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5/11/26 — 6:47

有關莫高窟唐朝的畫作

有關莫高窟唐朝的畫作

寫完〈中國古代北方農作物考〉之後,錢穆先生在一九五六年又發表了〈中國古代山居考〉來強化「山耕」的主張。這篇長論文主要考證的是古文獻中的「穴」,以及和「穴」相關的字。古文字裡大部分與居住有關係的字都源自「穴」字。是相關而且同樣的來源。錢先生明確主張,從古文字學回溯,中國古代人是「穴居」、是「山居」的。在不太高且離水源近的地方,挖洞穴而居,是留在文字記憶中古代居住環境。因而早期農作,也就是以這種環境能夠生產的作物為主,這類作物也就不可能需要大量的灌溉。

錢穆先生是完全從古文字學的考證得到這樣的結論。他當時無法運用到考古學上的發掘證據。幾十年來新石器時代考古發現,基本上是和錢穆先生的推論一致的,但也在一些重要的地方有所補充與修正。

從目前發堀的考古證據上看,在西元前七千年,幾個地方已經有人居住的痕跡。到了西元前五千年,陸續形成幾個重要的中心。從遺址出土的文物與建築形式上看,這幾個中心的文化有很清楚的差異。比較明確的幾個文化圈,一個是仰韶文化圈,另一個是大汶口文化圈,其開始的時間和仰韶差不多。大汶口就是後來龍山文化的基礎。另外在南邊有大溪文化圈、馬家濱文化圈。此外,比較沒那麼明確的,東北邊有紅山文化圈,東南有大坌坑文化圈。

廣告

依照目前的考古資料,考古學家相信,這幾個不同的文化中心,在差不多同樣時期發展出各自的特色文化。然後到了距今三、四千年,開始有了彼此之間的交流。他們的交流以及其緩慢的速度開始,我們今天開高速公路一小時能到的距離,當時的人基於不同的偶然動機,透過不同的移動方式,可能要花二十年、五十年才能走完,彼此接觸、彼此認識。

仰韶文化區後來就發展為最早的一個文明中心,這裡應該也是文字首先出現的地方。剛開始的時候有這麼多個不同的文化圈,不過後來擁有文字的文明就取得了優勢,尤其是在歷史記憶與傳承上的優勢,所以用文字來述說古代歷史時,中國文明的起源很自然就偏向以黃土區域為核心的了,其他沒有發明或習用文字的區域,相對被遺忘了,一直到考古挖掘才讓我們在幾千年後重新意識到它們的存在。

廣告

錢穆先生的〈中國古代北方農作物考〉考出了四種重要作物,依次是:稷、黍、稻、粱。透過考古資料,我們現在可以進一步理解,四種作物的排序其實就反應了一種「北方中心」的立場。從考古上我們看到:在馬家濱文化、河姆渡文化這些南方的新石器遺址出土了明確的旱稻種植證據,旱稻在南方發展很早也很普遍,但對北方仰韶文化圈的人來說,旱稻是外來的,所以比較珍貴難得。如此我們就明白了:中國「北麥南稻」的傾向,大概早在五、六千年前就已經形成。

對於錢穆先生所說的「古代山居」,考古資料對此也有重要的補充。在關中仰韶文化區,居址多半離河很近,而且比河高一些,一方面為了取水方便,一方面應該是安全上的考量。西安半坡等新石器遺址,都是在臨河較高的地方發現的,而且這河,不是大河,不是黃河。仰韶文化在黃河流域出現,但不見得和黃河本身有關。過去會認為中國文化起自黃河,一部份還是認定早期農業需要灌溉,理所當然認定在黃河邊,能藉黃河河水灌溉,是中國農業起源的必要條件。

不過除了仰韶文化區的居住選擇之外,還有長江流域湖熟地區的「臺型遺址」。這個區域雨量比較豐沛,取水方便,這裡的人就稍稍遠離水邊,在高起來的台地上居住。北方最大的差異在於,這裡不會有「山居」,也比較早就有地上建築物,並不依賴「穴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