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第三位「十趴」總統

2018/12/7 — 16:33

蔡英文,圖片來源:蔡英文facebook

蔡英文,圖片來源:蔡英文facebook

2013年整理馬、陳兩位總統歷年的民調滿意度時,被他們一路掉到剩下10趴的慘狀嚇到了,當時問了一句話:「將來會不會有第三位十趴總統出現?」(《東網》林濁水專欄:〈百日滿意度蔡落後馬扁! 會有第三個十趴總統?〉

資料來源:TVBS

資料來源:TVBS

廣告

現在不幸的,第三位10%總統真的出現了。 

TVBS 1月29日公布了一份九合一選後國內12位主要政治人物聲望調查,其中蔡總統滿意度居然硬是掉到剩15%,不滿意度71%,成為接在陳、馬總統後面第三位總統掉到20%以下的10%總統。在TVBS公布民調稍前,美麗島電子報公布的民調其實已經預告這結果了:蔡總統滿意度20.9%,掉到20%以下的關卡已經到了。美麗島電子報11月國政民調還公布了蔡總統從2016年以來的滿意度變化走勢圖。圖形很令人驚心,蔡總統的民望由盛而衰,在2016年滿意度和不滿意度出現死亡交叉後,不滿和滿意差距一路拉開,然後一路向下奔向10%,走勢完全和2005年12月後的陳水扁及2012年2月後的馬總統一模一樣。

廣告

資料來源:美麗島電子報

資料來源:美麗島電子報

馬總統是在第二任2012年7月,林益世事件衝擊下滿意度掉破20%剩下15%;陳總統則是在第二任中,2005年五合一選舉大敗衝擊下掉到10%;蔡總統又和陳總統一樣在地方選舉大敗後掉破20%。然而蔡總統比較起來還更不幸,陳馬兩位總統都在第二任才在民望上走過不再回頭的死亡交叉而成為10%總統,不料蔡民望進入不回頭的死亡交叉和跌破20%兩樣的現象竟然都在第一任之內就發生了。 

掉到了20%以下,還要選連任嗎?如果要選,行嗎?如果選,會如原先大家猜測的一樣和賴清德搭配嗎? 

從2015年到2017年9月接閣揆前,賴清德和陳菊、柯文哲三人並列台灣政界的三大人氣王;但是賴接閣揆,陳菊當總統府秘書長後,兩人民眾滿意度很快的,都崩掉超過30%,如今剩下25%上下,排名從前三名掉到後段班。 

如果蔡賴兩人滿意度像過去的總統和閣揆一樣在一起跌進谷底後就不再回頭的話,瞻望未來大選,2020年民進黨的蔡賴配,兩人滿意度加起來只有42%,比朱立倫的43%還少,比起柯文哲的61%更是瞠乎其後,這樣要連任,豈不令民進黨支持民眾心驚膽跳?還有,參選的總統是這樣的滿意度,將來和總統綁在一齊選的民進黨立委會不會像2008年的民進黨,2016年的國民黨倒掉一半以上? 

台灣政壇充滿懸疑,民進黨內充滿驚疑。 

然而第三位10%總統的出現最重要的意義還不只是制約了2020年選舉,劇烈地撼動台灣藍綠的權力消長而已,更逼使台灣人面對一個遠比未來江山誰主浮沉更重大更該嚴肅的課題: 

10%總統果然已經一而再,再而三了,會不會三而四,四而五,一路下去? 

3總統14院長皆無能之輩?機率6萬5千之1 

2000年~2018年,18年殞落的,不只是曾經光輝耀目如太陽的3位總統,伴隨著他們殞落還有14位曾備受政界和社會信賴的閣揆,他們共17位,全部耗損,無一例外。 

2017年在台灣已經連續耗損了13位閣揆後,林全下台,賴清德受命接下閣揆 (註1),由於賴清德的高政治聲望和實力,一時民眾高度期待,依據美麗島民調,信賴度一度上升到66.6%,滿意度55.5%,TVBS調查滿意度還稍高,是58%;但是當時仍然有人擔心賴清德真的有可能打破連續13任閣揆民望跟隨總統而崩潰的傳統嗎?不幸的,如今已經證明賴清德真的沒有成為唯一的例外。選後美麗島民調信任度他剩下41.8%滿意度30.4%,而TVBS更進一步崩潰到滿意度剩27%,並和陳菊、蔡英文同列12位重要政治人物的末段班。 

