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王金平爆發力傳奇

2015/5/6 — 14:35

資料圖片:王金平

資料圖片:王金平

年過75,言行溫和,連要不要領表參選都欲語還休,王金平有什麼爆發力可言?

但是離奇的是,在當下時空,因緣濟會,2016年不分藍綠,如果有什麼候選人有爆發力,恐怕非王金平莫屬。

台灣民眾一向強調選舉時他是選人不選黨,但是這「民意」並不真實。民眾選舉一向選人又選黨,人固然重要,但是民眾先選黨再選人。例如2011年整年,蔡英文民意滿意度一直遠遠高過馬英九,但民眾對民進黨的惡感一直沒有太大改善,於是2012大選總統國民黨贏了。如果不明白這一點,一定搞不懂為什麼民意滿意度50%的蔡英文會輸給34%的馬英九。(TVBS,2011/08)

廣告

同樣的,現在王金平民意好感度高於蔡英文,是64%比61%,(台灣指標民調,2015,1月底)但是選總統的支持度是31%比40%。(TVBS,2015,3月底)當然,這是現在民眾對民進黨的認同已經高於國民黨的緣故(台灣指標民調)。

這種選舉時選黨重於選人的情況,甚至也表現在2014地方選舉上面:固然縣市長候選人,民進黨普遍地優於國民黨候選人,但是什麼是民進黨大勝最重要的原因,選後民調,民調的結果是國民黨中央執政太令人失望。

廣告

選舉時民眾先選黨再選人,就是所謂的基本盤的效應。這效應主要地支配了台灣幾十年的選舉,但是2012年以來一連串大規模的民眾街頭運動卻強烈地撼動了藍綠長期涇渭分明的基本盤。從此,候選人如果有跨黨派的吸引力就會對選舉投入新的衝擊因素,這效應就是國民黨在天龍國失守的關鍵。

從這角度出發,我們來看一份台灣指標民調的幾項調查結果:

一、

在泛藍民眾中,蔡英文能得到37%民眾好感,這算相當不錯;只是王金平更驚人,他竟然能得到72%泛綠民眾的好感!另一方面,高達49.6%泛藍民眾對蔡英文有反感,但只有20.9%泛綠民眾對王金平有反感,這現象有利王金平,民進黨恐怕得嚴肅面對。          

二、

20~29歲的年輕民眾中,蔡英文好感度得到 61%,這很不錯,但是王金平年紀大了將近20歲,竟更有71%的年輕人人喜歡!

很明顯的,一般泛綠民眾對王金平這樣好印象是長期累積起來的,不容易改變;而年輕人人對他的好印象則應該是在太陽花事件中產生的,印象強烈,也不容易改變。

王金平支持者跨藍綠,又特別得到年輕人歡迎,這跟柯文哲一樣,儘管離奇的是兩個人個性一個剛烈,一個溫和竟然完全相反,真是異曲,將來選舉的效應恐怕也不致於太不同功。

三、

王金平的弱點,無疑的是國民黨內馬王的恩怨太深,以致於原來的馬派人馬努力拱朱抑王。對王來說這不好處理,但是現在陰錯陽差地出現了改善的機會。

國民黨主流派把國民黨總統選舉突破困局寄望在不切實際的朱習會上,希望靠朱習會的聲勢把朱硬拱成強勢候選人,但是朱立倫北京一行,期望幻滅,朱一旦成為候選人,他的「兩岸同屬於一個中國」論將成為國民黨立委候選人無法承擔又無法辯解的重負—扛著這招牌在當前的氣氛下選什麼舉!這時,王過去在兩岸議題上站的位置將是他們閃避壓力的據點,這將有助於大大緩和抑王派對王的疏離。

然而,王金平爆發力的來源,最重要恐怕大家還沒察覺到,那就是已經上演的一個舞台劇—憲改。

太陽花運動拋出了全盤配套憲改的議題後,民進黨對這議題能不能得到民眾的呼應半信半疑,於是在2014年4月初做民調瞭解。調查出來的結果十分令民進黨吃驚:

竟高達68.7%民眾認為目前政府體制不能解決重大爭議,必須憲改,又有68.8%民眾認為必須召開公民憲政會議。此後,民眾對於憲改的渴望愈來愈高,最近已經有8成民眾支持憲改,而且渴望的強度也愈來愈強,依據新台灣國策智庫的調查,令人吃驚的是民眾「非常支持」憲改的竟然由2014年12月的31.1%竄升到今年4月的50.0%。這樣的高支持率和高強度創台灣社會歷年來各項改革議題的超高記錄。民意反應的高度和強度令各政黨措手不及,提不出完整的方案,目前只能提出零星不成配套而兩黨又南轅北轍的憲改項目,於是兩黨只好都同意憲改分兩階段進行,第一階段先通過容易形成共識的項目。

如今兩黨勉強出現了兩樣共識—降低投票年齡和政黨選舉分配席位門檻。問題是,這兩樣雖然是公民運動團體重視的,政黨加以呼應可以解消來自公民團的壓力;但是這兩項卻不是廣大民眾和公民團體的最愛,民眾真正最愛的是權責分明的憲改體制,如恢復閣揆同意權、總統不能兼任黨主席等,其次則是修憲門檻的降低,而後面這一項也是公民團體認為一階段應該第一優先憲改的項目。

現在是,超強的民意支撐起了憲改的大舞台,但上台的政黨的演出水準卻距離民眾的期待非常遙遠。假如分成兩階段後,在第一階段,國會不只不能通過民眾最期待的內容,甚至於次期待的也不通過,只通過了民眾還沒有共識很可能在公投會被封殺的項目,那麼民眾對政界的反彈可想而知。然而這困境卻正好提供王金平一個演出的很好機會:

假如能在他的努力下國會通過比較好的第一階段憲改內容,將對他有非常有利;有趣的是如果他很努力但是受到抵制而不理想的話,他也同樣受到同情而獲利而其他的人將遭民眾反彈。這一來,高達8成的民眾因為痛苦而形成渴望改革的強大動力,竟然因為王金平當國議長而佔據了絕佳戰略位置最有把他轉換成自己的爆發力的條件。

當然,要這樣做,他仍然要克服兩個兩難:

一、國民黨的憲改方案是內閣制,那麽他若真想替國家人民做事為什麼要選他認為將來縱使不成為「虛位」,也將大幅放權給行政院長的總統?

二、由於目前藍綠走到基本盤均勢,而階段性民意又比較傾向民進黨的情境,於是在選舉過程中有一個趨勢會愈來愈明朗,那就是,國民黨的立委愈選愈辛苦,大勢顯示民進黨將成為國會的多數,那麼他將必須交代在國民黨國會敗選的情況下他有沒有能力當總統,他要當一個怎樣的總統。

這兩個問題都在考驗他。只是,無論如何,儘管國民黨大勢不妙,翻盤不易,但是由於台灣已經走到一個非常奇持的關鍵憲政時刻,而兩大黨又因各自盤算而僵局難解,於是他一旦參選將註定會展現和他個性毫不相稱的爆發力,使一個徹頭徹尾的保守黨,他的總統候選人乘上大改革的順風車,有機會標榜為憲改的領航人,在國民黨走向立委大敗時,總統選舉卻有拚頭,告別立委比總統好選的時代,讓王金靠他詭異的爆發力勉強撐盤。

這樣,一個有史以來最傳奇詭異大選即將登場。

原刊於美麗島電子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