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納入大國外交架構的北京對台政策(上)

2016/3/29 — 14:50

無疑的,北京對台政策同時要服務兩個戰略目標,既造成了政策的不穩定性,也造成各方面包括中國本身的學界對在理解北京時産生了困惑,但是兩者並行的這一個大架構在可見的未來都將持續下去。

無疑的,北京對台政策同時要服務兩個戰略目標,既造成了政策的不穩定性,也造成各方面包括中國本身的學界對在理解北京時産生了困惑,但是兩者並行的這一個大架構在可見的未來都將持續下去。

半年來,北京無論是被稱呼為「歷史性」的馬習會、北京宣布飛航中轉、王毅要求蔡英文遵守「他們的憲法」、北京兩會凸出九二共識、北京甘比亞復交等等,台灣各方反應都很兩極化,有說善意十足的;更有說兩岸地動山搖序曲已經開始兩岸就要互撞了,已休兵8年的兩岸外交戰將重啟戰火的;當然也有說兩岸將進入冷和之局,好不了壞不了的。事件接連發生,反應分歧的不只不同的各方而已,連就要下台的馬總統,面對北京也時而飄飄然不知今夕何夕;又時而徹夜不眠,氣憤不已。 

未來的總統蔡英文,同樣反應起伏,時而為她被馬習會「突襲」強烈反彈;時而對北京的飛航中轉「平常心看待」,時而肯定北京不介入大選有善意;時而痛批馬總統令北京開心的外交休兵使我國外交官不知為何而戰。有時說外交靠實力,不是北京的善意;有時建議北京給更多的善意;時而中央黨部又一再放訊息說兩岸關係不是民眾的優先考量…。 

這種兩岸之間頻頻互放訊息,到底是善意惡意都令對方難以捉摸的情況實在前所未有。 

廣告

怎樣理解北京當前令台灣政學界眾說紛紜的行事邏輯,據不具名立委向媒體透露,國安局向國會報告北京當前對台有九大策略原則,其中有「新」意的是中共將「硬主軟輔,作法彈性」,也要維護過去交流成果,創造緩衝空間,因此目前會「重批獨,少批蔡」。 

至於完整的九大策略是:穩定兩岸局面、維護過去交流成果、防止逆轉操作、硬主軟輔、作法彈性、經美制台、重批獨、少批蔡、創造兩岸緩衝空間。 

廣告

立委雖然不具名,國安局對這訊息既不證實也不否認,很明顯訊息是在秘密會議中報告的。立委愛把秘密會議中的訊息給記者雖然不是好習慣,但是認真地說,國安歸納出這九大策略,實在沒有什麼新意。 

所謂「硬主軟輔」的講法是沿續過去政學界早耳熟能詳的北京對台統戰手法的通論—「軟硬兩手策略」,至於「作法彈性」,那是兩手策略的必然,如果沒有彈性豈不是就變成了一味硬或一味軟的「一手策略」或者軟硬相剋的矛盾策略。 

但是半年來,北京雖然對台策略硬到馬總統都消受不了的不少;而軟功也令蔡主席曾說「感受到善意」。手法真是有軟有硬,似乎已經不能繼續用簡單的軟硬兩手策略來理解。 

軟在那裡硬在何方,權威專家包道格最近有個別開生面的說法。 

習近平要台灣承認九二共識,說得非常硬;外長王毅在美國則不提九二共識而強調未來的蔡英文總統要守憲法,居然又軟到承認台灣有憲法了。軟硬相去太遠全不搭嘎,令人困惑,包道格的妙解是習近平說的是長遠目標,王毅說的是當前狀況,都是北京對台政策一部分。 

長遠目標是立場問題,而當前狀況則是當下政策問題。因此包道格這一位過去總是對民進黨咄咄逼人,2012年被《紐約時報》以大標題形容為「選前搖撼(Rottles)台灣」,在馬習會時發表專文說認為習近平已經跳過馬總統,直接傳遞警訊給蔡英文的包道格,現在對北京的看法反而和我在馬習會前夕說的習採取了「立場清晰堅定;態度善意;政策彈性務實」的看法接近了。 

