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觸不得的紅線.2】中共脅迫下,台灣何以擁抱西藏?

2018/6/28 — 12:35

2008年夏天,北京奧運聖火傳到香港,大批港人穿上紅衣夾道歡迎,手拿五星旗,大叫「中國加油」。同一時間,港大學生陳巧文在聖火傳遞現場拿出雪山獅子旗,抗議中共打壓西藏人權。她旋即被警員包圍、按倒在地強行押上警車;圍觀市民亦群情洶湧,大聲辱罵她「是不是中國人?」

輿論幾乎一面倒批評這二十出頭的女生,而警方限制其示威自由的爭議,則在「鼓吹藏獨」、「分裂國家」與「民族」等罵聲之下被淹沒。

這是「西藏問題」進入港人視線的少有例子 — 對香港人而言,「藏獨」只是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的嚴厲言辭,或文匯大公用以打撃敵人的藉口,是事不關己的禁忌。對很多香港人而言,面對民族主義大旗,即使是言論自由、示威自由等核心價值也不得不讓路。

廣告

香港人對西藏諱莫如深,心中都有條觸踫不得的紅線;那邊廂,台灣人卻可走上街頭、走入國會大談西藏。同樣處於中國的壓迫與威脅之下,為甚麼台灣人對「西藏問題」討論如此開放,沒有包袱?

*   *   *

廣告

台北市六張犁捷運站旁一棟商業大廈,我們找到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辦公室。一塊玻璃大門,一個中藏文對照門牌,一支雪山獅子旗。驟眼一瞥,與一般寫字樓無異。

這家辦公室的董事長達瓦才仁出來迎接,他西裝畢挺,身形魁悟,說一口流利中文。

藏人行政中央駐台灣代表、達賴喇嘛宗教基金會董事長達瓦才仁

藏人行政中央駐台灣代表、達賴喇嘛宗教基金會董事長達瓦才仁

「我們是在台灣註冊的一個基金會,我掛名是董事長,其實就是流亡政府 — 藏人行政中央派駐台灣的代表。」

根據基金會網站簡介,流亡政府在世界各地,包括紐約、巴黎、倫敦等地均有駐外辦事處。1997年,達賴喇嘛首次訪台。次年,駐台灣辦事處 —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成立,時任總統李登輝亦有出席成立典禮。

目前有數百名藏人在台生活,西藏流亡政府亦光明正大地在台北設立代表處。台灣本地有多個專注西藏問題的 NGO ,為在台藏人爭取權益。

在 20 年前,這一切都不可想像。

由恐懼陌生到進入國會

「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還記得, 20 年前剛由印度流亡至台灣時,曾被計程車司機直接送往警察局。當時台灣社會對西藏普遍感到陌生,甚至恐懼。

札西慈仁 (西藏台灣人權陣線圖片)

札西慈仁 (西藏台灣人權陣線圖片)

20 年過去,民主化讓台灣社會越趨開放,西藏問題 [ 註 ]也由一個陌生、敏感的議題,慢慢獲得接納,逐漸成為廣受當地社運圈關注的一個人權議題。

2004年, 札西慈仁首次在台灣舉辦紀念西藏 310「抗暴紀念日」活動,以紀念 1959 年 3 月 10 日西藏人與解放軍在拉薩爆發武裝衝突。札西慈仁憶述,當時只來了 7 個人,在場的警察比參加者人數更多。

不過近年來,310 卻成為台灣公民社會其中一個年度聚頭之日,關注不同議題的 NGO 都會出席,從人權組織「台灣人權促進會」,到關注其他議題的廢死聯盟、台灣勞工陣線等均會參與。

近年 310 遊行隊伍中,不只在台藏人,不只 NGO ,連跨黨派的國會議員都來了。

2017年310西藏抗暴日58週年遊行。圖左至右: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孫友聯、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時代力量立法委員林昶佐 (Freddy)、民進黨原住民立法委員Kolas Yotaka、民進黨立法委員尤美女。(西藏台灣人權連線提供)

2017年310西藏抗暴日58週年遊行。圖左至右: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孫友聯、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時代力量立法委員林昶佐 (Freddy)、民進黨原住民立法委員Kolas Yotaka、民進黨立法委員尤美女。(西藏台灣人權連線提供)


台灣著名重金屬樂團「閃靈」主音林昶佐 (Freddy),90 年代透過歐美搖滾音樂接觸到西藏議題,之後一直透過不同渠道,呼籲社會關注西藏。2003 年,他將 Tibet Freedom Concert (西藏自由音樂會)引入台灣。

"我要告訴所有在場的中國觀光客,台灣人支持西藏!台灣人反對你們中國霸權!

Free Tibet!西藏獨立!” 

