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現在不是評審酸藝人,藝人罵評審的時候

2015/9/28 — 17:55

〈在沒有雨水滋潤的星球上是無法付出愛的吧〉 MV 截圖

〈在沒有雨水滋潤的星球上是無法付出愛的吧〉 MV 截圖

國語歌曲中,最長的歌名是哪首歌?

「是不是這樣的夜晚你才會這樣的想起我」,17個字。

錯,曾經是。但是在2008年以後已經屈居第二,第一名是冰淇淋少女組所唱的,「在沒有雨水滋潤的星球上是無法付出愛的吧」,19個字。

廣告

這個六人少女組是日系早安少女家族第一個台籍團體,2008年成立,2010年解散,出道時間很短,而且聽過的人應該很少。所謂的偶像團體,在這幾年來一片的很多,綜藝節目稍縱即逝的也不少,用過江之鯽形容或許不足以形容這種「慘狀」。慘狀,是的。從這次金鐘獎評審與藝人之間的鬥嘴,我們就可以知道有多悲慘。這讓我想起多年前立法院與國民大會的衝突,兩者之間互罵蟑螂與垃圾。殊不知其實真正的問題不是立院,也不是國大,而是這部憲法。

大家來看幾個數據:根據中華民國剪輯協會在2015年的統計,就製作經費而言,台灣的戲劇節目,一集平均是205萬(編按:台幣,下同),甚至有低到40萬;中國是736萬、南韓是1738萬、日本是1973萬。就綜藝節目而言,台灣一集平均是96萬,中國是3381萬,南韓是288萬,日本是1630萬。

廣告

看清楚了嗎?台灣的製作單位,是在「不可能」的預算當中,製造出評審口中「不入流」的作品。如果現在大家都講究專業,給香蕉的錢就只能請得起猴子,那麼這樣的錢是給狒狒嗎?錢不是萬能,沒有錢卻萬萬不能,評審如果知道這樣的慘狀,怎麼好去責怪這些藝人沒有長進?是錢沒長進,不是藝人沒長進。遑論這些製作費,有部分流向根本就不在製作節目,而是去了製作以外的地方。

現在不是評審酸藝人,藝人罵評審的時候。我們應該仔細想想,我們繳交的有線電視費到底在哪裡?

「你知道我知道獨眼龍也知道以我一秒鐘幾十萬上下當然要搶錢搶糧搶娘們關門放狗打我啊笨蛋只要有心人人可以上薇閣我比我乾爹聰明他上了賭神的當沒出公海就殺人我跟巴拿馬的總統也有些交情我佈了這個局佈了一年之久我聚賭頂多罰三千你殺人最少要要坐三十年的牢龍五手上只要有槍誰都沒有辦法殺他」

洪秀柱都要統一中國了,我們還竟然可以忍受賭神一直在千賭湖。

你說,仇笑癡知道了,會不會一直笑我們癡?他跟賭神對賭的地方,還有小鬼當街的電影看板,那一年是1994年。21年前的電影,怎麼好意思繼續放?那一年看完電影以後結婚生子的情侶,現在孩子都有投票權了,這些有線電視頻道業者怎麼好意思這麼惡搞?

要挽救現在的節目,不是評審與藝人互相指責就可以的。立法院可以修改有線電視法,讓系統業者不再分掉大部分的收視費,電視台也不應該再追求降低成本的經營方式。一旦觀眾付出的收視費,能被頻道業者或藝人取得大部分的所得,才有誘因能夠拍出好看的電視節目啊。

如果,我們只是在看藝人與評審互罵的好戲,忘了系統業者才是收取我們這群肥羊費用的始作俑者,如果NCC只會管哆啦A夢有沒有霸凌,忽略系統業者的龐大利益;立法委員只管收取系統業者的政治獻金,對於選民的收視權益置之不管。

觀眾們,你就繼續看世間情的美少女戰士好了!在沒有雨水滋潤的星球上是無法付出愛的吧!

 

 

原刊於作者博客;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