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甘比亞事件和雪崩斷交潮

2016/3/21 — 11:25

蔡英文(資料圖片)

蔡英文(資料圖片)

儘管臺灣外交處境委曲到極點,不過馬總統自認為16年來最成功的政績就是外交和兩岸。因此,在卸任前夕,他忍不住非到拉丁美洲進行一次外交成果的最後巡禮不可,不料北京就在他的出訪期間和甘比亞正式建交。他自傲的「活路外交」、「休兵外交」竟這樣收場,真令他氣壞了,他表示消息傳來,他澈夜不眠,表示「強烈不滿」。 

由於總統選舉辯論時蔡英文主席曾質問:「八年外交休兵,造成外交人員不知為何而戰,都在看中共臉色。」於是綠營人士也就跟著嚴厲責難「馬總統活路外交澈底破產」 。 

然而,由於甘比亞早已不是臺灣的邦交。因此,站在這基礎上北京和甘比亞建立交,北京非常簡潔地強調,北京與甘比亞建交本身沒有任何針對性。 

廣告

只是北京的說法臺灣聽不進去,幾乎清一色認為北京的針對性夠清楚了,而且北京放出訊息針對的對象是蔡主席,根本不是馬總統─就像馬習會一樣:馬習會不是為了獎勵馬總統,這次甘比亞事件也和修理馬總統無關。 

一者,對甘比亞,中共並不是主動拔臺灣的椿,而是在甘比亞這個人口兩百萬的非洲失敗小丑國家對臺灣斷交後,北京拖延了兩年後才建交,再者,宣布建交的當天,北京外交部上午約9時,就通知部份駐北京的外國通訊社「有重要採訪活動」,卻未說明內容,外媒空等2個多小時後,採訪又被取消,到晚上北京官方正式宣布的又是「建交和臺灣無關」,過程很不正常,可見北京處理這件事頗經謹慎拿捏,因此看到這現象的臺灣學界雖然認定北京意在對未來兩岸關係提出警訊,但是力道大有斟酌,張五岳說,「這是對民進黨的輕度施壓。」林中斌說這是「軟性暗示」。 

廣告

有趣的是,儘管長期營造鴿派角色的馬總統和陸委會都氣壞了,陸委會跟在馬總統之後發表措辭強烈聲明,痛批北京和過去8年雙方相互尊重、友善對待的方向背道而馳,斲傷兩岸互信基礎;但是傳統的鷹派人士反應的調性反而平和,例如,國安局長楊國強表示,對於中共的反應,我方感受不像以前理解這麼平和,顯得激烈,但國安局還抓不出中共表現出敵意,需要進一步蒐整;又如批評馬總統外交休兵,令外交官不知為何而戰的蔡英文主席說「希望北京沒有任何針對性」,語意上對北京沒有針對性的說法雖然仍然清楚地表達了保留的態度,但是措詞上則求委婉,而且她既對北京喊話:兩岸間在國際上的針對性的競爭,無益兩岸關係的正常發展,又對國內喊話,外交沒有藍綠,需要全體國人團結面對,一致維護我們的國際地位。 

行政院長張善政的說法很代表臺灣政界普遍的見解:「即便中共說甘比亞已經和臺灣斷交2年多,但他完全不能接受,因為這會暗示、引導臺灣其他邦交國家認為可以循甘比亞模式,先斷交休息一、兩年再建交,好像對岸就沒有責任。」 

假如甘比亞事件真的是北京對新政府發動外交攻勢的開始,那麼北京會走到多遠,媒體紛紛出現「中國恫嚇蔡英文」、「震撼彈」、「雪崩式斷交潮」等等報導標題,在這氣氛渲染之下藍綠中都有這麼一個極端的看法: 

蔡英文主席迄今對北京的回應距離北京設定的標準仍然有巨大的鴻溝,蔡英文主席在520就職演說中如不明確承認九二共識就必須承認一個中國原則,否則在外交上必然遇到地動山搖的打擊,遭遇到「雪崩式」的斷交潮。 

「雪崩式的斷交潮」來自於去年林中斌教授的說法;只是當現在一堆人跟進時,林中斌看法幾乎調整到和他的跟隨者完全不同了,他說: 

「中國對蔡英文的軟性暗示,希望蔡把選前說過的話、做過的事,在就職演說再說一次,包括承認92年在香港有一會談,會談中大家有不同意見,但秉於相互諒解,求同存異,而非曾主張的兩國論,否則我友邦恐發生骨牌式斷交。」 

從外交理性決策角度來看,林中斌現在的看法應該比較持平。 

且從「真的不幸臺灣遇到斷交潮又如何」這假設來探討: 

事實上臺灣在退出聯合國之後早就歷經雪崩式的斷交潮。在那段斷交潮中,臺灣和全世界上所有重要到中等地位的國家全面斷交。到如今,剩下的22個邦交國是這樣的: 

總人口9千7百萬,佔全球人口1.3%,平均人口441 萬,其中一半國家人口不到百萬,四分之一的國家不到十萬。和臺灣貿易額22國合計佔臺灣對外貿易總額不到0.5%。實質的關係非常薄弱。 

這些國家中只有巴拿馬,人口雖少卻因為是巴拿馬運河所在地,戰略地位顯赫非凡,只是一方面,臺灣通過運河的船清一色是掛外國旗的權宜輪,另一方面,臺灣又是東亞的中型國家,不可能認為自己是全球戰略玩家,關心巴拿馬的戰略地位意義不大。 

於是相比之下,這22國再斷交,雖然仍是臺灣的大痛,但和上一波斷交潮比較起來,對臺灣傷害的嚴重程度根本是天差地遠。 

如今,北京雖對臺灣政界的一些主張,包括國民黨的一中各表和綠營的台獨完全不能接受;但是,北京仍然強調拉攏臺灣人民是他統戰工作中的重中之重,那麼北京發動斷交潮的結果將:是對臺灣人傷害有限對自己的統戰目標傷害很大;不只是這樣,北京有國家實力發動雪崩式斷交潮,雖然輕而易舉;但是明顯和當前的大國戰略舖陳會產生杆格效應。因此總的來說成本效益不合比例。 

另一方面,九二共識尤其是一個中國原則,在臺灣社會支持度偏低,反對九二共識和一個中國原則更是民進黨支持民眾的基本信念,民進黨如果擔心雪崩外交而明確承諾九二共識和一個中國原則,政權基礎將劇烈動搖,同樣是成本效益不合比例的選擇。 

事實上斷交潮一旦發生,受傷最重其實是國民黨而不是將來的民進黨政府。因為中華民國的國際承認一直是國民黨過去維持對內統治合法性和正當性的最重要象徵;如今仍然是國民黨在臺灣佔有一席之地的神話核心成分。 

我們雖然並沒聽到林中斌教授解釋他調整看法的理由,但是經過這一番分析,我們可以大膽地說他的調整是有基礎的。因此,儘管520之後,兩岸關係勢必比過去幾年緊繃,臺灣和巴拿馬的關係更值得擔心,但是陳一新教授說的臺灣外交上將面臨「雪崩式斷交」的具體「粉碎」行動,恐怕是過度悲觀的講法。 

 

原刊於美麗島電子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