— 林昶佐

隨著林昶佐當選立法委員,西藏議題亦隨之進入台灣立法院視野。2016 年 10月,「台灣國會西藏連線」成立,有三十名跨黨派委員參與。經過「連線」爭取,台灣外交部在 2017 年核准一筆獎學金,資助持難民證的西藏人赴台就學。

自由社會形成獨有生存空間

「台灣以外,華人沒有一個地方是自由的。」西藏流亡政府駐台代表達瓦才仁說。

台灣對藏人而言是一個重要根據地:作為一個自由的華文社會,台灣既能容納藏人組織在本地發展,也可作為西藏面對中國的平台。西藏流亡政府駐台灣辦事處一方面幫助流亡藏人爭取權益,另一方面以「財團法人達賴喇嘛宗教基金會」名義向社會推廣藏傳佛教。

台灣人民有宗教自由權利,不少人民信奉佛教,令西藏流亡政府在台受信眾歡迎。台灣社會科學研究者張正修曾在《民報》專欄指,台灣信仰藏傳佛教的人口有 50 萬人。正因如此,兩黨也必須「關心」西藏在台發展,以攏絡佛教徒選民。

其次,西藏議題本身就是一項人權議題。在高舉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台灣,即使是親中國的國民黨也要尊重人權,甚至展露出對在台藏人的友好。

2008年,西藏拉薩發生騷亂,中國派出軍警鎮壓。當時台灣即將舉行總統選舉,藍綠兩大陣營總統候選人馬英九和謝長廷均隨即開腔譴責中國使用武力。馬英九當時更親身出席支持西藏團體在台北舉行抗議活動,並指如果中共當局繼續鎮壓西藏人民,若他當選總統,將不排除停止派團前往北京參加 2008 年奧運。

2009年 3 月,台北舉行西藏抗暴五十週年大遊行,時任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率領北部的黨公職共同到場聲援,民進黨執政的縣市亦紛紛宣佈定 3 月 10 日為「圖博日」(Tibet Day)。林昶佐在 2016 年成立國會西藏連線,前立法院長、國民黨籍立委王金平亦加入其中。

2016年,台灣國會西藏連線成立大會 ( 林昶佐 Facebook 圖片)

2016年,台灣國會西藏連線成立大會 ( 林昶佐 Facebook 圖片)

藏台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點出癥結,台灣是個民主國家,政黨須「聽人民話」。而台灣人重視人權,亦令西藏人權議題得到黨派重視。

「台灣是民主、自由、法治的社會,政黨不是執政了就可以隨心所欲,」西藏流亡政府駐台代表達瓦才仁指出:「去打壓(西藏)討好了中國,但在這邊討不到選票,也沒有用。」

被壓迫的人更應互相扶持

在香港,「西藏議題」是中共多條「紅線」之一,很多人不願談及,怕中共被扣上「勾結藏獨」的帽子,上綱上線的大力批鬥。但在台灣公民社會,西藏問題則被視為「關注世界上同病相憐、同受壓迫者」的人權議題。

有台灣人覺得,把西藏這類「禁忌」議題置於陽光下,反而倒過來壯大了公民社會力量。

「對我們來講,他們被壓迫,我們就應該要支持他,不管他的政治主張是甚麼。」作為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前會長,林昶佐明言他們關注的是西藏的人權。

「所有被壓迫的人互相交流一些經驗,不管台灣、香港、西藏、東突(新疆),或是其他地方,都有互相協助的可能性。被壓迫的人互相扶持,本來就應該。」對林昶佐而言,這些交流自然不過,只是中共硬把交流說成「勾結」,沒有真正去了解各個地方人民的心聲。

今日,已領有中華民國護照的札西慈仁,不只關心西藏議題,更是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理事,關注台灣人權議題。他成立的西藏台灣人權連線,2011年起舉辦「為圖博而騎」活動,除了以騎腳踏車方式向大家說明西藏的人權狀況,同時亦呼籲台灣人關心 228死難者、白色恐怖受難者的故事。他希望藏台連線不只關心藏人在台灣的人權狀況,更希望集合更大力量,讓西藏和台灣在人權上能互相支持。

除西藏議題外,台灣西藏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同樣關心中國和台灣的人權議題。

除西藏議題外,台灣西藏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同樣關心中國和台灣的人權議題。

札西也想向台灣政府喊話:「有些時候台灣政府(對中國)要強硬一點,你講那麼多也沒有用,Politics is a dirty game,你要比她再強一點。」

林昶佐強調,台灣雖小,但也可以在人權等方面做得更好,由內至外變得更進步、更自由,爭取更大的國際空間,以抵擋中國的強大壓迫。「在國際上打造一個更全面的外交國際空間,不是說要付多少錢跟人家買邦交,更實質的是跟更多的國家有平等、緊密、互惠的來往。」

「跟許多受壓迫的民族比較,我們社會比較繁榮。在國際上面,我們也是比較進步的一個國家。怎麼樣伸出援手,這個是我們(作為)一個進步國家的象徵。」

*       *       *

預告:

「港獨」在香港不過是出現了一兩年的新議題,但在台灣,「台獨」已經講了幾十年。隨著主張台灣獨立的民進黨上台執政,「台獨」議題在台灣的空間有沒有因此改變?

下一篇文章,我們來談談台灣獨立。

「嚴格講起來,台灣真的是百分之百言論自由嗎?事實上也沒有到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因為他自己會審查自己什麼該不該講,甚至會看別人在做這些,幫他擔心,這個其實是蠻糟糕的。」

「台灣國護照貼紙」設計師陳致豪如是說。 

 *       *        *

註:

西藏議題 = 西藏獨立?

西藏流亡政府和達賴喇嘛一直主張大西藏地區(包括今日青海省、四川省、甘肅省部份地方)實行真正自治,並不同意西藏獨立,俗稱「中間路線」。不過,有些藏人卻認為西藏要脫離中國,成為一個獨立國家。

本文兩名受訪者中,藏人行政中央駐台灣代表達瓦才仁認同「中間路線」;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則認為西藏應該獨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