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理性公民教育、沒有像樣法律教育的台灣社會

2016/3/29 — 12:22

台北內湖區4歲女童被斬殺現場。 (民視新聞片段截圖)

台北內湖區4歲女童被斬殺現場。 (民視新聞片段截圖)

真正的問題是:在台灣還有那麼多人理所當然認為「法律就是保護好人、懲罰壞人的」,卻不了解這樣的說法和現代公民社會的法律原則、精神,相去多遠。法律的重點是訂定一套公平的程序,對待所有人都一樣的程序,來確認一個人做了什麼事,應該受到怎樣的懲罰。關鍵重點在「對待所有人都一樣」。法律女神象徵性地蒙上了雙眼,意味著她不認人,她不能去看眼前對待的是什麼人而影響她的天秤衡量,這「不認人」,也包括不理會我們認定的「好人」、「壞人」。

法律不能對「好人」、「壞人」差別看待,因為「好人」、「壞人」是主觀的。我們總是以為自己認定的「壞人」就一定是「壞人」,法律不能這樣,法律必須保障每一個人都不會任意被當作「壞人」、任意懲罰。如果法律可以看到「壞人」就抓起來、就殺掉,這樣的法律多可怕!你不會擔心有一天,這樣的法律權力不巧剛好認定你是「壞人」,就把你抓起來,就把你殺掉嗎?

廣告

連帶的問題是:在台灣,我們往往不了解,要建立一個「免於恐懼的社會」有多困難!當我們面對一項恐懼,急於擺脫這項恐懼,我們就不去考慮解決這項恐懼的方式本身,可能帶來其他的恐懼。法律可以立即懲罰,可以奪取人的生命進行威嚇,這樣的法律也就可能被用來對付你我,在別的方面威嚇我們不敢做其他事情。

承認吧!我們活在一個沒有理性公民教育、沒有像樣法律教育的社會,這件事情本身使我們無法「免於恐懼」。人們心中沒有法律公平性的概念,不了解法律「程序正義」的根本道理,堅持前現代的恐嚇性法律效果,只求發洩眼前情緒,從不考量全面法律原則,這樣的社會只有rule by law沒有rule of law,真是可怕。

廣告

即便是美國那樣的老牌民主國家,稍微在公民教育與法律教育上鬆懈了幾年,也就會出現川普(港譯特朗普)那種恐怖的政客。再不認真建立起我們的公民教育與法律教育,任由社會上大部分的人嚴重欠缺公民意識與法律常識,台灣這樣淺根的公民社會與民主政治,很容易就傾頹瓦解了。這是我心中更大更深的恐懼。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