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火與陶器

2015/11/21 — 6:2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考古得到的材料如此有限。不過幸好考古學有著十九世紀科學主義信念的協助。

科學主義的相信人類發展依循著同樣的一條路,對於普遍的歷史人類生活發展做了許多假設。例如,人類一開始都是先學會以敲擊法,「打」的方式去製造石器,讓石頭變工具、變武器。接下來進一步學會用「磨」的步驟來改造石器。從用「打」的,進步到用「磨」的,也就是「舊石器時代」和「新石器時代」的重大區別,「新石器」之「新」,基本上就是由發展出磨製法來定義的。

廣告

從「舊石器時代」到「新石器時代」的另一項重要發展,是人學會了如何有效、準確地控制火。有了火,能夠控制火,然後才會出現考古學上另一項重要人類文化指標,那就是「陶器」。

為什麼絕大部分的人類文化都出現陶器?因為人類生活需要水,有了火,偶然的情況下火將土燒熱燒硬了,產生的新東西具備不透水的特性,最適合盛水。泥土允許人捏製成不同形狀,再燒過變得不透水,人就擁有了可以對付水的容器了。

廣告

「新石器時代」進一步發展,磨製石器更好用,人慢慢學會了翻土、播種種東西,人為的「農業」產生了。人為種植的植物中,最容易生長,收獲也就穩定的,是草本的穀物。但穀類作為食物有一個嚴重缺點──堅硬、無法生食、即食。這個時候,幸賴有火有燒硬的土做成的容器,人學會了將穀物加水放入容器中,經過加熱將穀物煮軟變為可食的方式。如此人就能從穀類作物上取得穩定而豐富的熱量來源,人的生活又大大躍進了一步。

這些變化發展,環環相扣,彼此關聯。

最早出現的粗糙陶器的是用手捏的,再下來稍微聰明一點,會有一個稱之為「繩陶」階段。製造陶器最大的關鍵在於,器皿必須是中空的。剛開始的時候用手捏,非常不容易捏得平均,也就不容易燒製成功。器皿表面溫度不平均,燒的過程很容易破。後來發明了一種新方式,將陶土揉成長條狀,一圈圈、一層層繞出中空的器皿,只要陶土條揉得一樣寬,像條繩子一般,如此堆起來的器皿壁面就會比較平均。繩陶明顯的好處就是這個,比起單純用手捏製的陶器,它的壁面平均,拿去燒的時候比較不會因為壁面不均,熱漲冷縮不平衡把陶器燒壞燒破。

那繩陶甚麼時候消失了呢?當人發明了陶輪,懂得藉由將陶土轉動,以便捏出壁面平均一般厚薄的陶器時。在功能上,輪製的陶器可以燒得很硬很堅實,盛水燒煮都沒問題了。也就是說,單純從功能角度看,輪製陶器夠好了,所以幾千年後,今天我們製陶燒陶的初步工具,仍然是陶輪,和幾千年前的人類使用同樣的方式,在陶輪上捏陶。

功能完善了,但陶器並沒有停止變化。下一項變化是:人發展了初步的審美觀念,開始在意陶器外表好不好看了,於是又出現了白陶或彩繪陶。

白陶的產生,與燒陶的溫度有密切關係,必須有高溫燒陶的技術,才燒得出那種顏色來。燒陶溫度提高,到了不只可以燒硬泥土,甚至可以燒熔金屬的地步,於是而有了銅器。銅器分成紅銅跟青銅,差異在於燒製的溫度,一般相信燒製溫度較低的紅銅,在時間上早於所需燒製溫度較高的青銅。青銅的硬度在大約七點八,紅銅只有五點多。

考古學藉由不同文化出土的東西,累積出這套規律來。以這套程序規律為準則,再倒過來評判新出土物件的階段順序。挖出東西來,先用這套「科學的規律」去進行排比,排出一個基本發展階段順序來。有一種考古探坑、遺址最讓人興奮,堆疊了很多層,每一層都有器物出土,一層層挖下去,也就等於像走時光隧道回頭一樣,逆向顯示出文化的發展。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