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用一面平整鏡子看對岸 — 郝明義談新書《如果台灣的四周是海洋》

2015/9/21 — 18:00

「很多人聽了《如果台灣的四周是海洋》這個書名,都問我:我們的四周不就是海洋嗎?難道不是嗎?地理條件上,是。但是在心態和認知上,我們不是。」

— 郝明義

創立大塊文化的郝明義,2008 年曾經舉家旅居北京,回台之後出任總統馬英九的國策顧問,直到 2013 年反對《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而呈辭。距離 2016 年台灣總統大選,只剩下不到半年的時間,郝明義出版新書《如果台灣的四周是海洋》,分析島嶼當下面對的恐懼、希望,援引近年的公民運動作例子,期望在大選之前提供參考。

廣告

郝明義接受《立場新聞》文字訪問時強調「如何把兩岸關係維持一種動態的平衡,是關係台灣的生死大事」,並提出認識島嶼四周環海的局面,台灣才能一步一步走下去。

近年台海互動接觸漸趨頻繁,從民間的文化學術交流,到經濟商貿的合作,郝明義分析文化上兩地有共同的紐帶,經濟上大陸又是重要的市場供給來源,政治體制卻出現迥異,軍事甚至有「一千多枚導彈瞄準台灣」,這種複雜的背景下,他發現台灣人對於大陸的印象懸殊。

廣告

「我經常聽到人們在談到對岸種種的時候,流露出的羨慕、焦急、感嘆,甚至拿對岸來對比的時候,對自己的社會、政府、掌握資源的人、對未來沒有企圖心的年輕人有諸多不滿。也有人相反。講到對岸,則完全不屑、厭惡,或者即使提起來也是不值一顧。」

個人的迎拒,引伸出來的是卻是統獨的大命題。郝明義認為社會有所謂「急統」與「急獨」之別,無論統獨都像是用「哈哈鏡」看對岸。面對大陸,他認為台灣需要的是一面鏡子。

「急統像是凹鏡,把對岸扭曲到只剩下大的、美好的影像。急獨像是凸鏡,把對岸扭曲到只剩下小的、凶惡的影像。但事實上,我們不該用凹鏡,也不該用凸鏡來看對岸。看待對岸,我們需要用的是鏡子。一面能真實反映對岸現實的平整鏡子,也是一面可以藉由兩岸的對照,而成為我們調整自己的鏡子。」

美化或者妖魔化無助於調協兩岸平衡,郝明義用了台灣地理上的特色,提醒島嶼上的人所遺忘的冒險精神。他指出,四面臨海的台灣長期背向海洋,固守小農耕作的保守心態,忘了面對海洋該有的冒險探索,「使得我們身處豐饒之中,卻看不清自己的資源,反而一路製造越來越大的破壞,終致深陷困境,甚至絕境。」

推出新書《如果台灣的四周是海洋》,郝明義想要提醒台灣人三件事情。

第一,善對海洋,不要做些專門破壞海洋的事,包括:海岸線以及海洋資源等。

第二,發揮奔放與冒險的精神。海洋裡動盪、風波是常態,甚至是乘風破浪的時機,讓台灣與世界相連接,而不是與世界相隔離的險阻。

第三,體現海洋包容萬物的精神。

以海洋為喻,郝明義想要說的是,不光是地理的事,也是一種心態的範式轉移。談兩岸,容易掉進統獨的二元;說台海,不難發展出互相敵視或艷羨的情緒,然而在這些習以為常的想法以外,我們還能怎樣突破,才是走出去、走下去的關鍵,一如郝明義在新書發佈會上所言:「台灣只有在把自己放進僅有和對岸在一起的地圖裡,才會邊緣化;把地圖放大來看,台灣永遠都在太平洋亞洲的一個關鍵樞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