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缺乏集體公民意識為基礎 不知這種「公民社會」能走多遠?

2016/4/28 — 20:14

台灣有公民課,卻沒有真正的公民教育。公民教育的主軸,在於「公民意識」,也就是區分「個人」與「公民」,了解「公民」身分究竟有什麼特殊之處。

最近因為政黨輪替的關係,「轉型正義」又成了社會關注焦點。容我以曾經教過我,給我強烈思想影響的哲學家羅爾斯(John Rawls)的觀念,聯繫、解釋「正義」與「公民」。

羅爾斯給了「正義」一個簡單而有力的操作說明。「正義」意謂著不因人的身分、地位、立場而改變的根本公平原則,要確保我們所思考、所設計的符合「正義」條件,最容易的檢驗,是「無知之幕」,也就是我們不知道幕打開之後自己會在哪個位子上,得到怎樣的待遇。

廣告

說明「無知之幕」最好的例子是:如果有一對結婚二十年的夫妻要離婚,如何可以將二十年來累積、糾結的財產「平分」?那麼複雜,甚至無法單純以金錢計算其價值的財產,如何盡可能公平地分成兩份?最好的方式是:由其中一個人來分,然後由另外一個人先選。這就是「無知之幕」的作用,如果是由丈夫來分,他不知道分出來的兩份,將來哪一份是他的,因為太太有權利先選,太太選完的那一份才是他的。要是分出來的兩份,一份大一份小,那麼當然太太就會把大的那份先選走。為了確保自己不會遭致損失,丈夫就只能不斷反覆考量,使兩份盡量平等,不管哪一份留下來,自己都不至於遺憾痛悔。

「無知之幕」的作用,同時也能夠最有效解釋為什麼需要政黨輪替,為什麼一個政黨不該長期執政。長期執政意謂著這個政黨會一直從執政的利益上來立法,故意壓抑反對黨,在法律上形成高度不平衡。政黨輪替將每個政黨放到了「無知之幕」後面,不能理所當然增加執政優勢、打壓反對黨,別忘了,一旦政黨輪替,執政黨變成反對黨,他們現在設計來打壓別人的措施,就通通成了砸自己腳、讓自己沒辦法好好走路的大石頭了。

廣告

「轉型正義」不能只在意「轉型」,還是要符合「正義」的標準。也就是不能、不應該依據現有的政治勢力現實來立法、來規劃,而要想到:有一天,現在的執政黨自己變成反對黨時,你願意接受同樣的法律約束與處置嗎?如果是,那才叫「正義」,不然,那就只是對付政敵、壓制對手的工具,只是報復清算,與「正義」無關。

同樣的,「公民意識」的關鍵,也在離開了自己目前、當下的身分、處境,學習如何不從自我利益的角度看事情,轉而退在「無知之幕」後,以整個社會的考量來形成是非。作為個人,我今天是老闆,我就希望降低工資,讓我能多賺一點;反過來,我今天是勞工,我就希望薪資高、放假多,讓我過得輕鬆一點。開車的希望摩托車別擋路;騎摩托車希望騎樓到處都方便停車;騎自行車的希望每條路都有專用道。然而,要讓一個社會能真正有效運作,所有人都該試著從「公民」的角度看事情。我有可能是老闆,也有可能是勞工,在「無知之幕」後面,我會如何選擇、如何決策?「在無知之幕」後面,不知道自己會開車、騎摩托車或騎自行車,那我該支持怎樣的交通安排?

台灣有「公民意識」嗎?台灣大部分的人都理直氣壯覺得從自我利益出發就是對的吧?在台灣的教育過程中,孩子哪有什麼機會被指引去從「公民」的角度認識這個社會、思考這個社會?尤有甚者,整個教育體制根本就在教孩子自私,永遠從自我利益出發去做選擇吧!關心自己的分數,關心自己的名次是不是比別人高,從來不想為什麼考試,考試究竟要考什麼,只管依照考試的規則努力爭取高分。就算有團體活動,大部分活動終究要扯上競爭比賽,區分出「我們」和「他們」,在「我們」內部團結,但遇到了「他們」就要想辦法爭取「我們」自己的成績與利益。

這樣的教育環境,如何教出「公民意識」?更何況回到家裡,孩子所面對的家長,也都只關心自己小孩能不能在這個體制中得到優勢,從來不關心由整體角度看,這樣的體制究竟合不合理。

這又是一個惡性循環,教育中不教「公民意識」,人們嚴重缺乏「公民視野」,看待教育時只在意自家小孩的好處與利益,於是就更不可能對於教育進行改革,將真正的公民教育與「公民意識」放進教育體制裡了!

缺乏集體「公民意識」為基礎,我還真不知道這樣的「公民社會」能維持多久、能走多遠?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