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搖滾遇上青銀共居(上)— 台北玖樓

2019/1/26 — 12:46

作者攝

作者攝

背景知識:

青銀共居 — 
2017 年中,台灣新北市政府城鄉發展局與民間單位玖樓共生公寓合作推出「三峽北大青銀共居居住實驗計畫」,從位於三峽北大特區的社會住宅中,抽取 3 戶作為示範戶。玖樓應用原先於台北改造共居公寓的經驗,透過空間設計與社會設計,規劃出「青銀共居宅」,對外招租。

玖樓 — 
成立於 2015 年、租不到像樣房子的台北。 
玖樓相信好的居住環境不只是硬體設備,更是關乎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藉由共同居住、生活,讓我們在疏離的城市中重新建立社區,也共同想像並實踐理想生活的樣貌。

廣告

前言:在居住空間以外,其實共居是甚麼?

在本地開展共居項目第一個難關就是房間的大小,港人於居住這個概念上,對於空間大小是相當敏感的,稍一不慎共居空間便會落得「高級劏房」這種印象;與此同時,共居始終是一個為人所陌生的居住方式,就好如音樂一樣,有一些事物的神秘面紗是只有體驗過才可以一窺當中端倪,在居住空間以外,其實共居是甚麼?

廣告

契機:青銀共居

De Tesla 團隊因著獲得 MaD 創不同協作 — 創意產業工作者交流 + 實踐計劃的獎項之便,有機會住進由……(名字超長的)台灣新北市政府城鄉發展局與民間單位玖樓共生公寓合作推出「三峽北大青銀共居居住實驗計畫」公寓單位,因著這個體驗,團隊對共居這個概念多了一點了解亦多了一些看法,因此直書此篇。

「青銀共居」實在是一個令人即時閃出大量畫面的概念,並且會即時併發出大量以個人經驗出發的生活想像:
會不會當銀髮長者就寢的時候,年青人們都快要以做口形的方式去對話呢?
會不會在這個年齡斷層之間,相互擁有的共同話題會很少呢?
會不會在說起政黨或政見時,大家會出現火爆場面呢?

直至置身其中的時候,我們自會發現無論是青是銀都不過是人,那大抵就是「人人共居」。

體會:人人共居

雖說年輕人和銀髮族的生理時鐘終歸是有一點差異,但是在「自主地選擇自己的生活節奏」這一點上每一個人卻是平等並十分相近的。青銀共居的宿友都明確定以身體力行的方式,展示了活出不一樣的生活節奏不是因為年齡,更是出於選擇,其中一個很富喜感的例子是:最早睡和最晚睡的都一樣是銀髮族。

就如曾經和你一起共住過的人一樣,人與人之間就是會有磨擦和紛擾的時候,而存活在那些紛擾的背後不乏文化衝擊、歷史洗禮、經濟壓力、身體狀況等因素。

可以想像到與一幫不是由自己所選擇的朋友一起開展生活,以開會的方式解決糾紛、共同制定生活約章以達至宿生之間有規可循、選擇以溫和或強硬的姿態去保護甚至悍衛自己的信念等,都會一一在共居當中發生和體現;當中所花的時間、願意聆聽的心思和尊重卻不失尊嚴的心力,是共居者(宿生)不可或缺的,這意味著居住空間大小不比宿生的素質來得重要。

換句說話:共居是需要共居精神的。

反思:不是人人都適合共居

真的,請相信我,不是每一個人都適合共居的。
台北玖樓的共居經驗驅使我主動接觸在香港經營相關項目的好友,去了解一下香港在此題目上的發展情況,發現本地宿生質素一直都是一個弱項。

隨著不同的宿生配搭,不同的生活約章便會隨之產生,因此每一個不同的共居空間都有著自己的家規;更需要留意的是隨著宿生的轉移,那些約章便呈現流動的樣式了,因此約章會隨著不同的宿生而更新。

共居說到底不是一個「我付了錢就是大爺」的生活方式,如果抱著我是來這處單純解決居住問題的,單純想有一個空間給自己生活而不希望與人共存共處,便很容易墜進了高級劏房的迷思當中,因為共居空間是一個需要大家互相去學習付出的地方。

因此,每一位宿生的付出方式都不一樣,可以是別人煮飯你洗碟子,可以是每個月規劃三十小時陪長者聊天,亦可以是一起吃飯的時候自己外帶菜餚回「家」與同桌的宿友分享,如果未能把這個概念把握得好,不愉快的相處亦會隨之而來。

後續

下一篇我們聊聊共居經營者的角色,以及 De Tesla 團隊怎樣用音樂嘗試在共居空間這一片藍海產生介入。

玖樓的公共廚房及社群空間(圖片來源:9floor 玖樓 Facebook)

玖樓的公共廚房及社群空間(圖片來源:9floor 玖樓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