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甲骨文上的歷史

2015/12/29 — 23:18

在與商朝無關、無法確認屬於商朝的遺址中出現的,都是卜骨,沒有卜甲。只有在與商人、商朝相關的早商、中商,尤其是晚商時期遺址中,才有卜甲。卜甲是商人獨特的標記。用卜骨來占卜,很可能不是商人發明的,然而商人在運用別人發明的占卜方法時,加上不一樣的成分,用了龜甲來做為透顯神喻的主要媒介。

從卜辭上看到的地名,可以整理出商朝後期的疆域範圍。從考古上的觀察得知,商朝、商人從早商的丘,然後到鄭州,到晚商以安陽為中心,而卜辭所見地名也不出這一帶。目前出土的卜甲,都是在這一帶發現的。

但是卜甲的來源是海龜,海龜的原產地當然不會在這一帶。海龜來自東邊或南邊的海洋。其他地方使用卜骨,卻只有商人遺址中出現卜甲,說明了兩件事:一、更加確證了商人和東方的密切關係。商人來自東方,起源處很可能靠海,然後才慢慢向內陸發展,克服夏人之後,進入中原。二、到了晚商,商人主要活動區域集中在安陽附近時,他們仍然有足夠的資源,也控有夠暢通的交通運輸管道,繼續取得來自海邊的龜甲。

廣告

安陽的兩大發掘成果,一是青銅器,其原料的來源偏西方;二是龜甲,其原料則來自東方。這兩樣東西的存在,幫助我們畫出了商人可以控制、影響的廣大區域版圖。他們必須要能掌握這些地區,至少掌握這些地區的生產及其聯絡安陽的運輸路線,才有辦法在安陽創造出這樣的文明。

卜甲中較常見的是腹甲,海龜肚子下面的那一塊。腹甲沒有背甲那麼厚,也就比較容易鑽鑿。然而腹甲有一個缺陷,不小心會裂成好幾片。所以也有用背甲的,不過如果用背甲,就必須先打磨,整治之後才能拿來當作卜甲。

廣告

卜甲的背面大約都有十幾個鑿痕,每個鑿痕燒一次,在正面製造出一道卜痕。卜痕旁邊就有甲文,用以記錄並說明,為什麼要卜。卜骨上所刻的字,已經出現了傳留至今的習慣,由上而下、再由右到左;然而卜甲上面的字不一樣,卜甲的寫法是由上而下,然後外面寫到裡面,所以右側的卜甲,字就由右往左排,左邊這一邊就由左往右排,這是在卜甲上寫字的慣例。

有一批挖掘出土的卜骨,上面有刻字,但是卻沒有任何卜痕。這一批卜骨讓研究者很困惑,因為這一批卜骨的字特別難認。甲骨文有四千多個今天無法辨認的字,有不少就出自這一批卜骨。許多甲骨字典中會對這批卜骨中出現的字,另外加注標示,因為這一批卜骨的字,很多和我們整理出的甲骨文基本文法不相符。陳夢家的猜測應該是最合理的──這批應該是「練習骨」,練習刻字用的,所以字常有錯,而且字與字不見得連綴成文。

大部分的字刻在牛骨跟龜甲上,但有一小部分卻刻在人骨上。我們在商朝的人骨工坊裡找到上面有字的骨片。這些人骨──包括其上刻寫的字──顯然和戰爭有關。透過甲骨文資料,我們對「殷末征人方」這件古文獻留有記錄的事,增添了許多驚人的理解。

每一次出征打仗要占卜,有了與戰爭相關的消息傳來了也要占卜。在祖甲、祖乙的時代,最常有的占卜辭就是:卜未來十天吉利不吉利?王一占,占說十日之內可能有禍,不到第十天就有「驗」──消息傳來,人方攻打了我方的哪一個邑,如何如何。

藉由整理這些資料,我們知道了殷末和人方、鬼方的爭鬥極度慘烈。甲骨文上留下了一口氣最多殺掉兩千多個俘虜的紀錄。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