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什麼台灣會有這樣的教育制度?

2016/2/23 — 14:52

台灣國中(國民中學)學生都要接受多次考試,做大量的練習。(資料圖片)

台灣國中(國民中學)學生都要接受多次考試,做大量的練習。(資料圖片)

雖然沒有發生,在我眼前確歷歷可以想像看到,如果留在台灣,女兒國三那一年,會過著什麼樣的日子。

除了每天考試考試考試之外,依照我對她的了解,她一定每天怒氣沖沖地去學校,又怒氣沖沖地回家。討厭考試之外,她還有另外一件過不去的事,她受不了覺得受騙。我幾乎可以看到她每天放學時,用冒火的眼光看著我,問:「為什麼可以這樣?」

廣告

為什麼大人可以這樣:明明說「十二年國教」是「免試升學」,卻讓他們這第一屆的「十二年國教」學生,在學校裡一直考試一直考試,而且公然地把「基測」換成「會考」,明明就還是考?

我感到極度的心疼,不是為了自己的女兒,畢竟她在國三之前去了德國,離開了這樣的環境,而是為了我相信有許多和我女兒一樣性情的孩子。他們沒有那麼容易接受,在他們的生活中,大人公然說一套做一套,在他們面前毫不掩飾自己的虛偽。

廣告

我感到極度的心疼,也有極度的憤慨:為什麼我們會有這樣的教育制度,讓孩子必須這麼早就面對如此的道德挫折?還有:究竟我們期待在這種環境裡長大的孩子,如何選擇,如何建立自己的道德意識?

這種環境,擺在他們眼前只有兩種選擇。如果他要維持相信人的表裡如一,相信人應該誠實、應該為自己說的話負責,不可以閃爍欺瞞,那麼他就會如想像中我女兒一樣,面對「免試升學」的無盡考試天天憤怒不已,進而受不了、看不起虛偽大人所建構起的這個台灣社會。要不然他就得早早學會了聳聳肩,世故地接受這一切,對自己說,甚至對同學說:「現實就是這樣,不然你要怎樣?」

不管是兩種選擇中的哪一種,對嗎?好嗎?不管兩種選擇中的哪一種,都必然在他心中種下「犬儒」的種子,使他再也不相信這個社會可以有原則、可以有公義,甚至使他再也不相信這個社會應該有原則、應該有公義。

我真的不懂,為什麼沒有那麼多人在意不合理的教育所帶來的集體道德風險。讓小孩長期暴露在不真誠、無法自圓其說的教育環境裡,不要求他們真的懂,更不期待他們真的相信,只要他們記得、背下來,能夠應付考試、應付作文就好。如此教出來的小孩,將會長成怎樣的大人,又會組成怎樣的社會?沒人擔心嗎?

台灣社會上有那麼多「酸民」,令人意外嗎?媒體上名嘴們公然說著不合邏輯、沒有常識的話,卻可以一直不斷有人看有人聽,令人意外嗎?這不就是「犬儒」態度的反映嗎?唉呀,反正天下烏鴉一般黑,所有事情都一樣骯髒,所有人都一樣現實──台灣社會不就充滿了這種態度,以至於任何比較認真的討論都很難進行嗎?

很悲哀的,這些,不正就是一套不誠實、不合理,說一套做一套的教育制度教出來的嗎?

我看到劉炯朗先生出的新書,苦口婆心討論公民教育應該教什麼。劉先生書中彰示的,我都同意,但看書時我忍不住感慨,但就算我們有再好再理想的公民教育內容,將這樣的內容放置在目前的環境裡,孩子每天生活在說要打破名校迷思,卻又拼命保留名校;說要解決考試壓力,卻又只在意設計各種考試的狀況下,他們能相信這些公民理念,能長成一個像樣的,有原則有道德信念的公民嗎?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由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