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一種賺錢的行業 是「躺下去就能賺錢」的

2015/9/1 — 7:00

每次我看到有人批評AV女優,說「躺下去就能賺錢」,我就會欲言又止,因為說太多人家會以為我專門研究這個;不說又覺得很生氣。

沒有一種賺錢的行業,是「躺下去就能賺錢」的,別人躺下去而自己賺錢的行業倒是有,那叫做殯葬業。你以為波多野結衣的行業很下流?依我說,只要一個行業不傷害別人,而又能造福別人,就是上等行業。至於說,要不要同意我的親屬去當AV女優,我反對啊!因為這個行業太累,而且這個社會給予的壓力太大。但是,如果女兒思考過,真的想做,那我也沒辦法。

成年了,要自己負責,誰能控制誰?但是,這跟職業貴賤真的一點關係也沒有的。不然,各位已婚的女生們,你寧願老公看波多野還是劈腿?兩個都不選?你也太夢幻。第三者如果是一種職業,你覺得哪種對婚姻影響比較大?

廣告

說實在話,如果四十歲左右的男人,沒有聽過飯島愛、淺倉舞、朝岡實嶺這三個女優(這三位號稱平成三姬,加上白石瞳,稱為平成四天后),不曾對加藤鷹先生表示過讚嘆與羨慕,那麼這男人的青少年時期應該很純真,純真到幾乎天真的地步。

事實上,整個AV產業的分工,相當精細。從尋找AV的星探、AV女優、男演員、導演、燈光、劇本等等,都是整部影片的細節。一部好的AV,首先要有星探在路上發掘新人,要真正找到願意拍攝影片的AV女優,根本寥寥可數,星探在路上搭訕一百人,恐怕真正有回應的不到一人,還得要冒著被九十九人控告性騷擾的危險;一旦入行以後,星探與女優的酬勞對分,然而酬勞僅僅從十萬日元到數百萬日元不等,拍片時數又相當長(絕不是想像的脫光衣服就此了事);女優的壽命相當短,波多野結衣或飯島愛,大概還是少數,大多數人可能只是一片女優,然而卻得要承受十數年乃至於數十年的壓力。例如九0年代相當火紅的冰高小夜,就是因為父母受不了鄰里壓力,而要求她引退(以死相脅)。AV拍完以後,有演唱會(不用懷疑,真的有,例如安西美穗)、接受電視台等訪問,還有簽名會等,一點也不輸給一般藝人。

廣告

在拍片時,要經過數次綵排,並不是一次就能取得所有的畫面;想想看,做愛的場所中,有燈光、導演、道具等七、八個人在現場,還要裝作若無其人,這一點都不容易;男人就更可憐了。常常有人羨慕拍片男星,認為可以跟許多美麗 的女優上床,這恐怕也是不切實際的想像。首先,男人可不比女人,有辦法隨時「提槍上陣」,一旦導演喊「卡」,就得要讓自己的性器持續保持「狀況」,免得到時候再度開拍時「一蹶不振」;拍片的酬勞,有名的男優,例如偉大的加藤鷹先生,可以拿到五萬日幣左右,然而一般大概只有數千元日幣不等。所以,千萬不要羨慕片中的男人,這可是又累片酬又低的行業啊。要完成一部可以上得了台面的AV,可是需要相當長的企畫與努力。當然,花的成本很高,周邊將來的收益也不小,這就是一種認真的把產業拿來經營的態度。

所以,談AV,其實不如談談認真的態度。請認真的面對自己的人生、自己的事業、自己的未來。想要什麼,就認真的追求;得過且過,只能永遠自居下流。關於波多野,如果你只看到色情,而沒看到產業,只看到物化,而沒看到歧視,那恐怕還得想想,在你認真的眼睛裡,究竟看到什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