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繁中列「Taiwanese」任天堂急修改 究竟「Taiwanese」是什麼語言?

2019/1/31 — 16:20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任天堂將我們一般說的「國語」、手寫的繁中,誤標為 Taiwanese、還被認為是「台獨」的新聞,讓我想到兩位前輩的故事。

陳智雄,台灣史上最強的外交官,曾以其外交手腕,在 1955 年促成當時的台獨領袖廖文毅以「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的身分,與包含中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在內的亞、非洲國家領袖,共同參與第一次亞非會議,又稱萬隆會議。

他在 1961 年遭國民黨逮捕,隔年被以二條一唯一死刑起訴,但他仍無畏地以台語表示自己「生為台灣魂,死為台灣魂」,面對軍法審判,精通包含「國語」在內六種語言的陳智雄一律以台語回答,聽不懂台語的軍法官怒令其說國語,陳智雄回道:「台灣話著是我的國語。」

廣告

戴振耀,美麗島事件受難者,1989 年 12 月當選立委,是立院使用台語問政的第一人,他在每次的總質詢中,都會以台語質詢當時還在反共的行政院長郝柏村,要求台灣施行母語教育。

面對郝柏村「說國語,不要說方言」的要求,戴振耀大義凜然地表示:「我遮哪毋是國語?所有佇台灣的語言,包括台語、客家話、原住民話,攏是台灣的國語。」、「啥物是國語?國語應該愛經過台灣人民的同意,這敢有經過台灣人民同意?若無,就勿 kah 我講這是國語。」

廣告

這是過去的台灣,我們爭的,是台語、客語、原住民各族語言都是我們的「國語」,是這座島嶼上的母語應該跟華語一樣,享有平等的教育資源。當時,我們是站在母語的立場,與外來的統治者據理力爭。

而現在的台灣,表面上把所有語言都列為國語,學校也有少得可憐的母語教育,但現在我們爭的,卻是「台語憑什麼叫台語」或「學母語是不是浪費時間,回家學就好」?甚至還有人會說出「台灣話本來就是國語,閩南語有什麼資格叫台語」這種缺乏歷史概念的話。現在,我們踩的是殖民統治者的立場,打壓著自己人的母語。

台語、客語、原住民各族族語都是台灣語言(Languages of Taiwan),但台語(Taiwanese)並不是台灣語言的簡稱或統稱,台語是一個專有名詞,指涉特定時間在特定地區由特定一群人所使用的語言。

台語不是原住民的語言,原住民各族的語言都有自己的名字,歷史比台語、比「台灣」這個名詞出現的時間都還悠久,沒道理這座島嶼換名字,他們的語言也要跟著換名字,台語也是一樣,這座島以前叫福爾摩沙,但台語不是福爾摩沙語,這座島現在有人叫他中華民國,但台語也不會變成中華民國話,台語就是台語。

台語也不會是客語,從 1933 年羅香林的《客家研究導論》後,大致上認為客家人是從中原避難到閩粵贛交界處一代的人,於是相對於在地的「土」或「主」,他們才有了「客」這個概念,所以「客家」這個名字本身就彰顯了他們身在異地的不屈及對自身認同的驕傲,無論在哪裡落地生根的客家人,都還是會稱呼自己為「客」。1988 年 12 月 28 日,在剛解嚴的台灣,客家人就敢發起「還我客家話」大遊行,從這裡就可以看出,把客語當成台語不但不是稱讚,反而是沒有歷史脈絡且不尊重客家精神的說法。

台語也不是「閩南語」,的確,台語多源自閩南,但漳州話、泉州話、廈門話也一樣是閩南,如果你要把台灣話稱作閩南語,那遇到語源相同的西班牙、義大利跟法國人,你是不是都會說他們的語言叫拉丁語?是不是也要把德語、英語都稱為日耳曼語?顯然沒人會這樣做,因為經過在地化後這些語源相同的話都成了不同的語言,更因為他們沒有大拉丁主義,沒有想要統一西班牙、義大利跟法國,所以他們可以各自擁有自己在地的語言,而台語為何要叫閩南語?不就是因為大中國主義下,台灣必須跟中國的閩連結在一起嗎?

最後,台語更不可能是「國語」、華語、北京話,就好像科西嘉島,即使多數人使用法語,也不會說法語就是科西嘉語;巴西人被葡萄牙殖民後通用葡萄牙語,也不會說葡萄牙語是巴西話,頂多說是「巴西葡語」;摩納哥即使是全世界除了梵蒂岡之外最小的國家,即使法語是國家的官方語言,也不會說法語就是摩納哥語,摩納哥語就是摩納哥語,是指涉特定的語言,就像台語一樣。在台灣通用的華語,頂多可以叫「台灣華語」、「台灣北京話」,而不可能叫台語。

你何時聽過別的國家質疑過「XX 語憑什麼叫 XX 語」這件事?沒有,因為「名從主人」是對一個族群及文化最基本的尊重。無論在過去官方文獻、民間編撰的辭典或是台灣各族群的口中,這個語言都叫台語、台灣話,現在因為政治因素就要台語改名是沒有道理的,就像達悟族就是達悟族,不會因為日本人跟中華民國想叫他們雅美他們就變成雅美,台語就是台語、台灣話,用任何理由來要求台語不能叫台語,都是對這個族群極大的不尊重。

如果放在其他族群、其他語言上我們都能理解這種不尊重,那你就應該能理解台語、台文才是 Taiwanese,這不是講台語的人有什麼傲慢或自認有什麼代表性,這只是單純的歷史問題,一或多種語言可能會慢慢演化出新的語言,但舊語言被迫改名卻是前所未聞,像這樣把華語跟繁中翻譯成 Taiwanese 不但不是台獨,而是正好相反,代表著曾是島上最大宗、經歷日本殖民仍然強健的台語文化,在中國政府來了之後不但日漸式微,現在還被羞辱到連名字都留不住。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