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掃把與自由 — 理解二二八的抵抗精神

2019/3/2 — 12:21

吳叡人 (2019年2月28日,台灣共生音樂節facebook專頁圖片)

吳叡人 (2019年2月28日,台灣共生音樂節facebook專頁圖片)

【編按:本文為作者在 2 月 28 日舉行的台灣第七屆共生音樂節上的短講講稿,經作者修訂,全文轉載如下。標題為編輯所擬。】

不顧北京反對,恁爸[台語,老子]今天帶著掃把來了!

不顧北京反對,我們今天又辦了第七次的共生音樂節了!

廣告

不顧北京反對,今天我們要在這裡向先烈致敬,向中國皇帝吐槽,向台灣買辦、賣國賊和政治變色龍吐口水!

不顧北京反對,今天我們要在這裡,用掃把、音樂和話語,宣示繼承二二八精神,抵抗中華帝國侵略、保衛台灣民主和獨立的決心!

廣告

讓我從掃把說起。一根掃把代表甚麼?蘇貞昌說,如果中國武力侵略台灣,他即使剩下一根掃把,也要抵抗到底。各位,他講得有甚麼不對?他講得很對嘛,掃把,就是抵抗的象徵。這有甚麼不對?然而國民黨那些中國買辦和「卒仔」(台語:窩囊廢)卻顛倒是非,硬是把掃把說成戰爭的象徵。他媽的,一根掃把發動得了甚麼戰爭?中國的殲二十戰鬥機才是戰爭,遼寧號才是戰爭,一千五百枚對準台灣的飛彈才是戰爭,軍事恫嚇才是戰爭,外交孤立才是戰爭,用錢收買媒體政客才是戰爭,發居住證逮捕李明哲才是戰爭,匪諜滲透分化民心才是戰爭,用和平協議騙台灣人放棄抵抗才是戰爭!

被侵略者想抵抗被說成要發動戰爭,真正的侵略者在北京裝無辜裝可愛,是非不分,黑白顛倒,幹!這是甚麼fucking age?甚麼 fucking dark age? Fucking dark age! This is the darkest hour not only Taiwan but for the whole world! Because China is on the rise, Chinese imperialism is on the rise!

各位,台灣和中國早就在交戰狀態了,無聲的戰爭已經開始了,敵人已經進到裡面來了。但是這場戰爭是誰發動的!你告訴我,是誰發動的?難道是衝衝衝[蘇貞昌]拿著一根掃把發動的嗎?難道是小英路上撿到一把槍發動的嗎?各位,這場戰爭是誰發動的?(民眾:中國!) 對,是中國發動的,是那群中國帝國主義者,那群殘民以逞的獨裁統治集團發動的。台灣人在台灣海峽這一邊好好的過日子,沒惹他們,但是你打過來了,你要奪走我們的獨立、摧毀我們的民主、破壞我們的自由,你說我們能不抵抗嗎?我們當然要抵抗!抵抗!抵抗!抵抗!

但是他們比我們大很多,人比我們多很多,所以這是大欺小、強凌弱的,不對稱、不公平、不正義的戰爭。他媽的大欺小算甚麼本事?

「掃把」是抵抗的象徵,是弱者抵抗的象徵。「掃把」是弱者在這個沒有公義的世界中,為了要堅持公義,抵抗強權的象徵! 我們台灣人作為一個弱者,孤立無援,我們還是要抵抗強權,這時候我們要靠掃把,要靠「竹篙dao 菜刀」!(各位,蘇貞昌講得沒錯,衝衝衝講得很好,讓我們為他鼓鼓掌,給他一點溫暖!)

那麼「掃把」和二二八有甚麼關係?當然有關係,因為二二八事件,就是一次台灣人前輩用絕對的劣勢,特別是台灣的年輕人,用「竹篙 dao 菜刀」(台語,竹竿上綁菜刀)的方式,對中國強權侵略台灣的一次抵抗行動。「掃把」的精神就是「竹篙dao菜刀」的精神,背後是台灣人對自由與獨立的堅持。

