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柯醫師,您誤診了

2018/10/24 — 14:22

台北市市長柯文哲(圖片來源:柯文哲 Twitter)

台北市市長柯文哲(圖片來源:柯文哲 Twitter)

柯文哲接受彭博新聞社專訪時既嗆川普(港譯特朗普,下同)又嗆美國說,台灣只是美國架上的商品,川普一定會出賣台灣,口氣嗆辣超越川普追過菲律賓杜特蒂,他這發言固然突兀,被說是失言,柯文哲回應,有什麼失言,難道「要講我們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國家,美國中國都要聽我們的?」這回嗆更是驚人。 

一般說出賣台灣,指的是出賣台灣的主權。台灣真的只有比強權都偉大,主權才不會被賣掉嗎? 

近代的確有只要是沒有強權偉大的國家,主權便被稀鬆平常地賣掉的例子。 

廣告

二次大戰前夕,包括羅加諾公約、德蘇互不侵犯條約等所有的國際條約、協議、承諾隨時都會被當成廢紙,歐洲所有「不夠偉大的國家」像比利時、波蘭、奧地利、荷蘭、捷克、波羅的海三國等等一概被出賣掉。 

只是,當今世局真的有如人類歷史上最令人驚恐駭異的二戰的前夕?柯文哲這樣講,不怕會太危言聳聽? 

廣告

最近,柯文哲面對興趣盎然的外國媒體,拼湊了不同立場人士在不同時間不同背景先後提出的新舊流行觀點暢談他「總統層次的外交議題」。他先是跟隨著近幾個月才開始的流行看法說,中美對抗是未來 15 年的世界局勢,這樣講,當然是說台灣局勢嚴峻;然後他毫不猶豫地說台灣是架上商品,川普一定會出賣台灣。中美對抗,美國就會出賣台灣,這觀點就一點也不新鮮了,在藍營反獨人士中,這是長期的主流看法。他們認為只有中美關係好,兩岸關係才會好,台灣才不會被出賣。假使中美緊張,台灣就會變成美國用來脫困的籌碼。然而中美你儂我儂,台灣因此受到呵護,台海一片太平,永遠只是以反獨求平安的人士的美好想像,任何人也都希望事實如此,但不幸的這並不是戰後歷史鋪陳出來的事實。 

過去是這樣的:冷戰前半段,中美對立,中華民國在美國支持下穩坐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位置;冷戰後半,美國聯中制蘇,中美進入蜜月期,中華民國就被出賣了;冷戰結束,聯中制蘇時代結束,兩國因天安門事件交惡,台美關係有所改善;2001 年 911 事件後,美中聯手反恐,台美關係惡化;2010 年之後迄今中美在環中國各陸緣海關係逐漸惡化,台美關係一步步好轉。 

歷史軌跡明明是這樣,而如今中美關係空前惡化,柯文哲卻反其道而行地說川普一定會出賣台灣,好像台灣在川普沒有幾年任期時間內就要完蛋了,真是思想奇怪的柯P。 

也許柯文哲會說,沒錯,冷戰前半段美國對中華民國很好,但是還不是從韓戰後好了 20 多年後,到了 1972 年便用一紙上海公報把中華民國政府賣了。 

但是 1972 年的例子能用在現在嗎?恐怕完全牛頭不對馬嘴。 

1972 年美國為了抗蘇有求於中國,而抗蘇正好又是中國之所求,所以雙方成交,於是賣了台灣。 

那麼現在呢?現在美國要的是中國在經濟上放棄透過不正當手段追求所謂 2025 年成為世界製造強國的目的;在外交上要的是中國放棄把南海以「中國核心利益」為名當成中國內海,不要在南海耀武揚威,尤其是不要一心一意挑戰第一島鏈的戰略。 

無論如何,會因為川普賣了台灣,中國就放棄 2025 計劃?2025 計劃的成敗是中國能不能持續發展的關鍵,這價值比買不買到台灣大了不知道幾百倍,假使認為台灣被賣了,中美經貿戰就和平落幕,一向低估台灣價值的柯文哲未免把台灣價值高估到不可思議的程度了;另外,而美國死也不可能相信,中國有了台灣就不會把軍力進一步投到第一島鏈之外,因為在軍事上,中國要拿到台灣最大的目的本來就是當作軍力突破島鏈的基地。 

被出賣的恐懼是國民黨永遠縈繞心中的夢魘 

美國一定會出賣台灣,一直是國民黨從兩蔣以來一直縈繞心中的夢魘,這夢魘是建立在國民黨自己切身的經驗基礎之上的。 

韓戰後,台美簽訂軍事協防條約,從國防、經濟、財政、技術上都提供大量的援助。然而蔣介石還是一直認為他被出賣,因為蔣介石認為美國既然以蔣政權為盟友,為什麼又對台灣內政的不民主說三道四,下指導棋,到了小蔣,像美麗島事件美國還干涉到台灣法庭的審判;不只這樣,在外交方面,還提出什麼台灣法律地位未定論,完全否定了中華民國政府的合法性,還鍥而不捨地試圖推動台灣獨立或兩個中國方案,這些不都是出賣是什麼。當然更不用說美國最後居然正式放棄承認國民黨是全中國的合法政府,轉而承認北京中共政府了。 

巡視歷史軌跡,結論是說穿了,國民黨定義的美國出賣,是美國施壓要台灣當一個民主國家,也希望國民黨放棄以中華民國名義堅持自己是一個中國的唯一合法統治者而因此順理成章有權統治台灣的痴想異夢。由於痴想異夢不見容於美國,於是美國一定會出賣便在時時刻刻縈繞在心中深處,在心中鬱積成情結。 

這樣並不是要說,台灣就盲目地相信美國、依賴美國就好。不是的,畢竟台灣和美,甚至中國固然都可以找到利益重疊的地方,可以好好進行合作,但是各自也必然有許多不相重疊的重大利益,這樣的利益不只註定要各自自求多福,甚至在追求時,承擔壓力的覺悟必不可少。 

柯文哲力圖超越藍綠、包容藍綠,這很多人欣賞,如果柯文哲因此包容的是藍的一些好的價值觀,也算真是有容乃大;但是這就表示藍色基於不切實的想像造成對現實的許許多多誤判和想不開的情結都要一併概括承受?無論如何真的要看清國民黨情結所在,才能真正超越藍綠,才不會對台灣包括外交在內的各種重大沉痾斷錯了診,開錯了藥方。 

 

原刊於《美麗島電子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