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發現「夏商周三代」還是有意義的

2015/12/22 — 17:1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我們可以用一條新的脈絡來看待夏商周。原先的時間縱軸關係必須加入不同空間分佈的關係。從距今四千年,一直到距今三千年,這一千年間,夏商周之間的確發生了共主更迭的變化,然而三種文化在這段時期內有很長時間是重疊並存的。

這三個民族後來會被記錄為中國起源的「三代」,主要因為各有本事。在那一千年的過程當中,這三個民族、文化處於競爭情況下,拉鋸競逐究竟誰能用更有效的方式組織更多的人口,獲取更多的資源。就是在這種競爭情況下,夏商周各有所長,而他們發揮的長處不只讓他們得到共主地位,還保存了很久,變成後來中國文明的基礎。

廣告

夏人最有可能的重大突破是將夯土技術用於興建城牆,改造了中國新石器時代聚落的形式,讓它變成以城為中心,向外放射,重新編組人口分佈為城間、城邦關係。

商人基本上是一個「鬼神民族」,他們擅長運用人所不能理解的現象進行恐嚇,將許多不同的氏族收編在旗下。掌握鬼神現象,要追求超越力量對人間的介入,所以才有了那樣的青銅器,也才有了文字。文字與占卜關係密切,文字本身就是神力的媒介。

廣告

周人則是在夏人發動的城邦改革過程中,最早或最有效地將地理空間和氏族血緣原則疊合在一起,巧妙運用氏族組織力量兜攏人力資源。周人最後為什麼能夠「翦商」,取商人的共主地位而代之?很大一個因素源於商的「祖甲改革」。

傳統上,商人相信祖先是現實世界的真正主宰者,祖先構成了一個外於現實卻能操控現實的鬼神世界。不過這個鬼神世界究竟長什麼樣子,誰在裡面誰不在,本來是很複雜而混亂的。混亂有混亂的好處,讓人有自由解釋鬼神世界的空間,今天我要攻打你,當然說你的祖先不在我的祖先的神靈領域裡,所以我一定會打贏你;明天我想跟你和解了,就可以改口說你們家的鬼也可以和我們家的鬼共處,你家的鬼和我家的鬼其實在「那裡」感情也蠻好的。

這樣的空間被「祖甲改革」給限縮了。「祖甲改革」重點就是建立一個鬼神系譜,只有這幾個祖先是被承認的,確定下來之後不能輕易再改。變成了一個封閉系統。這就和周人的氏族組織原則形成強烈對比。追索自己的親戚、親族關係,只要追得夠遠夠廣,幾乎可以將所有人都納進來。周朝靠著複雜的親緣、聯姻、親族關係構築一套極有彈性的夥伴系統。

「祖甲改革」後商人這邊的對外態度是:你們家的鬼都不能進來我們這裡,我們不承認你;周人那邊的對外態度卻是:算來算去我們都可以算作兄弟,兄弟什麼都好談。商周之際的變化,其實就是這兩種態度造成的勢力消長。事實證明周人贏了。周人贏了之後,進一步將氏族組織確立為封建制度,於是就奠定了中國後來的家族系統與家族制度。

夏商周三代離我們很遠,中間必定隔絕許多後來造成的誤解。藉由考古資料的協助,我們盡量排除這些誤解,發現「三代」還是有意義的,不需要像「疑古派」那樣徹底推翻「三代」的意義,甚至「三代」的存在。「三代」確實留下了許多很根本的文明遺產,至今規範著中國社會底層習慣或信念。

我們不該再延用一種靜態的中國文明觀,老以為中國文明一開始就這樣流傳至今,而要探索、知道這過程中有很多變化,有很多有趣的互動。例如夏商周的競爭與兩段改朝換代之際的變化絕對是歷史研究的大題目。可惜,我們今天對於夏商之際仍然了解得很少;但我們今天對於商周之際,已經有了很豐富的知識。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