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活在凌空勁充斥的台灣 — 有競技文化,才有競爭力

2017/5/11 — 13:53

資料圖片:台灣太極名家戴廷龍隔空將十多人震飛(網絡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台灣太極名家戴廷龍隔空將十多人震飛(網絡片段截圖)

太極拳把人凌空振飛的影片很好笑,細想一下,就有點哀傷。

我結交快二十年的國中死黨,最近外派去日本上班。這幾年來,他在台北冷氣房的生活之外,培養出了綜合格鬥的興趣,還拿過一些業餘比賽的獎項。

那訓練實在沒有很輕鬆,我去上過一堂,半個小時後就把中午吃的牛肉麵吐出來了(不過那幾天莫名的神清氣爽。)他都是整個晚上泡在現代化的武術會館,一練就是兩堂課三四個小時。

廣告

國中的時候,我們都是國術社的。我根本想不起來為甚麼會填這個社團,可能是覺得自己太孱弱了,想要強身健體一下。

不過我們都在哈拉打屁,研發一些中二的招式(那時確實是中學二年級)。例如,我研發出了在打噴嚏時,可以順著噴嚏聲發出波動拳(Hadouken)的聲音,相當有氣勢。

廣告

那是個瘦宅肥宅聚在一起的愉快時光,大部分時間都在聊 jojo冒險野郎跟新世紀福音戰士。對於國術的認識(先不討論這是哪個「國」了),可謂相當膚淺。

多年之後,我們變成了上班族,他開始去打詠春,前後也練了兩年,總覺得哪裡不對勁。於是他改去學綜合格鬥,花了多時間在練習巴西柔術。

學了一陣子他跟之前的師兄約吃飯,聽說師傅開始兼賣能量水甚麼的。之後就沒甚麼往來了,反而是跟綜合格鬥的夥伴變得很熟。

講到這裡,其實我沒有半點看不起哪種武術的意思,這也根本不是哪個門派比較強的問題。

我想講的是,在綜合格鬥的領域裡,有一套長期發展、檢討進步的「競技文化」,是這套文化可以讓人分出勝負,並且時刻去檢討判斷勝負的標準。

有勝負,鼓勵競爭,並且檢討判準,就會構成競技文化。不只武術如此,各行各業都是這樣。

我高中的時候打辯論比賽,就遇到一群不管那時看現在看都是阿北的「評審老師」。言必稱「正統奧瑞岡辯論」,卻從來沒看過他們說過寫過上場打過甚麼好論點。

他們會勸自己指導的高中社團,不要去參加北部的比賽,說那些沒有政府背書、沒有公信力、只是大學生隨便辦辦的。不幸被他們指導到的社團,就只會參加他們自己辦的比賽。上場三個選手都在背誦事先準備的稿件。

他們的講評,除了講一些跟比賽無關的內容(而且重複率相當高,來來去去都同一套),就是研究選手的服裝儀容。

面對批評,他們會說,你們不懂,這是流派不同。我們學辯論的人,最重要的是克服強勝出頭的「心」。跟習武之人的「武德」那套幾乎一模一樣。

不要誤會,我並不是說「德」或「心」不存在,而是有些人只是拿這些字詞,作為逃避競爭的藉口。只要不競爭,就不會顯露出自己的缺點,就可以在學生面前耀武揚威,顯得大器不凡。可能還可以賺點學費。

我也不是說踢館很好,整天鬥來鬥去剛好看場好戲。我想說的是,如果你在搞宗教,那還真的信者恆信,不好評論。但你打著「技藝」的名號,卻抗拒競技文化,遇到質疑就拿些禮教大德的名號帶過,真的是誤人子弟。

我覺得不管你要學習甚麼技術,先看這門技術有沒有競技文化,有沒有可供檢驗的勝負標準,傳授者自己有沒有實作的能力......如果都沒有,只是死忠學生間的口耳相傳,那劃地自爽的機率很高。

更簡單扼要的判斷方式是,在競技文化成熟的領域裡,會容許「有實力」但「沒有年紀、輩份、人脈」的人出頭。如果完全沒有,表示這個組織有問題。

沒有競技文化,意味著好跟爛,沒有一套可以檢驗的勝負標準。那麼,我們很可能在初學時,就誤以為自己很爛,或是花了一堆時間依循錯誤的判準白做工。

有競技文化,才有競爭力,各個領域各行各業都一樣。所以,凌空勁其實是個黑色幽默,我們正活在凌空勁充斥的台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