在這同時,必須提醒的是,18年來,幾百個在他們原先各行各業的位子上都相當傑出而被拔擢為部長的,如今也都沒有留下什麼令人稱道的政績,陳、馬總統時代的部長已經沒沒無聞地在政壇完全消失,例外的,似乎只有及早辭副院長離開內閣參選新北市長的朱立倫而已;至於2016後上台的,比起以前部長,絕大多數只更加讓民眾陌生。 

台灣這消耗總統、閣揆、閣員的速度和能量毫無疑問的,是世界冠軍。 

政界和學界早已有共識,造成這一個悲慘後果的是台灣權責不明的憲政體制,他既不是內閣制也不是總統制,還不是西歐相當普遍的雙首長制,而是在1990年代政客們私心自用下拼湊成的破碎憲法體制。(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林濁水:〈當前選擇準內閣制憲改的困難與機遇〉

18年來,17位總統、閣揆,有幾位能力太差,是有機會,甚至多數不夠格也有可能,但是如果清一色是無能之輩就太離譜了。就像一部車換了兩個司機,還是經常車禍,可能是車好,兩個駕駛有問題,但是換過3個、4個,連續17個都沒有例外非發生車禍不可,那麼,原因都是司機壞而不是車子壞的機率是65,536之1,機率既然是這樣,再魯鈍再頑固的人都知道車子非換不可了。 

早在太陽花運動爆發之前,就有些看到這個危機的人分別和朝野好幾位最重要的政治領袖商討這件事,這些領袖不約而同都認為憲改是當務之急,他們普遍認為,爭取領導國家位置的競爭過程辛苦無比,如果不憲改,一旦自己經過千辛萬苦坐在位置上卻成為10%總統,任眾人恥笑,就太不值得了。 

政界領袖中普遍認為應該憲改,太陽花運動高唱憲改後,民眾憲改支持度更上升到了79%,這意味的是修憲門檻要跨過去,已經根本不是問題。可惜的是朝野最有權力的兩人卻不以為然。一位也許因為任期不多不願多生枝節,另一位在一些環繞著的,興致勃勃的準備學而優則仕而對唯一領袖之外的政治人物都高度不信任的專家、官僚的勸說下,成了憲改的杯葛者。後者自信,以自己的聰明能力,大可運用種種機巧門道繞過混亂體制的「羈絆」,要突破所謂6萬5千之1機率,沒有什麼好擔心。 

不幸的是,現在事實已經證明6萬5千之1的機率的制約實在冷酷得毫不留任何情面。 

2016年,上帝安排千載難逢的憲政時刻給台灣,被台灣的兩大領袖拒絕了,如今領袖親身體驗了被冷酷的6萬5千之1機率制約成為10%總統的苦楚,然而看到總統最近一連串的言行舉止,卻仍然是意志堅定無比地要持續她運用種種機巧門道繞過混亂體制的「羈絆」的策略以求挽回頹局繼續挑戰6萬5千之1機率的制約。 

在蔡總統剛剛當選氣勢鼎盛時,或賴清德在2017年9月接閣揆望重全國時,都不足以讓他們突破6萬5千之1機率的制約,如今兩人聲望低迷如此,民進黨地方版圖所剩無幾的條件下,行嗎?如果兩人繼續合作,堅持己見,民進黨2020年的結局會不會和2018年11月24日的台北一樣? 

無比沉重的心情建議總統和閣揆,面對低迷景況,不如改弦易轍吧,不如建立和自己過去截然不同的權力運作模式並為未來憲改建立基礎,這樣如果得到上天憐憫,若萬幸2016年被總統澆熄的憲改之火可以重燃,而台灣未來的歷史對總統的描述,10%總統,對閣揆的描述,協助總統閃過憲改壓力,也因此都不會是重點。

 

註:不稱為組閣,而叫受命接任閣揆,是因為直到2018年選舉投票前,他是有史以來幾乎唯一的「組閣權」被剝奪得最乾淨的閣揆。 

原刊於美麗島電子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