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究竟是甚麼力量或執著,讓王定國成為這樣特別的人?

2015/8/2 — 17:04

Jonathunder @ wikipedia

Jonathunder @ wikipedia

買了結集成書的『宣讀之日』,我好多次重讀「宣讀之日」這篇小說.這篇小說和集中其他篇,在我眼中,不是同一個層級的作品.尤其知道了王定國出身司法官,在地檢處服務過的背景,這篇小說對我而言,就更增添了誘引我思考、分析的魅力.

我想著:曾經作為一個檢察署的書記官,王定國不可能像一般人一樣,理所當然讓法院可以被「打好招呼」就控制了,他知道檢察官的工作畢竟還有其一定程度的規範與合理性,他也無可避免在作品中維繫自我職務的一份尊嚴吧?然而,如此保有了檢察官的獨立尊嚴,不讓檢察官方便地成為黑暗的來源,小說就必須到其他地方去尋找那悲觀悲抑氣氛的來源,因而給予了這篇小說超越濫情通俗劇之上的反省力量.

不過也因為這樣,意外地浮顯著一條潛在的無奈──即便檢察官沒有想像中的那樣黑暗,沒有和政治上的惡勢力同流合汙,卻也無助於挽救那位父親的命運,他仍然被政治與社會的扭曲混亂包圍著,相對正直,給予他「不起訴處分」的檢察官,對此完全無能為力,幫不上忙.

廣告

會不會也是意識到如此的無奈無力,促使王定國離開了原本的書記官職位?可是,離開法界,王定國卻投身入更扭曲、更混亂的商界,扭曲、混亂不是來自我們的偏見,是王定國自己在小說裡明明白白宣說的.收在『宣讀之日』書中的「遇見瑪麗的清晨」就是一篇不折不扣暴露商場黑暗的作品.抱持著「宣讀之日」所揭示的價值觀的人,要如何在那殺戮戰場般的建築界立身發跡,還能獲致相當的成功?

而且成功之後,還沒有忘情文學、忘情小說,繼續依違於理想的閃亮與幻逝之間,究竟是甚麼力量,或甚麼執著,讓王定國成為這樣一個極其稀有、及其特別的人?

廣告

一直到今天,我都還好奇著這個問題.

 

原刊於作者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