我以前已經講過很多次了,我們不要再帶著受害者的悲情懷念二二八,我們要把二二八理解成一次行動主體為了追求自由,有主體性的 actor,對外來侵略的反抗。沒錯,有很多很多的前輩在二二八事件當中犧牲了,他們確實是國家暴力的受害者,但他們不只是國家暴力消極的受害者而已,他們還是積極的抵抗者。他們是積極的抵抗者。他們面對國民黨的國家暴力,沒有乖乖束手就縛,反而起而抵抗。他們用甚麼抵抗?今天我不講細節,我講一個大的 picture 給大家聽。他們不是正規軍,也沒有自己的政府─像現在的香港人一樣,香港特區政府是北京的走狗,不代表也不保護香港人,所以不是香港人自己的政府,那時候的陳儀政府也不是台灣人的政府。台灣人沒有軍隊沒有政府,他們只是一群熱愛鄉土熱愛自由的台灣人,但是從北到南,你到處都看到這些台灣人前輩從無到有,想要建構出台灣人抵抗的力量。他們有打「文場」的,也有打「武場」的。打「文場」的想辦法組織台灣人自治政府,團結台灣人的意志向中國交涉,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就像是台灣人的臨時政府,所謂「三十二條件」或者「四十二條件」,就是這個臨時政府對中國提出的政治要求。你想想看,台灣人如果不團結,沒有政府,要怎麼和帝國交涉呢?那麼打「武場」的呢?全台灣從北到南,有多少年輕人在各地組織各種自衛隊、抵抗軍,用不合規格的簡陋武器,用軍訓課用的木槍,用手寫和刻鋼板印刷的傳單海報,和蔣介石派來的武裝正規軍對抗。

不管政治上還是軍事上,台灣人在二二八事件期間的抵抗當然是簡陋的。面對中國正規軍和整個國家,那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台灣人幾乎就像是拿著一根掃把在抵抗。各位想像一下,那時候的台灣人簡直就是拿著一把掃把在擋整個中國!他們最終當然就是失敗了,掃把怎麼打得過戰車大砲?他們敗得很慘,而且很多人也犧牲了生命,整個台灣島被壟罩在長期的恐怖統治之下,變成一個台灣監獄島。

台灣總督府民政長官後藤新平這樣描述台灣人:「台灣人驚死 [台語:怕死]、愛錢、愛面子」。確實,古往今來台灣社會的主流價值就是「驚死、愛錢、愛面子」,到現在也是一樣,所以台灣人很容易統治,只要吃得飽,做一隻豬就好了,不需要做一個人,咱台灣人的主流價值是要做一隻豬,做一隻豬勝過做一個人,你知道嗎?因為做一個人得要把腰桿挺直,但腰桿挺直是要付出代價的。做豬就好了嗎。從這些喜歡做豬的主流台灣人眼中,這些在二二八事件中因抵抗而犧牲的前輩實在是「戇人」(台語:傻子)。沒錯,他們確實很傻,因為他們為了追求做一個人的資格,做一個人的人格、尊嚴、自由,最終犧牲了生命。但是他們為台灣留下了一個無形的資產,那就是超越個人私利,transcending narrow self-interests,為了人的尊嚴,為了自由,為了祖國台灣而犧牲小我的高貴精神。這個高貴無私的精神,克服了台灣島歷史的魔咒,克服了台灣人低劣民族性的魔咒,為後世的台灣人留下了正面的精神價值和典範。因為有了二二八當中因抵抗而犧牲的前輩,因為有了四百年歷史上為反抗外來強權而犧牲的台灣人前輩的存在,因為我們台灣人如此怯懦的、懦弱的歷史上,終究還存在著一個小小的,但是高貴的,追求人性尊嚴與自由而抵抗強權的傳統,於是我們今天才可以挺起胸膛說,我們台灣人不驚死、不愛錢、不計較面子,只要是為了我們的自由、獨立與尊嚴。於是我們今天才可以挺著胸膛說,我是一個堂堂正正的台灣人,我以身為台灣人為榮。

掃把,掃把,就是「竹篙 dao 菜刀」的精神,就是二二八的抵抗精神!這就是掃把和二二八的關係,知道了吧!

這才是台灣主體性的內容。臺灣的主體性,不能只建立在悲情與怨恨之上,必須建立在積極的主體精神之上,這個主體精神,就是抵抗強權,保衛鄉土的行動主體的精神。確認了這個主體性,然後我們才能談共生。我過去在共生講過一次,現在我再講一遍:只有主體,才能共生,共生從來沒有一個是主人,一個是奴隸的!

