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田弘茂掌海基會,恐無助兩岸解凍

2016/9/5 — 15:17

田弘茂(資料圖片)

田弘茂(資料圖片)

新政府海基會董事長人選蹉跎了一百天後終於出現了一個從來沒有人想到的田弘茂。 

田弘茂,1938年出生,現年77歲,被批評幾十年來平均年齡最老的內閣,現在居然找來77高齡的田弘茂主掌海基會,何況他還有台獨背景,當過陳水扁的外交部長,這些都太令人意外了。 

當年,1990年,海基會成立,辜振甫當第一屆董事長,時年73歲,第二年汪道涵當第一屆海協會會長,時年76歲,兩老對口大家都已經很驚訝了,沒想到當年兩老,都還比今天的田弘茂年齡小。 

廣告

年齡倒還其次,更重要的是中共反扁反獨立場鮮明,居然在中共把兩岸帶進冷對抗而蔡總統急著解套的當前用了背景既扁且獨的田弘茂,豈是明智之舉? 

由於田弘茂的背景,人事一旦宣布,激烈獨派人士喜形於色,紛紛讚美總統用人得當,甚至與有榮焉地津津樂道當年共同為台獨奔走的舊事。 

廣告

這些美詞聽在一心一意想和北京改善關係的蔡總統耳裡,心中感受如何可想而知,陸委會主委張小月於是公開說明任命田弘茂是向大陸表示善意。這話,兩岸統派人士自然聽不下去,大大反彈。上海台灣研究所常務副所長倪永杰說,這是蔡英文向深綠靠攏的第一個訊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警訊;北京清華大學台灣研究院副院長巫永平也表示,兩岸關係趨冷,但任命綠營人士出任這一可發揮一定作用的職務,是一大錯誤。 

有意思的是,北京對台灣這一個人事案反應倒是篤定,國台辦回應得毫無表情,只強調誰當海基會董事長,人不是問題,關鍵在於承不承認九二共識。 

蔡總統到底考慮過多少人接掌海基會,我們並不淸楚,消息傳聞最多的本來是宋楚瑜、王金平,加上現在的田弘茂,三個應該是最被認真徵詢的。 

三個人會受到蔡總統屬意,三人都在北京多少有一定的人脈是個關鍵。毫無疑問,直到三個月後才突然任命田弘茂,說明的正是三人在總統心目中的優先順序差別實在很大。 

蔡總統對九二共識都只願意講到尊重九二年的歷史事實而不可能說出承認九二共識。總統這調子田弘茂是支持的,但是宋、王是承認九二共識的,三個人在這一點的差別蔡總統當然知道,這恐怕是宋、王優先被考量的原因,也是激烈獨派在田弘茂出線前對蔡總統反彈的理由。 

宋、王兩人都是做事綿密的人,都不可能不打探消息就貿然上任,但是他們私下得到的北京回應,恐怕和國台辦公開的話沒有什麼不同,那就是人不是問題,中央政府承不承認九二共識才是關鍵。王、宋兩人也因此一再呼籲政府處理九二共識,一旦不得要領,知道事不可為,只好知難而退。 

為什麼退,關鍵在於海基會董事長雖然台灣有自主任命權,但是上任後去不去得成大陸,決定權在大陸,無論如何,以王、宋兩人深藍大老身份,要是掛了海基會董事長的頭銜卻去不了中國,豈不成了大笑話,兩人當然只有退了。 

田弘茂接受蔡總統徵詢後說,這安排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有幸出任此一職務,他願意「義不容辭」地承擔挑戰。言下之意是他在北京雖然也有一些人脈,但是顯然是還沒有和宋、王一樣先試探北京的態度就「義不容辭」了。為什麼田和宋、王不同,這樣爽快就接任了,原因當是: 

