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進黨自毀拒小黨仗義搶救,國民黨努力輸血

2015/12/22 — 11:34

圖為台灣立法院隊長王金平

圖為台灣立法院隊長王金平

進入2000年之後很怪,民進黨做了好幾件自毀的事,例如2005年修憲國會減半,2008年後民進黨民選公職時常在談話節目中自嘲:「雖然是民進黨推動了立委減半,但沒想到:選舉一到,減掉的卻反而是自己的政黨同志。」(立委席次減半運動

接著,2006年民進黨執政,國民黨凡事惡意杯葛,但是立委席位只占225席中的79席,杯葛能量有限,不料2006年民進黨立法院團提出只要立委1/4同意,就可以成立調查委員會行使國會調查權的草案,簡直是專門為國民黨量身定作提供利器修理自己,幸好這一個調查權立法陰錯陽差沒有通過,否則民進黨政府之慘真是難以想像。這是一次失敗的自毀。 

國民黨多年來假借進步之名推動不在籍投票以實現海外華僑台商通訊投票之實,多年不成後,國民黨立委讓步改提國內不在籍投票,大獲民眾支持,江宜樺也力推。由於台灣出外人和青年學生一面倒支持民進黨,假使這案通過,既符合進步精神又對民進黨非常有利,但是被民進黨舉黨全力杯葛掉了,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自毀。 

廣告

現在民進黨就要執政,而且擁有國會多數了,於是舉黨一致,再努力進行一項自毀工程。那就是堅決維護國會的朝野協商制度。 

協商本來是不管民主或共產國家國會中都有的一個常態處理法案、政策的方法,他本身並没有錯。問題是台灣立法院把協商無限上綱成為黨團協商中心主義,讓黨團總召和院長可以把審查會通過的決議否決交付協商。完全顛覆了議會多數決的基本原則,結果造成議事延宕、立法品質低落乃至成為朝野死纏惡鬥的利器,讓對立僵持難解。 

廣告

長期以來大家所謂的廢除朝野協商,核心重點就在於廢除總召院長可以擁有推翻委員會審查決議的權力。 

現在國民黨就要失去國會多數黨地位,王金平一心一意要維護將來可以否決民進黨多數的委員會通過的決議的交付協商權,從改革的角度來說雖然很倒退,但是就維護杯葛民進黨施政的角度上來說,是完全可以了解的一種自私自利的行為。朝野協商這武器威力之大,柯建銘很自傲,他說他就是用這武器把馬英九搞垮的。既然如此,民進黨要順利執政,當然要廢除這一個舉世所無,違背議會倫理,更是危險的制度才對。所以我本來以為維持朝野協商的主張,在民進黨立委中應該只是柯總召等很少數人的意見,沒想到在看完了12月10日民視辦的國會改革辯論後才結結實實地嚇了一跳,發現維持朝野協商原來是民進黨舉黨一致的共識,民進黨不知道是不是基於自毀的慣性,舉黨一路維護這制度到底,還對主張要廢除的小黨道貌岸然地嗆聲。 

為維護朝野協商制度而戰,個別民進黨人士已經奮鬥好幾個月了。12月10日民視辦的國會改革辯論,民進黨又派了兩位有名立委做代表,在辯論會中賣力捍衛朝野協商機制。 

辯論會中時代力量代表批評,正常國家的國會不是採取「委員會中心主義」就是「院會中心主義」,台灣自己發明的「黨團協商中心主義」毛病百出應該廢除。 

民進黨名立委代表捍衛的策略有兩個。民進黨除了使用已經不再被信任的協商過程將會透明化的老調障眼術之外,就是主張規定委員會䆺查如果超過三分之一條文沒有共識,就必須再交付委員會討論。民進黨認為這樣國會運作就會符合「委員會中心主義」的要求。這當然又是另一個障眼術。因為只要留著朝野協商機制,讓他可以推翻委員會的決議,那必然是「黨團協商中心主義」,那能叫什麼委員會中心主義。 

民進黨捍衛的理由很有趣,兩位名立委代表口徑一致,都說「黨團協商能阻止多數暴力,保障小黨權利。」 

這理由真叫人驚奇,過去國會全面改選前,國民黨運用不改選的老立委強行通過法案,被痛批沒有民意基礎還搞多數暴力;到了1990年代國民黨挾威權統治餘威,在立法院的作為仍然被批評是多數暴力,當時,那批評都很站得住腳。問題是現在國會改革案如果通過是要用在明年以後的,難道明年選後,民進黨一定是強力的多數暴力的作風,所以協商機制雖然弊端百出,但是為了保障小黨權利,抵抗暴力多數的民進黨,在兩害相權取其輕之下,必須把這全世界民主國家都用不上的強大機制維持下去以防範民進黨亂來? 

