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真正生活在基層,為了基層奮鬥的人,看到不一樣的視野

2018/7/22 — 10:23

蔣月惠 (圖片來源:蔣月惠FB)

蔣月惠 (圖片來源:蔣月惠FB)

中午到東森錄關鍵夜現場,蔣月惠也會來。這是我第一次跟她相認,也是有點緊張,怕面對面觀察之後,有點失望。

蔣議員延宕了好一會,因為這幾天都在媒體搶人大戰,她中途被「劫走」,預計要來的時間就延遲了。

好不容易,她到了現場(來賓主持人都等到略微疲憊),撐著拐杖走進來,身影比想像中矮小,但神情步伐很有活力。

廣告

她不知道我是誰,先接受主持人訪問。錄了一小段之後,主持人介紹了一下我之前寫的那篇文章,她才知道坐在她隔壁的,是那個網路上幫她寫過文章的人。

她瞬時在我眼前落淚,我也被這樣的真性情感動到。但說起來有點蠢,我那時內心浮上一些不好的記憶:過去女性在我眼前落淚,不是情人說「對不起,沒辦法再愛你了。」就是我媽為我的生活前程感到深刻擔憂......總之,都跟溫馨扯不上邊。

廣告

她問說可否跟我擁抱,我很樂意(雖然很少遇到這種場面,有點不知所措)。也覺得她真是辛苦了。

她談話到激動處,都會不假思索的把情緒表現出來,就連主持人問到上午跟柯文哲會面的問題也一樣。

她說了幾個對柯文哲有些許失望的理由,有些是誤會,有些是情感表現方式不同(例如柯拒絕擁抱)。我覺得不是大不了的事。真要說的話,最傷她的,應該是「我不會咬人」這句話。

蔣月惠有提到她的家庭背景,她的父親有念書,母親沒有。父親長期看不起母親,母親把這份關係中的不如意,轉化到對待她身上,對她從來沒有讚美,只有打罵跟冷漠。她在抗爭中看到被壓迫的居民,就像看到過去的自己。從中卻產生一股勇氣。

咬人會影響社會觀感,會對抗爭造成負面效果,這點她事後有反思。但是,一個(她原本以為)直率親民的人,被記者問到跟她有甚麼相同之處,柯的回應不是甚麼「一樣真誠敢言」,而是「我不會咬人」。

試問,如果可以,誰想要去咬人,誰想要過會咬人的人生。

蔣月惠說,被縣府揚言提告之後,她想過入獄觀察犯人。她想到自己的成長經歷,理解到那種長期被欺負的委屈跟憤怒。她想要更近距離的觀察,那些被社會認為的壞人,是不是真的原本就那麼壞,還是其實是被環境所逼。

一個家庭功能健全,從小就會讀書考試,有天分也肯努力的醫生,很難想像甚麼人的人生會過到要去咬人。對他來說,只要肯努力,人生都可以有大成就。如果成就不夠高,那就是自己的問題。社會是公平的。

但真正生活在基層,為了基層奮鬥的人,看到的視野卻不一樣。

無黨籍、非傳統的政治人物,其實不是一個樣子。他們都勤奮幹練,但一個是菁英主義,覺得沒必要有議會,網路投票就好;一個是站在最弱勢那邊,體會他們的難處。

世上有精英型素人,也有草根型素人。他們彼此有些核心價值不同,也不是甚麼奇怪的事。很多人對藍綠失望,但不是說藍綠以外就是一個樣子,就得要犧牲自己的真實,去結盟去滿足觀眾「無黨籍團結打破藍綠」的期待。

現在也不是蔣月惠要去台北選市長,也不是柯文哲要去屏東選議員,兩人有些差異,卻可以併存在政治市場上,讓選民自由選擇。有人喜歡菁英,有人喜歡草根,有人都喜歡,如此而已。

硬要去期待去逼迫政治人物都是一個面貌,是不切實際的。就是因為有多元的樣貌,不同的價值才能碰撞對話,提供更多的選擇。如果每個人都被政黨統合成一個樣子,一種意見,最後臺灣只剩下藍綠兩種聲音......那不正是我們討厭的政治環境嗎?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