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站在一九七五年的起點上

2015/4/15 — 19:54

一九七五年到一九八五年,台灣經濟也是舊架構接上新風景的變化。舊架構是「出口導向」,這不是短短十年改變得了的,但一脈延續的「出口導向」經濟活動,透過「十大建設」的影響,卻大幅改變了出口項目的基本性質。農產品的出口快速衰退,不再扮演任何重要角色,初級原料加工的比例也降低了,取而代之,新興的出口主力,成了石化塑料相關產品,以及從成衣到收音機、電視機等代工成品。

更進一步,那十年間,「出口導向」及其所創造的財富,解決了一九七五年時看來極為嚴重的國民黨內外隱憂。靠著暢旺的出口事業,台灣得以擺脫從退出聯合國到台日斷交、再到台美斷交的連串打擊,保持與國際社會積極互動往來。同時,國民黨在台灣,也從一個「帶大家反攻大陸光復國土」的政權,轉變成一個「創造經濟奇蹟」的政權。換句話說,國民黨的統治合法性,由原先的中華民國「法統」,挪移到了經濟成就上。經濟成就,人人可以感受到的物質享受,當然比空洞的「法統」容易拉攏民心;而經濟成就取代「法統」,也正是「革新保台」真正的「革新」成果、「保台」效應。

應該可以這樣說:站在一九七五年的起點上,人們當然不能預見十年內會發生的所有事,然而只要他們願意,他們大有機會準確整理出那十年中最關鍵的變數,控制好幾個在舊結構上冒發出來的新現象,理解舊結構的強度,與新現象的力道,有心人可以規劃出種種選擇,彰示台灣十年演變的軌跡來。

廣告

一九七五年站在國父紀念館前等待「瞻仰遺容」的人,大概想像不到,有一天國民黨的統治會開始動搖,大概也想像不到,有一天,「台灣錢淹腳目」會變成這個社會帶點自豪帶點諷刺帶點無奈,大大流行的俗語吧!

廣告

一九八五年的人,如果向前預測一九九五,卻很容易看到這兩項命運的新挑戰。因為他們經歷了風起雲湧的黨外騷動,經歷了詭譎卻又激情的「美麗島事件」、「林宅血案」和「軍法大審」,這些變化,構造了政治權力的新局面。他們也經歷了台灣外匯管制、刻意低估台幣所造成的出口大繁榮,這些每年大筆大筆賺進來的美金,積壓著無法換成生活消費,到一九八五年時,已經在台灣內部構造了經濟生活的新局面,蠢蠢欲動。

從一九八五年看一九九五年,十年中的決定性因素又會是甚麼?是──蔣經國的「本土化」策略能走多遠?逐漸凋零的老立委老國代帶來了政體改造的必然性,怎麼改、會改出甚麼結果來?一九四九年之後出生的一代長大為社會中堅,會給原本壁壘分明的本省外省族群分布,產生怎樣的作用?外省籍的年輕人沒有原鄉經驗,本省籍的年輕人被教育體制磨掉了日據記憶,他們應該會彼此相似彼此接近,形成新的社會族群吧?還有,經濟發展帶來的財富,使台灣從標準的貧窮狀況,進入曖昧的新富、半富階段,這種身分變化,將如何進行?

這些因素,歷史過程再度證實,就是那十年中的「長期合理性」,或者說,「中期合理性」。從一九八五年到一九九五年,台灣迸發了民主化的巨大能量,從蔣經國宣告:蔣家人「不能也不會」繼他之後接任總統,到解嚴、開放黨禁報禁,到老法統退職國會全面改選,北高直轄市長直選,以迄總統直選修憲定案。一九九五年結束時,台灣雖然還是國民黨執政,卻有了堅實的反對黨 — 民進黨,而且朝野兩黨正積極摩拳擦掌,準備投入有史以來第一次總統民選。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標題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