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考古最迷人的地方

2015/11/27 — 18:09

人類已經可以做出奇特多樣的陶器的新石器時代,工具卻還處於相對原始的階段,所以和工具比較,陶器會是更適合的原始「財產」形式。 ( 資料圖片 )

人類已經可以做出奇特多樣的陶器的新石器時代,工具卻還處於相對原始的階段,所以和工具比較,陶器會是更適合的原始「財產」形式。 ( 資料圖片 )

我們可以推想,在新石器時代,陶器是人與大自然分界,屬於人的生活中,最明顯、最獨特的擁有物。若要在由大自然生產、提供的東西之外,擁有一種不同的、不是每個人都能從大自然取擷的東西,陶器絕對會是第一個選擇。當然,他們生活中還有工具,不過在人類已經可以做出奇特多樣的陶器時,工具卻還處於相對原始的階段,所以和工具比較,陶器會是更適合的原始「財產」形式。

馬克思主義的歷史公式中主張:生產工具的改變造成生產力改變,是歷史演變的根本原因。然而看中國歷史,從距今大約六千年的新石器時代中期開始,一直延續到距今大概三千五百年,這幾個區域在兩千多年時間內所使用的生產工具並沒有重大變化,一直維持著以打磨石器作為最主要的生產工具。可是,各個不同區域在這兩千多年間造就出來的文明何其不同!因此,不能單純從生產工具的改變去理解文明的變化,尤其不能用來理解中國文明的變化。

愈往東南走,陶器文化的發展愈驚人。很多陶器型制顯然是要分開先做好幾個部分,然後再將各個部分拼起來,放進窯裡燒成一個完整的器物,多麼耗費心力、多麼耗費時間,更不用提過程中一定遭遇過多少失敗!做出來的陶器卻沒有多增加什麼特殊的功能。因而,我們無法忽視的事實是,陶器在此脫離了生活上簡單的必需品地位,也不再是穀類作物儲存、烹煮的的

廣告

往西北走,有發展路線不一樣的甘肅馬家窯文化。馬家窯文化在陶器型制上不突出,但是陶器表面卻有豐富的紋飾。花紋這麼華麗,變化那麼多,又是為了什麼?

在馬家窯文化的遺址中,將同一個坑的陶器都放在一起,我們馬上會注意到:陶器的形體幾乎都一樣,在型制上面沒什麼創意,然而,幾乎每個陶器表面燒繪的花紋都不一樣。紋樣完全不影響功能,所以費功畫出來的花紋也不是為了好用。而且這些陶器是在墓葬中發現的。這種情境下,我們怎麼還能天真地只把陶器當作器皿,只是好用的東西?它們必然還有其他的意義。

廣告

今天在博物館裡看到的彩陶展覽,最漂亮、最常被展出的就是馬家窯文化的。又大、又漂亮、又有紋飾。但也就是這些現象使我們懷疑:這些陶罐真的是原本生活上使用的嗎?其完整性來自於是擺放在墓葬裡的,而且出土的狀況看來,不像是有生活中使用過的痕跡。或許,這些陶罐就是為了放入墓葬中而特別燒製的?

考古最迷人的地方正在於會有類似這樣的情況,逼得你不能不想、不能不有解釋。我們發現,或說我們也被迫去理解,至少到了大汶口文化、馬家窯文化以及其後新石器時代的中後期,製造、運用這些陶器的「有思想」的人了,他們的生活裡應該有了超越於功能以外的考量。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