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甲和骨是兩回事

2015/12/29 — 13:14

《鐵雲藏龜》的出版,引起了羅振玉的興趣,開始比對研究從《鐵雲藏龜》裡拓出來的這些字。

《鐵雲藏龜》的出版,引起了羅振玉的興趣,開始比對研究從《鐵雲藏龜》裡拓出來的這些字。

極度敬重、崇拜文字的一個文明卻任由最早的文字一直埋藏在地底三、四千年之久,一直要到十九世紀末才得見天日。發現甲骨文最關鍵的年份是一八九九年。在此之前,中藥裡就有一種藥材叫做「龍骨」,那顯然是將動物骨頭的化石研磨入藥。有幾個地方盛產龍骨:廣西、雲南、廣東的西邊,北邊有山東半島沿海地帶。這些地方都是因為地殼隆起,造成地質變化,將原來埋藏在土地裡面的動物骨骸封存入更深的地底下,變為化石。所以今天在中國研究古生物化石最理想的地方也就是廣西、雲南、貴州這一帶,這一帶甚至出土了極為重要的恐龍化石。

然而在十九世紀的後半葉,竟然是在這些傳統中心之外 ── 河南地區發現了龍骨。這地區發現的龍骨,被賣到中藥店時,有些中藥店的人注意到了,挑剔怎麼看起來像是被小孩子塗畫過的?最早挖到這一批龍骨的一個農民,不得已就只好進行「加工」。挖出一塊龍骨,只要發現上面有刻痕,就拿刀想辦法把它刮掉,然後再拿去賣。可是加工過的龍骨還是賣不到好價錢,因為人家就說:「這上面怎麼會有亂七八糟的刮痕呢?為什麼你不拿完整的龍骨來呢?」

廣告

這個農民很苦惱,覺得好不容易有個發財機會,挖到了龍骨,卻偏偏是劣質的龍骨。於是他就對周圍的人抱怨:「龍骨挖出來時,上面就是有這些刻痕,不是我,也不是小孩弄的啊!」

這件事在一八九九年,清光緒二十四年傳到了關鍵人物王懿榮耳中。王懿榮和幾個朋友──包括羅振玉和《老殘遊記》的作者劉鶚──在聊天的時候聽到這個消息,他們意識到那些有刻字、有刻痕的龍骨,可能不是什麼簡單的東西。接著他們積極去找來了河南那邊龍骨的一些拓片。這些學過古文字,從金石學入手碰過金文的人,覺得這些文字看起來很不尋常。王懿榮是大官,就出了一筆錢將河南的龍骨悉數收購了。

廣告

一八九九年王懿榮收了這批龍骨,次年就發生「庚子事變」,八國聯軍攻入北京的巨變,事變中,王懿榮投井自殺殉國。王懿榮死後,一度沒有人敢接收他的這批龍骨,因為傳言這些從地底下挖出來的東西,上面還有字,想必是不祥的咒語,不小心的話,會把災厄弄進門。還好有一個人不怕不信的,將王懿榮所有的龍骨接收去了,那個人就是老殘劉鶚。

在思想與個性上,劉鶚是個與當時清末社會格格不入的怪人。劉鶚仔細整理王懿榮的龍骨,出版了一本目錄 ──《鐵雲藏龜》。《鐵雲藏龜》(因為劉鶚的字「鐵雲」)是中國甲骨文字研究上第一本重要的書。

《鐵雲藏龜》的出版,引起了羅振玉的興趣,開始比對研究從《鐵雲藏龜》裡拓出來的這些字,與金文、大小篆之間的異同。另外一個投入研究的人是王國維。王國維在學術推斷上最是膽大心細,他寫了一篇論文,明白宣告:《鐵雲藏龜》中蒐集的這些文字,應該是金文之前或與金文同時期的中國古文字。事後證明,他這個判斷完全正確。

平常我們都是「甲骨」連講、稱「甲骨文」,但是別忘了,甲和骨是兩回事。骨通常用的是牛肩胛骨,少數也有用鹿的肩胛骨。早在二里頭,甚至更早的大溪文化裡,就已有用牛肩胛骨或鹿肩胛骨進行占卜的證據。二里崗是早商的夏文化中心的重要遺址──商人已經克服了夏人,但是夏人繼續居住在原來的地區──也發現許多類似的東西。鄭州二里崗出土了不少卜骨。為什麼知道那是卜骨?因為這些骨頭有一面被用青銅鑽具鑽了一個洞,而且有燒炙的痕跡。鑽洞造成骨頭厚薄不平均,在鑽洞處加熱,骨頭另一面很容易就會出現裂痕,解讀裂痕的形狀與走向,來占卜求取答案,這顯然是新石器時代後期就開始出現的一種人類預知吉凶的方式,而且流傳很廣。

在安陽出土了特別的卜骨,後面已經鑽了洞,但是前面卻沒有卜痕。這告訴我們卜骨要先進行整治,一次可能整治一批,以備需要時使用。此外,一片卜骨通常不會只鑽一個洞,一個洞占卜一次,一塊卜骨、卜甲不只用一次,可以重複多次使用。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