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柯 P 的包袱

2015/4/10 — 14:52

圖一:作者寫於《自立晚報》的訪章

圖一:作者寫於《自立晚報》的訪章

柯文哲一直不承認有九二共識,惹火了北京,威脅要取消上海和台北的雙城論壇。3月30日接受幾家中國媒體集體訪問時他一句「當今世界上並沒有人認為有兩個中國,所以一個中國並不是問題」,替他解了套,第二天中國國台辦發言人范麗青回應柯文哲說:「柯市長的表態有利於台北市與包括上海市在內的大陸城市交流合作。我們對此表示讚賞」。

柯文哲對於自己在專訪中提出的見解非常滿意,他說這叫「一五新觀點」,他還建議兩岸紅藍綠三大黨,「若大家都同意就變一五共識,也未嘗不可。」

廣告

他認為他的新觀點之所以會新,會好,是因為台灣藍綠問題都很大,民進黨因受限於意識形態之束縛,對中國總是不信任甚至帶有敵意。但自己既不是國民黨也不是民進黨,沒有這兩個政黨的包袱。

其實兩岸僵局持續了那麼久,多少英雄豪傑想過多少方案,其中能被記得的還不頂多,這些方案往往只有修辭,談不上內容,甚至修辭都一再重複,套句柯P的話就是「沒有重要的內容,只有不重要的符號」。

廣告

其實,柯P在訪問中「 尊重兩岸過去已經簽署的協議和互動的歷史,在既有的政治基礎上互相認識、互相了解、互相尊重、互相合作的原則,秉持兩岸一家親的精神,促進交流,增加善意,讓兩岸人民去追求更美好的共同未來。」

其實不只沒有一句是新話,甚至這些話連民進黨幾乎都講過。這些話中稍稍引起北京興趣的而民進黨似乎還沒說過的,恐怕只有「兩岸一家親」這一句北京的舊話。柯P的話中真正令北京讚賞只是「世界上沒有兩個中國,一個中國並不是問題。」—這當然也不是句新話,而且還是一句連柯P自己到現在心裏都還七上八下的一句舊話。北京讚賞,不是因為這句話新,而是講這句話的是自稱曾經是深綠又贏得台北市選舉的柯P。

然而因為被讚賞得心裏很不踏實,柯P連忙在市政記者會非常用力地澄清:「我就是最怕這個!都是斷章取義!」柯解釋,「我是跟他講說,一個中國重點是內容,不是符號」,儘管柯P措詞很重,但是北京是執意把柯P的重點完全當馬耳東風。

坦白講,柯P在專訪中的話不只是不新而且還大有包袱。

第一個包袱是跳不出藍綠在惡鬥中養成的積習。他何必借著把藍綠都講得那麼難聽來讓北京喜歡他呢。他講藍綠都有包袱所以兩岸出現僵局。真的是這樣嗎?難道北京就沒有包袱,甚至有更沉重,影響更大的包袱,只有藍綠有嗎?若是當面不願壞了氣氛,不宜當面請北京檢討,至少也要公平,不宜非單踩藍綠兩黨不可。踩國內對手給拿飛彈對準自己的政權看,那是藍綠惡鬥下的特産,嚴重違背一般涉外事務上bipartisan的原則。從這一點看,柯P可能源自藍綠積習的包袱並不小。

何況,民進黨反中反得過火,這是我一再批評的,但是單批評民進黨也許可以解決柯P的問題,卻不能解決台灣人的問題。因為如果不解決長期以來,台灣多數民眾都認為北京政府對台灣政府不友善的問題,要民進黨把這些多數的民意當作不存在是不可能的。

依據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在太陽花事件前的調查,當民眾被問到,「中國大陸政府對我們政府的態度是友善,還是不友善?」時,56.8%的人回答不友善。

依據新台灣智庫上個月調查,54.8%民眾認為中國對台灣是敵對的,同意中共友善的才33.9%。柯P愛講大數據,現在數據正明顯表示,問題恐怕不是柯P講的「民進黨對中國總是不信任甚至帶有敵意」那麼簡單。

這個調查還發現,泛藍民眾認為中國有敵意的也高達36.9%,還有,選舉中最支持柯P的20~29歲的年輕人和大學以上教育程度的,都是最認為中國對台灣有敵意的,全高達60%以上!

現象是這麼不幸,一定要解決,但是這不是靠罵民進黨就可以解決的。

柯P說「過去國民黨跟中國大陸的交往,讓台灣人民感覺是一個複雜的政商關係,甚至最後外界覺得利益都被權貴和財團獨享,一般人民都沒有受惠。」似乎在做為所謂北京「讓利」了後為什麼那麽多人反中的一個解釋。

這解釋算是流行,跟柯P的選戰中把台灣親中權貴第一家族打垮的經驗也很能銜接,但是這解釋夠深入、真實嗎?

