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洪秀柱拋磚成玉 國民黨玉石俱焚

2015/6/13 — 14:59

洪秀柱 (圖片來源:洪秀柱facebook專頁)

洪秀柱 (圖片來源:洪秀柱facebook專頁)

洪秀柱曾是戒嚴時期優秀的學校訓導主任,現在她在國民黨中常會發表的演說,慷慨激昂,忠黨愛國情懷流露無餘,是優秀訓導主任精神的經典之作。她歷經白色恐怖的迫害,一家四散,卻對黨一路忠貞到底的自白,對深藍人士撼動力之強肯定無與倫比,這從被她號召而來的國安顧問團成員和連署名單上可以充分看出來—不只星星超過百顆,許多社會上早已很少人認識的老深藍官宦人士雲集。

洪秀柱競選演說高舉反台獨和反反核,她在演說中反覆質問:

「我們一起捫心自問,我們是不是在國家定位上模糊了?」

廣告

這強烈的質問深深打動了曾經在大中國意識和發展主義當道時共享黨國榮耀的老正深藍們。這些老正藍在李登輝當上國民黨黨主席和民進黨共推民主化和本土化時亡黨亡國危機感油然而生,從此國民黨分裂成深藍和本土藍纏鬥至今。

他們的世界觀大體不脫「本土化=台灣人化=去中國化=台獨」的認識,他們認為要救亡圖存只有重新堅定大中國的國家認同。

廣告

連戰認為李登輝總統推動文化教育本土化造成國家定位的轉變是國民黨2000年和2004年兩次選舉把政權拱手讓人的關鍵。洪秀柱也一樣。

洪秀柱以救黨救國為己任,如今拋磚成玉,眼看防磚門檻30%就要被她越過,玉已成磚,自由時報依據國民黨支持,互比各半的方式調查,她以30.745%過關,台灣指標民調最新的調查,更連和蔡英文的對比民調都已經高達31%。本來她想施展「巧門」堅決拒絕對比民調要「以磚防玉」,把王金平朱立倫擋在門外,現在看來已經不需要了。她已經從10%的磚竄升為31%的玉,才一個月,速度之快驚世駭俗。光景如此,許多深藍,有如吃了速賜康,一掃多年來的低沉,十分振奮,認為終於可以一戰。

同屬深藍,同樣懷抱亡黨亡國的孤臣孽子悲憤,洪秀柱的奮而出搏其實已經晚了很久了,和她差不了幾歲的趙少康、郝龍斌,20多年前就揭竿而起了。但是那一批起義完全沒有挽住民眾國家認同變遷的狂瀾,後來取而代之的親民黨也是一樣。深藍們一直到陳水扁失政捉到機會支持馬英九上台。但是,在馬既掌政權又握黨權,也根本逆轉不了國家認同向本土變遷,而洪秀柱的國家認同在社會中愈來愈邊緣化的大趨勢。如今她以國家認同為核心價值,兩岸議題為主軸呼朋保義以盡忠誠,一時在台灣的大中國孤臣孽子盡投麾下,聲勢大振,前景會更好嗎?

非常湊巧,在她剛要揮旗上陣時,馬家一支救亡圖存的部隊剛剛棄甲曳兵地敗陣下來。

馬家麾下朱雲鵬王曉波等一群學者為了打一場國家定位的聖戰,運用馬掌握政府控制教育大權的巧門,在程序上大動手腳,搞黑箱課綱微調,本來以為已經成局,不料卻爆發了一場不可思議的高中學生大串連的學運,不只功敗垂成,而且代價之慘難以想像。本來,站他們在太陽花運動的對立面,不只使九合一選舉,青年選票崩潰加土石流,而且影響到未來10年國民黨的選票持續受到壓縮,如今黑箱課綱事件必使這效應要再往後延伸另一個10年。

非常湊巧,黑箱課綱的一大主角王曉波也和洪秀柱一樣是出身白色恐怖的受難家庭,但卻同樣是在考驗後仍然是站在本土化對面的黨國思想的忠貞信徒。

逆著大勢,愈不願順應、愈不知道保留實力、愈是集結保守勢力大部隊迎戰潮流,將愈使自己的殘部被殲滅得厲害,課綱事件並非孤例。2014年連家動員在兩岸關係和政商名流以及黃復興黨部組成無比龐大的大連艦隊,我早估量不只會使自己被殲滅在台北街頭,連帶動了國民黨在整個台灣的選舉崩盤(《林濁水:大連艦隊覆滅記 兩岸紅燈閃爍(二)》),結果真是不幸言中。

現在洪畢竟有訓導主任之風沒有大連艦隊令人討厭的財大氣粗,但是親中反獨旗幟卻還比大連艦隊更鮮明,其結局會因此就更好嗎?值得注意的是,老深藍群眾固然集聚在晚了快30年才揭竿的訓導主任麾下,但是那些參加連署的卻幾乎都和訓導主任一樣晚了30年才第一次站出來的,相反的,那些在過去30年中和台獨份子或李登輝驃悍地奮戰不已,也曾呼風喚雨的老深藍們似乎都袖手,景象真令人奇異。

當然,有許多不那麼藍的藍民眾支持洪是大欣賞她的勇氣了,而不是因為訓導主任的學團價值觀,但是最後在依TVBS調查起來台獨支持度已經71%的台灣,她主打反獨真的是救國民黨嗎?還是逼國民黨去站在多數人的對立面?這在大陽花事件、九合一選舉和蔡英文訪美三大事件劇烈衝擊後,她這樣做真的對國民黨是好事嗎?本土藍正掣咧等。洪和深藍大軍前景如何?會不會和大連艦隊和黑箱課綱部隊一樣結局?現在洪秀柱拋磚成玉,會不會和本土國民黨玉石俱焚?且改寫我在《歷史劇場》這本書的一段做參考:

三十年前有部大衛連導演改編自巴斯特那克小說的電影-《齊瓦哥醫生》,故事背景是俄國大革命,在白俄驍勇善戰的正規軍傷亡殆盡時,許多好教養、清純的貴族子弟,英勇地組成軍團,看看銀幕上英挺俊秀的身影,令人心底浮出是無盡的淒涼-因為大家早知道他們的結局。

殘酷的歷史安排他們作新歷史展開的祭品,清純生命的犧牲,唯一的意義竟是確認他們站的位置是在歷史錯誤的一方!

他們知道他們投入的是這樣一場戰役嗎?他們並不知道,但是帶領他們投入戰爭的歷史知道,因為這正是歷史的本意。

他們不會戰死,但他們將帶著怎樣的心情離開戰場?不久,歷史將正式揭開他密封的答案。歷史是殘酷的。我們且留下這一個問號,等待歷史的答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