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調警訊重重 天龍人對蔡總統好感首度落後民進黨

2016/8/19 — 14:29

台灣總統蔡英文(資料圖片)

台灣總統蔡英文(資料圖片)

台灣指標民調公司8月中公布了一個很叫人吃驚的最新民調。民調驚人不在民眾對林全滿意度剩37%不滿意度達40%,出現死亡交叉;也不在民眾對蔡總統信任度和滿意度雙雙掉到50%以下,滿意度只剩46%而不滿度竄升到40%;至於部會首長滿意度32%不滿意度44%那更不在話下。這些數據不算驚人,是因為到底還比2008年8月的馬政府總體的狀況好上一截,當時民眾對馬總統的滿意度只有36%,不滿意度48%;對閣揆劉兆玄滿意度34%不滿意度46%;部會首長是28%比48%。真正令人吃驚的是: 

1、民眾對民進黨好感度45%和對總統的滿意度不相上下,而反感度36%,還略低於對總統的不滿意度。尤其是在天龍國台北市(編按:天龍人指「台灣的政商權貴、有優越感的台北人或不屑與落後國家、落後地區人民相處的都市人」,來源),竟然出現民眾對民進黨的好感度47%,高於蔡總統的滿意度42%,也高於民進黨立委的40%;反感度33%遠低於對總統的不滿意度46% 和立委的44%的現象。 

這很令人吃驚。 

廣告

選舉時,單一選區的民選公職則經常會選擇一定幅度跨出政黨的意識形態的訴求以接近當時的主流民意,因此總統和立委的民意滿意度高於黨是常態;但是當如水的民意變遷,公職落選,政黨仰賴意識形態、價值觀凝聚核心黨員和核心群眾,而能在主流變動不居的民意中鞏固基本盤使黨能永續發展,不致遇到敗選就崩潰消失,反而能東山再起,只是政黨這樣做時,站在他的對立面民眾的認同也很穩定,難有可以拉攏的空間,因此民眾對黨的滿意度低於他提名而當選的民選公職就成了常態。 

從這個角度來看就職還不到百日竟然在天龍人的大本營台北市,總統的滿意度居然已經落在民進黨的好感度後面未免很不正常。

廣告

2、總體民眾對部會首長滿意度32%,遠低於5月新內閣組成時,也低於民眾對民進黨立委滿意度的40%一截。 

1990年代國會雖衝突比現在還厲害,但是一方面民進黨的立委被認為是改革和民主化的動力來源,另一方面當時經濟也比現在好,國民黨技術官僚組成內閣被認為能力很強高,兩者社會的肯定度都高。但是2000年政黨輪替後國會淪於惡鬥,內閣績效乏善可陳,內閣官員、立委社會信賴感同步下挫,縱然這樣,一直到2012年之前內閣官員得到的社會信任度仍然高出立委一大截,不料2013年之後這情勢大逆轉,內閣官員信賴度出現微幅落後,此後雙方比爛互有上下。今年5月內閣官員信任度微小領先,不料到了8月台灣指標民調調查,民眾觀感大逆轉,民眾對內閣官員的滿意度落後了對民進黨立委的滿意度一大截。 

無論如何,這是歷年來的第一次。

美麗島電子報圖片

美麗島電子報圖片

3、中立選民無論對總統、閣揆、部會首長、民進黨立委、民進黨的評價全面的負面大於正面,這當然是一個對民進黨發出的強烈警訊;至於對所謂又老又藍的內閣,泛綠民眾滿意度都只是49%,這是第二個警訊;泛綠民眾對總統、閣揆等固然一面倒的肯定。

但是,泛綠政黨不只民進黨一黨,根據台灣指標民調公司調查,泛綠民眾有41%,比民進黨民眾31%多了10%,對這些政黨,泛綠民眾各有認同,然而在政治領袖上泛綠共主只有蔡總統一人,在這樣的基礎上,蔡總統獲得泛綠民眾的肯定應該比民進黨獲得的還多得多才對;只是依民調,我們卻發現蔡總統固然獲得泛綠民眾高達77%的滿意度,算相當高,但是意外的是這滿意度卻少於民進黨所獲得的81%,這也不會是令人太舒坦的訊號,其意義恐怕還真是有一點複雜。 

4、台灣的政治一向重中央輕地方。一般認為基層不論是官員或議員形象都不夠正面,但是根據<天下>的調查,民眾對基層公務員的信任度達到79%,對基層議員信任度雖然差得多,只有47%,但是仍然高過不信任度;相對的,對中央官員和立法委員,不信任度都遠遠超過信任度,這又是警訊一樁。 

從這一連串表現民意變動的民調中,我們看到最令人驚訝的是,一直到2000年,幾十年來中央官僚備受肯定,被認為是創造台灣經濟奇蹟的樞紐,但是現在,民眾感受到的卻是他們已經成了整個國家機器最脆弱的一環(假如不提更慘的司法體系的話)。至於被認為比較脆弱的地方政府、國會議員和黨機器現在民眾的評價中已經多多少少都比中央官員好了。 

由於傳統上大家對黨、立委都比較不放心,恐怕這也是蔡總統一開始就強調新政府是超黨派政府,內閣和民進黨中常會沒關係,她甚至一直都不願兼任黨主席,同時和過去李、陳兩位總統比起來,部會首長由立委出身的偏少的原因,換句話說她這想法似乎和戴高樂非常類似:儘量排除黨和國會對行政權的介入。 

然而她這樣安排行政—立法—黨的關係後,我回顧林全上台的第一個月,內閣就狀況百出,民眾滿意度下滑不滿意度急升,當時幸好民眾對蔡總統信任度高,滿意度也過5成而撑住了整個新政府的局面。

如今蔡總統信任度滿意度雖然仍然高於林揆一截,可以繼續發揮撑盤的效果,但是因為民眾對蔡總統的評價已有下滑,撑盤能量已有降低,巧的是立委的滿意度仍然比閣揆和內閣高,而黨好感度和總統不相上下,在天龍國甚至更好,加上地方政府評價不錯,而地方政府執政的又是民進黨占絕大多數,這一些都產生了對新政府總體性的撑盤效果。在這情境下,除了期待內閣好好利用各方面撑盤的力道或機會力圖振作之外,民進黨最好嚴肅地探討從2000年以來內閣能力一路下跌有如山崩土石流的現象是怎樣造成的。

這現象是持續性的、巨大的、集體性的,在在都告訴我們這簡直是一個龐大的歷史結構問題,不是單純的總統、政黨、閣揆,尤其是個別中央官員的個人條件問題。 

找出造成這巨大現象的原因也許並不容易,找到了原因也不一定找得到解決方案,但是無論如何,如果不嚴肅面對現象探討原因,那麼沉淪的將是整個台灣,而不只是民進黨,更不只是新政府而已。 
 

原刊於美麗島電子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