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發生事情時,大家為何那麼喜歡先拍照?」

2017/8/18 — 20:42

Kevin Carter 1993 年攝於蘇丹。

Kevin Carter 1993 年攝於蘇丹。

呂秋遠律師,您好!我是個國中生,而我同學心裡有一個結,一直解不開,悶在心坎,想請律師給與他一些建言。

約莫上個月底,他在一個斜坡跌倒,那天下著大雨,雨勢不小,斜坡是磁磚鋪成,所以更加溼滑危險,加上摔倒方式特殊,導致粉碎性骨折和生長板損傷,但他跌倒的當下被許多路人「拍照留念」,學生、年輕人沒有人願意扶他、幫他,還有人一直在一旁笑,反而是較年邁的長者協助他撐傘,並尋找椅子給他休息,但因為腳傷太過於嚴重,逼不得已尋求救護車協助,而開完刀半個月後,他聽見同學繪聲繪影的說:「那個人浪費醫療資源,現在都可以來學校了!真不曉得他為何要叫救護車,難道他有特權喔?」

當然,我知道這社會還是有他的溫暖之處,但是某些人不知為何喜歡先入為主,在這次事件中,我只想問二個問題:

1.當一個人發生事情時,大家為何那麼喜歡先拍照?

2.而大家時常先入為主的習慣,我們又該如何導正?

或許我問的問題很無聊,但這好像在我們的臺灣社會、新聞中時有所聞。

*   *   *

孩子,孟子在他的書裡,曾經自問自答的回應自己一個問題:「如果有個小孩在井邊,似乎不要不要的即將掉下去,你會去救他嗎?答案是會。但你去救他的當下,不是因為你跟他爸媽很熟,也不是你的鄰居朋友會稱讚你,誇你很神勇,更不是因為見死不救會登上狂新聞。」那麼,揪竟是什麼原因呢?

廣告

我們來聽聽另一場相聲「那一夜,我們說相聲」的段子:

「她說她得了一種不會笑的病,她跟我說:『你想想看,人,為什麼會笑?凡是有人笑的時候,就是有人被傷害了。人,都是因為一些殘酷的事情,才覺得好笑!』所以她不願意笑!哈哈,你看她這種論調多菜、多好笑…嘻嘻嘻…哈哈哈…我當時就是這樣笑她,她就罵我殘酷!(觀眾大笑)你看,你聽她罵我你也笑,你是不是很殘酷?」

廣告

這段相聲,在智慧型手機還沒出現以前就有了,所以,你不用覺得年輕人很沒同情心,因為人性就是這麼一回事。遇到事件先拍照,也只是因為方便而已。不信你去餐廳吃飯,當餐點上來的時候,許多人做的第一件事,不是讚嘆這項餐點有多美味、多好看,而是拿起手機來,以不同的角度拍照,當然,還會上傳到IG或是臉書,提供大家羨慕。吃飯總不是悲劇吧?但是人們還是習慣會把照片拍下來,當作留念的回憶,即使這些照片,其實他們不會再看。

所以,你不需要因為發生不幸的事情,大家竟然先拍照,而感到失望。如果你去看九把刀的新電影,當老師起火燃燒時,學生第一件事也不會是報警,而是直接拿起手機來拍照,但是你認為學生沒有同情心嗎?我認為不是,不過就是覺得這個畫面應該要留下來,所以拿起手機,順手就拍下來,如此而已。

至於這個社會上,先入為主的觀念要如何導正?我不知道。但與其說「導正」「先入為主」的觀念,不如說「導正」兩個字,到底對不對?因為你得要知道,許多觀念都是相對的正義,或者說沒有絕對的價值。你覺得台灣如果缺電(這是個不一定成立的前提),應該要採集中供電制、分散供電制?應該多採用核能,還是要多利用火力、地熱、風力發電?你要回答這些問題之前,必須先有基本專業,然而這些專業,卻又會受到意識形態蒙蔽,也就是當你選擇立場後,許多專業概念就會自動被你忽略,或者是,你會容易相信某些不一定正確的數據。所以,我希望你可以陳述自己的意見,但不需要「導正」別人,因為從價值觀來看,許多時候沒有對錯可言。

那麼先入為主呢?這一樣需要冷靜。你的問題比較類似「繪聲繪影的盲從」,例如「猜測」你的朋友是因為貪圖方便而召喚救護車,浪費醫療資源。這種情況很常見,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資訊還沒有累積到一定程度前,對任何訊息都保持懷疑。現在資訊這麼流通,要瞭解真相並沒有這麼困難,我唯一擔心的只有你被偏見屏蔽,所以對於資訊視而不見,如果有充分的資訊提供你判別,在善良的人性驅使下,你應該可以做出正確的判斷。

最後我要跟你說一個故事。在1994年,普立茲新聞攝影獎頒給了凱文卡特(Kevin Carter),他得獎的作品是一個蘇丹小女孩與禿鷹的合照。當時蘇丹大飢荒,小女孩蹲在地上,頭比身體大,狀似即將餓死,而禿鷹就在旁邊虎視眈眈。這張照片引起了世人對於蘇丹的關切,然而卻也引起許多人批判凱文,認為他只顧拍照,簡直見死不救。即使凱文解釋,他有幫助小女孩到救濟站,然而沒有人相信他,得獎後兩個月,他在南非自殺。而她的女兒在十六歲接受採訪時,說了這句話:

「我覺得這個世界就是那隻禿鷹,而我爸爸是那個小女孩。」

面臨悲劇,一個人選擇先拍照的動機有很多可能,有可能是因為方便無聊,有可能是因為好玩,但也有可能是基於要把事實記錄下來。而你的第二個問題,剛好回答你的第一個問題,也就是說,你不要先對於拍照的人論定,他的動機究竟是什麼,而是先存疑,然後再以去偏見的方式,盡力去瞭解真相。

不過,我相信這個世界的大多數人並不殘酷,畢竟孟子在自問自答裡,最後提出的答案就是,人都會有惻隱之心。我只是希望如果自己在日常生活中,是個有惻隱之心的人,當隱身於電腦螢幕之時,也不會是那隻禿鷹。

編按:作者選曲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