包道格這個說法基本上是依循傳統的作法,建立在把北京對台戰略完全設定在實踐統一這一個目標上面。換句話說,就是:北京長遠來說要通過九二共識再進一步實踐統一;但是現階段可以採取比較寬鬆的彈性作法對待台灣。 

然而把統一當長遠目標,現階段就必然會有彈性和善意的作法嗎?這在邏輯上並不必然。 

中共在兩會中對台政策特別凸出九二共識後,中國學者黃嘉樹認為針對性很強,意味的是北京對台政策由促統轉變為反獨。(海峽之聲/黃嘉樹︰重回反獨優於促統 大陸方面已做好準備)就像陳水扁當總統時一樣。 

問題是,不促統,台灣固然面對和平協議政治談判的壓力是卸除了;但是,中共一反起獨來,兩岸氣氛恐怕不只是好不了,甚至還要更壞,陳水扁當總統時不就如此?但是包道格顯然不認為氣氛會演變到那樣,他甚至一改過去的說法認為北京其實已經默認了蔡英文主席兩岸維持現狀的四個原則,也就是情況可能還不錯。 

那麼不促統而反獨,但氣氛仍然有和緩的空間條件到底在哪裡? 

關鍵正在於習近平的大國戰略。 

隨著國力的上升,北京對外政策從鄧小平的韜光養晦,絕不出頭,堂堂走上要和美國建立「 新型大國關係」以復興偉大的中華民族的階段。從此以後,北京對台灣的政策,除為原始的統一目標服務之外,又增加了配合大國外交的另一個任務。換句話說,所謂軟的更軟硬的更硬以及區分現在和長遠未來都是在同樣一個戰略目標下的兩手策略或階段措施;但是現在的或軟或硬,是隨著兩個不同戰略目標而浮現變化。 

在習近平剛上台不久,依閻學通的看法,當中國這一個新戰略啟動並形成全球兩極態勢,美國將會進一步拉攏台灣,台灣將成為中美戰略關係中的一個「重要矛盾」。這也等於說習的大國戰略將造成和北京統一這一個傳統對台戰略軸線的扞格效應。 

當時閻學通並沒有進一步分析北京將怎樣處理這一個矛盾。但是此後我們可以看到的是台灣分別和日本、菲律賓分別簽署<漁業協議>和<刑事司法互助協定>,這些過去北京都會強烈反對的事務,但在簽約當時北京都低調處理。明顯地,北京採取了對台軟調的手法以平衡來自美日對台灣的拉攏。(林濁水,2013/10/8,習近平「中美新型大國關係」下的台灣空間 ) 

到了2015年底,南海緊張升到新高點,在北京對台政策必須兼顧中國的大國戰略的前提下,舉世轟動、全球驚訝的馬習會於是出台。 

若依閻學通在2013年的看法進一步推演,那麼,北京傳統上為統一服務的對台政策和為大國戰略服務的對台政策,矛盾勢必經常發生,其結果便是在北京拿捏選擇之後,個別政策的一貫性、穩定性難免出狀況。 

例如在統一軸線上,習近平上台後循傳統路徑並進一步加強力道,從2013年到2014年持續催促馬總統走上政治談判的深水區,在這期間九二共識被北京鳥盡弓藏,以一中框架加以取代。但是到了2014年11月九合一選舉投票前夕九二共識又被急急忙忙地搬了出來,並咄咄逼民進黨接受。(自由時報/林濁水觀點》沒有九二共識兩岸地動山搖?

北京統一的傳統對台戰略固然行之有年;2012年後浮出的為大國戰略服務的對台新政策也已經鋪墊了相當時日,兩者將因為不同時局的不同需要而做重點上的拿捏權衡。無疑的,北京對台政策同時要服務兩個戰略目標,既造成了政策的不穩定性,也造成各方面包括中國本身的學界在理解北京時產生了困惑,但是兩者並行的這一個大架構在可見的未來都將持續下去。 

 

原刊於美麗島電子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