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綠國會過半是民主里程碑

2015/11/2 — 16:59

國會的第一次政黨輪替,毫無疑問的是台灣民主化必須跨越的一個里程碑。2016的國會選舉在台灣民主發展上的意義真是非同凡響,民進黨大可以理直氣壯地掌握這一個歷史性的意義,堂堂正正號召民眾,而不只是對「整碗捧」做防禦性的辯護而已。

國會的第一次政黨輪替,毫無疑問的是台灣民主化必須跨越的一個里程碑。2016的國會選舉在台灣民主發展上的意義真是非同凡響,民進黨大可以理直氣壯地掌握這一個歷史性的意義,堂堂正正號召民眾,而不只是對「整碗捧」做防禦性的辯護而已。

第一次面臨國會藍立委會不過半,結結實實地把國民黨嚇到了,於是恐嚇民眾全面勝選的民進黨將會「整碗捧去」,不僅贏得總統選舉,立院的席次又過半,民進黨將沒有什麼力量可以制衡。 

由於民眾對國民黨包括政府和掌控多數的國會失望透頂,因此民進黨立委的選情並沒有因為國民黨的指控而被壓下來,多數的調查發現民眾對民進黨立委候選人總體的支持度仍然領先。不過從民調上看來民眾對民進黨還真是不夠放心。依據最近一個民意調查,發現只有23.9%的選民認同民進黨完全執政,才不會陷入執政時國會不過半的困境;卻有47%民眾擔心失去制衡的問題。 

民進黨小心回應,既強調民進黨執政時將會廣納各方人才,也會充分和各方協商,不會整碗捧;民進黨還舉了一些2000年~2008年之間,朝小野大,國民黨杯葛預算、法案的許多惡形惡狀的作法向民眾訴求,民進黨又保證如果人民選擇了民進黨,未來團隊的組成,一定會網羅不分黨派人才,絕對不會整碗捧去。 

廣告

民進黨這些都是不錯的自我防禦訴求;不過除了防衛性的回應外,民進黨其實大可把訴求拉到更高的層次。那就是清楚指出第一次藍營失去國會過半是台灣必須跨過去的民主里程碑。 

在國民黨長期壟斷之下,國會呈現給我們的成績是: 

廣告

1、國家的憲法愈修愈亂,總統、內閣、國會權責不明,運作頻頻出現僵局,國家政務困頓。 

2、國會制度抱殘守缺,喬事取代政策辯論,立法不只經常品質低落,甚至成為國家的災難,例如通過不負責任的年金制度使國家毫無挽回餘地走向希臘化,最令人感慨的是,國會中的國民黨立委全力抵制之下,力推改革的關中不得不下台,使馬總統少數具有重大改革意義的政策有疾而終,馬的聲望進一步墜落。 

3、力擋黨重處理法案的立法,國會成為保障國民黨繼續維持世界黨產最多的政黨的地位,巨大的黨產影響所及,固然是政治競爭失去公平性,一併的使民間的商業競爭也失去公平性。 

4、抵抗司法改革,使司法品質低落,司法正義嚴重受損,人民痛苦;而且無法祛除司法和政治權力的糾葛,使台灣法官、檢察官的聲譽之低成為民主國家的奇跡。 

從上面4項我們看到,如果國會繼續由國民黨壟斷,意味的根本不只是未來民進黨將重蹈朝小野大的困局,施政備受掣肘,不易展現績效,更嚴重的是台灣的體制,從司法、行政、立法的運作和政黨的競爭都不可能步上民主的常軌。所以國會的第一次政黨輪替,毫無疑問的是台灣民主化必須跨越的一個里程碑。 

一般評價一個國家的民主化有一個重要的標準,那就是能不能順利通過兩次政黨輪替的歷程。從行政權的角度來看,這個考驗台灣是通過了,現在缺的就是國會輪替的這一關了。由於國民黨擁有舉世所沒有的龐大不當黨產和極度荒謬的票票不等值的選舉制度,這一關要跨過本來比行政權的跨越更困難,以致於國會選舉藍營竟然完全不符合民主常軌地迄今掌握了70年的多數。如今畢竟一方面拜單一選區兩票制的助力,一方面國民黨又太令民眾失望了,所以現在跨越難關的機會終於出現在台灣人民的面前。 

無論如何,2016的國會選舉在台灣民主發展上的意義真是非同凡響,民進黨大可以理直氣壯地掌握這一個歷史性的意義,堂堂正正號召民眾,而不只是對「整碗捧」做防禦性的辯護而已。

 

原刊於美麗島電子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