問題是,民進黨豈不是一再強調一旦拿到國會多數後將全力推動改革。改革為什麼要等到民進黨拿到國會多數以後,又豈不是因為民進黨認定國民黨是反改革的嗎?那麼未來的國會留著朝野協商機制,民進黨所有的改革方案豈不是會遇到國民黨運用朝野協商這機制來杯葛以保護自己這一個「小黨」,以抵抗民進黨的「多數暴力」?在辯論會中小黨問: 

「民進黨未來若執政,倘國民黨利用黨團協商,杯葛類似不當黨產處置條例等法案、癱瘓施政怎麼辦?」

民進黨兩代表都不直接回答,只是這樣地答非所問:「黨團協商就是為少數聲音能表達出來設計。」 

這回答太怪了吧,好像是沒當過立委的人講話的一樣。在委員會中審查和院會中辯論豈不是才更能把少數的聲音講出來?而所謂的協商,他的重點是用意志力喬,那裡是講什麼道理說服別人,以至於經常並沒聽到什麼道理,怪怪的結論就被喬出來了,這一點從被公布的過程看來,豈不是清楚嗎? 

最怪的是,兩位民進黨代表努力宣揚協商機制對小黨有多好,但是參加辯論的眾小黨不但不領情,認為推動改革比讓他們小黨自己擁有把執政黨杯葛得東倒西歪的朝野協商機制重要,他們甚至唯恐這機制被國民黨拿來當藍綠惡鬥的工具,連民國黨都說要「回歸專業性,朝野協商不能凌駕委員會。」 

不執政的小黨急得要命,民進黨卻不在乎,非替國民黨保住杯葛作亂的工具不可,民進黨那麼愛國民黨,不禁讓人懷疑20多年兩大黨對立廝殺是玩真的還是玩假的;那麼珍愛這個可以用來進行惡鬥的工具,讓人不明白民進黨痛批國民黨進行藍綠惡鬥是批真的還是批假的。 

民進黨居然反問,「若無黨團協商制度,到底要如何尊重少數?」 

問得夠怪。如果是說要保護小黨,再沒有比歐陸國家更重視的了,也因此,絕大多數的歐陸國家都小黨林立。他們用來保護小黨,讓他們抵抗多數暴力的制度發明了不少,但是卻獨獨沒有台灣這種朝野協商制度;他們中也有好幾個國家採取被認為很適合價值多元分歧的小國運用的協商民主或共識民主體制,但是還是找不到和台灣一樣的朝野協商機制。 

民進黨真的經常就要演一下自毀劇嗎?記錄看來是這樣,幸好國民黨另有一招,那就是動不動就對民進黨採取輸血動作。 

例如今年以來,年初,國民黨的王金平、朱立倫社會滿意度都高於蔡英文,於是國民黨輸血了,擋下民意領先的人,推出洪秀柱把自己的選情打爛;接下來馬習會一中原則事件、提名王如玄,稍早的吳思華控告高中生事件接連發生,一件件都造成強大的輸血效果。於是民進黨雖然有自毀,在這次選舉中仍然毫不客氣地穩居上風。 

在小黨演出救民進黨而民進黨拚命拒絕的電視辯論戲中,很丟臉的國民黨落跑了。 

從10月以來就針對民進黨嗆聲國會改革,王金平還點名邀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時代力量主席黃國昌等各政黨、公民團體等公開對話,結果在電視台舉辦的第一場國會改選辯論會中,國民黨卻落跑缺席,派不出代表參加,真是難看透頂。落跑已經不堪了但是王金平又不甘心地在場外放話,姿勢難看,更糟的是,放的話根本不通。 

王金平院長說服貿是黑箱,過程中都沒有關切到各行業的權益,如果當時有聽證會,就能接受民意監督,事情可能好一些。 這說得對。 

接著他又說所以要國會改革,健全聽證調查權。這就不通了。 

並不是說立法院不必健全聽證調查權,而是就服貿爭議來說,問題是出在行政院在談判前不廣徵民意、不充分辦公聽會,而不是立法院沒有健全的聽證調查權。假使立法院有了健全聽證調查權,行政院談判時仍舊不廣徵民意,不充分辦公聽會,那麼協議送到立法院必然還是糾紛不斷;相反的如果行政院廣徵民意後再簽協議,那麼立法院就不必搬出聽證調查權開鍘伺候;再說,若是說立法院有了健全的聽證調查權協議就不會出問題,豈不是說以後行政院談判前,先不要亂動等立法院用健全的聽證調查權先調查清清楚楚以後再出馬去談判簽署協議? 

德高望重一時的國會龍頭竟講出這樣一番話,真是古怪也。搭了國會改革舞台,然後落跑,又在場外講一番不通的話,國民黨又對民進黨輸血了。 

台灣的政治戲演得實在夠怪異了,竟是「民進黨自毀、國民黨輸血、小黨仗義拼命救民進黨、民進黨死命拒絕被救」。 

實在不是好看的戲。

 

原刊於美麗島電子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