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槍決鄭捷】小燈泡媽媽:執行死刑前,政府做完該做的功課嗎?

2016/5/12 — 13:03

2014 年在台北捷運斬人的鄭捷,早前被判死刑,槍決亦在日前執行。終審判決到行刑距離只有 18 天,是為台灣解嚴之後最短的一次。女兒死於隨機殺害的「小燈泡」媽媽發文回應鄭捷案,坦言興廢死刑她沒有想透,但認為槍決之前需要研究兇手犯案原因。快速處決鄭捷,她質問政府:「執行死刑之前,是不是應該先做完該做的功課?!」

東海大學學生鄭捷,2014 年 5 月 21 ,在台北捷運板南線持刀隨機殺人,造成 4 死 22 傷的慘劇。台灣法院去年裁定鄭捷罪名成立,被判四個死刑,褫奪公權終身。案件上訴至最高法院,該院上月 22 日維持原判,處決在星期二晩間執行。鄭捷終審判決至伏法,相隔只有 18 日,處決速度之快,是為台灣解嚴之後最高,令人質疑做法是否過急。

廣告

乳名「小燈泡」的 4 歲女童,今年 3 月死於隨機殺人的刀下,其母親今日凌晨在網誌發文回應槍決鄭捷一事,直言「心情非常糟糕」。對於台灣是否應該保留死刑,她坦言「沒有想透」,但認為從犯人身上研究行兇動機,比何種刑責的討論更為重要。

高速執行死刑,「小燈泡」媽媽形容是「失去了一個研究與瞭解的對象」。她引述國立台灣大學法律學院教授李茂生的說法,指隨機殺人事件需要剖析犯罪者和整個事件的原因,從而研究降低發生頻率的方法,否則公眾「只是永遠的活在一個未知的恐懼之中」。關於鄭捷一案,她向國家提出質問:「執行死刑之前,政府做了什麼?他們有去分析瞭解『為什麼』了嗎?是不是應該先做完該做的功課?!」

廣告

「小燈泡」媽媽網誌文章:〈執行死刑之前...〉
 
昨晚孩子們就寢之後,David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告訴我鄭捷已執行將決

我的心情:非...常...糟...糕...

小燈泡事情之後,有很多人期待或努力迫使家屬要能有清楚的表態,支持死刑或是廢死?!我不是不願意表態,而是真的沒有想透

過往,我還沒想透。如今,身為犯罪被害者家屬,我不但沒有想的更清楚,看的更懂,反而想的更多,更無法輕易選擇靠邊站。

無差別事件越演越烈,發生的頻率越來越高,手段也越來越兇殘。就像David向蔡英文說的:孩子走了,我們要怎麼樣才能得到撫慰?我們的答案不是誰一定要被判什麼刑,而是下一次我們帶著孩子上街遊玩時,我不需要再提心吊膽,那就是對我們最大的撫慰

對我來說比判什麼樣的刑責更重要的是,我們從中瞭解了什麼?我們未來能做什麼?

我感覺得糟糕的不是執行死刑這件事,而是在執行死刑之前,政府做了什麼?他們有去分析瞭解『為什麼』了嗎?

我同意李茂生教授所說:無差別事件不可能真正完全被解決,但我們可以也需要去做的是透過這些事件,去理解到底如何發生這件事,而及時伸手,去降低發生的頻率

鄭捷很快的就執行死刑,意即就這樣失去了一個研究與瞭解的對象,他死掉了,然後呢?繼續讓這樣的事情發生?繼續速速執行??從過往的訊息來看,鄭捷是想死的人,所以藉由殺人來讓自己死,這樣的結束如他所求,那有什麼意義?鄭捷無精神異常,能清楚表達,也是生活相對比較不被社會邊緣化的,更應該要好好加以瞭解,到底他們是為什麼?他在想什麼?在生命發展的過程中,哪個環節出了問題?他從國小就想殺人,為什麼家庭、學校、親人、朋友、社會,沒能接住他?

國家是不是最少應該要給大家一個交代,好好剖析犯罪者以及整個事件的原因,給社會一個「理解」的機會,社會才有辦法走的更遠更好。唯有當我們瞭解這個人是怎麼一步步走向犯罪,我們才有機會談改善、談預防。否則,我們就真的只是永遠的活在一個未知的恐懼之中。

請問國家,執行死刑之前.....是不是應該先做完該做的功課?!

相關報道:聯合新聞網風傳媒中央通訊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