戲規則角力時會比較持平,不至於只想保護已成小黨的國民黨的過分利益,這對民進黨要通過一個讓自己執政時不被小黨杯葛到寸步難行的遊戲規則比較容易。否則一旦選舉結束,若要進行國會改革,恐怕國民黨難免充分運用現在柯建銘和王金平最喜歡的協商機制杯葛改革以至於讓執政黨可以順利執政的國會遊戲規則難產。 

2、國民黨既然以國會改革當選舉的救命仙丹,就不敢輕易讓改革破局,這將使民進黨擁有比較有利的修法議價條件。 

3、當前國民黨人提國會改革,固然也許有人是基於改革的使命感,但更多的人是考量到選舉加分的效果不必懷疑。但是不能因為怕國民黨改革成功加分而加以杯葛,因為一來縱使國民黨因為改革不成加不到分,但民進黨若不能有力辯解不是杯葛,也將被扣分。與其被扣分,不如提出一個更會被民眾叫好把國民黨比下去的改革方案來為自己加分。 

民進黨執政在即,而目前這一個國會,無論從組織到議事規則,既不利於順利運作以支持行政體系進行良善施政,也不利於對行政體系進行理性而有效的監督,很清楚地是一定要改造的。 

無論就法理、就未來的執政順利來說,選前進行國會改造都是有利的,我們實在難以想像為什麼柯建銘努力阻擋而整個民進黨要跟著他走。 

是由於整個社會一面倒的要求國會廢掉弊端叢生的朝野協商機制,而柯建銘和王金平卻是這體制兩個最大獲利者,所以成了最強烈捍衛這個機制抵制國會改造的兩人嗎?如果真的是,那就太不應該了。 

的確,由於朝野協商機制,讓王金平成為民主國家中擁有最大政治權力的議長,而柯的權力在國會中又僅次於王金平,在兩人連手之下,本來應該是合議制的國會幾乎變成了王柯雙首長制。現在兩人又聯手抵擋社會對朝野協商批判的壓力,而目前朝野政黨又都沒有廢除朝野協商機制的決心,兩個人捍衛朝野協商機制看來並不困難,在明年選後雖然藍綠朝野易位,只要兩人爭黨團領袖地位的計劃也都成功,那麽毫無疑問的,國會仍然會繼續在舉世唯一的王柯雙首長怪制之下運作。這樣,這一個國會的確出現了所謂的第一次政黨輪替,但是我們能把這個國會叫新國會嗎?

 

 

原刊於美麗島電子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