各位親愛的年輕朋友,原本今天很不想再露面的。每年的二二八對我而言,是一個閉關深思,安靜反省的時間,然而今天我還是來了,不顧北京的反對,帶著掃把來了。因為,現在我們的國家台灣,這個東亞的民主奇蹟,自由的島嶼,它的獨立、自由,正面臨中華帝國和它在台灣國內的代理人,那群買辦的嚴重威脅,這個顛倒黑白、是非不分的黑暗時代把我們這樣的讀書人從書房逼出來了。不顧北京反對,我帶著掃把來到這裡,不是要召喚小魔女琪琪 — 其實召喚琪琪來也很好,小魔女琪琪來和我們一起對抗中國侵略,主持人,現在召喚一下吧─總之,我帶著掃把來這裡,是要和我們親愛的年輕朋友們再一次分享二二八的「掃把精神」,「竹篙 dao 菜刀」的精神,也就是二二八前輩做為行動主體的抵抗精神。我希望再一次和大家分享這個主體的精神。

這是我個人對二二八的詮釋。二二八的面向很多,它當然有悲情、悲傷、受害的一面,但是大家不要忘記了主體的,積極抵抗行動的一面,而我們現在非常需要這個。我們需要一個強烈的行動和振奮的精神來打破這個沉悶的局面,不是嗎?讓二二八變成追求我們行動勇氣的泉源,我們為此來這裡紀念二二八!

我希望各位年輕朋友在今天這個時間,不只是感傷,不只是悲憤,而可以更積極、更振奮,更為我們台灣的民主成就感到驕傲,同時也因此,更願意燃起你們的熱情和勇氣,站出來保護台灣的自由、民主與獨立,以及保護台灣人和全世界一起追求普世進步價值的夢想。

這就是我們的台灣夢。我們才不要他們「大國崛起」的「中國夢」!稱霸的中國夢!台灣人夢想的是獨立、自由、尊嚴,還有共生。和誰共生?和全人類共生!我們要用獨立、自由、尊嚴的姿態,和全人類一起共生。這是我們的台灣夢!

因為我們如今終於體會到,台灣的民主與自由,已經不只是台灣人的民主與自由,同時也是全人類共同的民主與自由,特別是在這個中國噩夢到處擴散,全球民主倒退的黑暗年代。然而,如今我們也終於知道,台灣的民主與自由,繫於台灣的獨立,沒有獨立的台灣,就不可能有民主自由的台灣。

不管你是 LGBT 還是護家盟,你要知道你所珍視的一切良善的價值,都必須繫於一個獨立、主權的台灣,沒有獨立的台灣,就沒有你想要的所有任何價值,不管那是激進的,還是保守的!

我們必須保衛台灣的獨立!

[改用儘可能標準的北京腔] 最後,我想向在共產暴政下受苦的中國人民喊話。聽說最近你們中國的歷史教科書連毛澤東主席最愛的陳勝吳廣起義的記載都被刪除了,因為「為人民服務」的共產黨現在怕人民會造反。靠造反起家的共產黨自己知道他們的統治已經天怒人怨了,他們背叛了革命,中國夢變成了中國的惡夢,變成了全世界的惡夢。各位親愛的中國朋友,今天是我們台灣的二二八,是我們台灣人在歷史上採取主體行動,保衛鄉土,追求自由的紀念日,我希望我們台灣人追求自由的決心和勇氣,可以跨過海峽,穿透鐵幕,穿透網路長城,感染各位,鼓舞各位,讓在共產暴政下受苦的各位,可以重新得到勇氣,採取行動,追求你們的自由。因為我們台灣人知道,中國人不自由,台灣人也無法自由。我們台灣人是心胸寬大的,自由的國際主義者。

不顧北京反對,我今天帶著掃把來了!

不顧北京反對,我們今天又辦了一次共生音樂節了!

不顧北京反對,我們今天又拿著「竹篙dao菜刀」,來向皇帝和走狗吐槽了!

在這個最黑暗的時刻,我們懷念二二八事件中前輩們抵抗強權的丰采,並因此獲得溫暖、鼓舞和勇氣。在最黑暗的時刻,二二八的記憶照亮了台灣。

(群眾問答)各位朋友,現在讓我問你們幾個問題,請你們回答我。

[台語]

各位,你要做一個人,還是要做一隻豬?[人!]

你要做主人,還是奴做才?[主人!]

[華語]

你要自由還是奴役?[自由!]

你有沒有決心保衛台灣的民主?[有!]

你有沒有勇氣保衛台灣的獨立?[有!]

非常好,各位,最後,請跟著我喊:

[台語]

我是人,不是豬!(重複)

我是人,不是豬!

我是主人,不是奴才!(重複)

我是主人,不是奴才!

[華語]

我要自由,不要奴役!(重複)

我要自由,不要奴役!

民主臺灣萬歲!自由台灣萬歲!獨立台灣萬歲!

感謝大家,願天佑台灣!


(2019.2.28 第七屆共生音樂節短講,總統府前凱達格蘭大道。2019.3.1. 一次修訂;2019.3.2 二次修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