1、蔡總統不優先考慮田弘茂,除了宋、王兩人承認九二共識,田不承認之外,還因為宋、王兩人在台灣還有一定的政治能量,蔡總統希望他們的能量在當董事長後面對北京,或是台灣內部都可以發揮作用;也因為愈有政治能量就等於政治負荷愈重,所以兩人必須先問清楚再上路,但是相對的,田弘茂自稱不是政治圈中人,這一來,一些宋、王顧慮的事在田自然就不是問題。 

2、田弘茂綠色的出身,可能使他對綠色政府有和宋、王兩人不一樣的責任感,使他「義不容辭」。 

3、當然也可能是他在北京關係的層次遠不是媒體所放的消息那麼好,不一定能獲得足夠據以判斷的訊息。事實上,府方認為由於他北京高層關係良好所以受李登輝重用,恐怕是個誤解。 

由於田弘茂雖然綠色出身,也跟台獨人士有淵源,但是畢竟他行事低調,從未被認為是激烈份子,也因此在北京多少還有一些關係,這應該是雖然一些中國台研學者對他開砲,但是北京官方低調處理的關鍵。 

有了這些條件,再加上比起宋、王,田弘茂是真正的中國、兩岸關係專家,又有涉外交往的經驗,於是綠營方面陸續有期待他改善兩岸關係的說法,陸委會也這樣講,田同樣這樣自許。 

然而這和柯P認為自己可以透過舉辦雙城論壇為兩岸關係解凍一樣,恐怕並不那麼切合實際。台灣雖然一直有一些人習慣於只要找得到適當的人,事情就可以喬得通的想法,無論是宋、王或田會被屬意掌理海基會,都是出於這一個慣性的思維,問題是在遇到涉外的大戰略問題時,不提昇到戰略層次因應,只靠人喬是行不通的。 

在當前北京對台灣冷和或是冷對抗的戰略設定下,海基會董事長如安排激烈台獨人士固然會激怒北京,安排一個北京幾乎認為是自己人的,而他因此沾沾自喜就接受了的話,北京也同樣會惱火。 

安排激烈台獨人士會激怒北京,這不用解釋。如果找王金平結果其實也一樣,因為王雖然連溫和台獨都不是,但是他在反服貿、反馬一役之後還接掌海基會,習近平若不大大對台灣翻臉,大概就得跟共產黨內的基本教義派翻臉了。 

至於宋,如果接掌海基會,北京的態度一定是,我定下了對蔡英文冷處理的調性,你宋楚瑜來攪和什麼勁,宋恐怕有得排頭吃。 

至於田弘茂,北京的看法是你愛用你的人,他也不算離譜,那就隨你,反正我不會讓他登陸。 

蔡總統一開始在兩個最不適當的人中轉來轉去,一轉就是百日,總算轉回一個「適當」的人身上了。只是所謂適當,並不是像一些人期待的,可以有機會為兩岸解凍,而是在冷處理的調性下北京可以不傷腦筋地平淡回應。這當然也意味著在可見的未來海基會董事長將是個閒差,既然如此,這又產生了一個很吊詭的效應,那就是不管李總統那麼地不信任他到底為的是什麼,現在都已經無關宏旨了。 

調性既然是這樣,新政府強調田弘茂會帶動兩岸解凍,如果是表達對北京的期待則無可厚非,理當如此,但是新政府這樣講似乎更像要安定國內人心,假如真的是這樣,那是不智的短視作法,因為北京對台冷處理的戰略在可見的未來都看不出調整的可能,這樣的情況下,民眾被總統鼓舞起來的期待一旦落空,民眾對總統的信賴感恐怕還得下跌。 

目前,在冷處理的定調之下,北京唯一留下的空間顯然一點也不在海基會董事長誰來當,而是還在習近平在馬習會中拋出的南海議題,這一點,蔡總統也看到了,只是在當前國際形勢之固然拱出了這一個空間,但是也同樣在國際情勢現實的制約之下,台灣要順利運作恐怕是難上加難。 

 

原刊於美麗島電子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