兩岸經貿發展,這幾年來最重大的進展無非是簽了三通和ECFA協議了。但是如果財團獨享兩岸經貿利益,那為什麼:

1、三通協議簽成的當天,張榮發裝病躲在家不肯出席慶功宴;而ECFA協議早收清單簽出來後,台塑集團老闆和內行的工業局長杜紫軍,又為什麼都說眼淚要掉下來了。

2、權貴利用兩岸經貿收租很不像樣是事實,但是試想一下,若把他收到租攤給每位民眾,2300萬民眾每人會有多少?攤下去這幾年來民眾的生活就有什麼會不同嗎?

這兩個問題都說明了,問題不是經貿利益被權貴和財團獨享那麼單純,真正的關鍵在於北京忍不住誘惑,在兩岸經貿上對台灣採取「戰略封鎖打壓,戰術讓利」的策略,這才根本性地造成了台灣產業的空洞化,經濟成長遲緩,薪資停滯,民眾生活痛苦。忽略了根本關鍵,只提所謂權貴財團獨佔的問題,未免是避重就輕了,從這裡看來,顯然柯P的個人經驗和社會流行的表面意見已經成為柯P判斷真相時的包袱。

現在,我們再回頭稍稍地說一下柯P的一五新觀點中令北京贊許的真的核心一句「一個中國不是問題」的問題。

綠營中講「一個中國不是問題」其實很早,柯P算不上第一個,早期綠營甚至很少挑戰「一個中國」。且看一張相片(圖一)。像片中文章標題開頭《一個中國沒有錯》正是和柯P的「一個中國不是問題」完全相同意思,文章25年前登在《自立晚報》,作者正是林濁水本人,文章後來收在文集《文化、種族、世界與國家》之中。

這篇文章後半個標題「台灣是中國的才是問題」,清楚地交代了獨派人士為什麼認為一個中國並不是問題。對獨派人士來說,這一個完整的標題的後半個標題比前半個重要。柯P過去做一個深綠人士他的立場應該也是這樣,他說「更重要的一個中國重點是內容,不是符號」,這句台詞應該在這樣的脈絡下去理解。但是意思雖然相同,柯P卻簡直是把「台灣是中國的才是問題」這個命題當成《哈利波特》故事中可怕極了的「佛地魔」,不能直接稱呼他叫佛地魔,只能說「那個不能說出名字的人」一樣對待了。

柯P這個說法的意涵,北京當然早充分掌握到了,所以才在報導時把後半句刻意省略掉,使得柯P只好急急忙忙澄清他被斷章取義。問題是,柯P再澄清卻仍然不肯說出來什麼是「最重要的內容」又再度把他佛地魔化。

既然是你的利益,是你認為「最重要的內容」,理所當然便要由你來主張,對方怎麼會有替你說出來的?因此柯P第一次佛地魔化「最重要的內容」時,北京當然樂得裝儍佔便宜,柯P第二澄清時還是採取佛地魔化策略,於是柯P的「最重要的內容」就更加像佛地魔一樣進一步陰暗化了。於是在核心利益上,一些人認為聰明絕頂的柯P因為雙城論壇有所突破而獲勝時,很清楚的柯P的戰術勝利已經充分被用來鞏固北京的戰略主動優勢了。

聰明絕頂如柯P會心中七上八下,還緊張地用心指責被斷章取義理由應該就在這裏了。問題是,從過程來看,對方如果斷章取義,其斷章取義的基礎豈不等於是經過柯P兩次鋪墊而堅實起來的?

儘管如此,柯P說話仍然大聲,他說他已經可以「帶領的台北市和大陸來往,突破兩岸僵局」了。有人甚至認為柯P模式已經替民進黨甚至台灣開了一條路。問題是民進黨如果要走上這條路,很清楚的,連台灣前途決議文都要放棄才會過關。更大的問題是今天北京可以在現在的條件下開個小口給柯P,關鍵在於有一個對台灣主權仍然採取清楚立場的民進黨的存在,一旦民進黨柯P化了,那也是柯P模式要被逼收攤的時候了,那時北京就要柯P模式必須進階為柯P2.0模式了,就像當國共聯手用九二共識打垮民進黨後,北京就把九二共識藏起來,並且逼兩岸關係必須進階到透過和平協議談統一而搞得國民黨心焦如焚一樣。如今九二共識又被北京搬出來了,但是注意一下,那是去年11月大家都已經看出來國民黨選舉必定大敗的時候。

柯P模式可行嗎?柯P一面大聲這樣說,一面心中持續七上八下。於是我們又發現,柯P因為一下子太輝煌燦爛而新背的一個蠻重的包袱:必須滿足民眾對柯P當一個全方位指導者的需索。這做到嗎?可能,但是必然不是現在,他實在不必急。

 

原刊於美麗島電子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