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試誤

2015/4/16 — 14:30

一九八五年時,沒有人能預見蔣經國會在三年後猝逝,李登輝在多番波折後掌穩政權。沒有人能預見台灣學生會齊聚「中正廟」前,演出「九0學運」大戲。沒有人能預見九四年台北市長民選,國民黨分裂使得民進黨的陳水扁能夠勝出。然而,不能預見這些特定事件,卻無礙於在一九八五年的時點上,看得出來「威權」與「民主」的角力,將成為台灣變化重點。

同樣地,一九八五年時,也沒有人能預見台灣股市會飆漲到一萬兩千點。不能遇見一位財政部長無預警地宣布復徵證所稅,就讓股市崩盤,跌掉六分之五的市值。應該也沒有人能預見,土地和房產會一下子三級跳,跳到受薪階級無力負擔的程度,同時製造出一大批「田僑仔」暴發戶。

不過,一九八五年時的有心人,其實已經能夠清楚看到,「勤勞賺懶惰花」的保守經濟行為模式,在台灣搖搖欲墜了。外幣管制政策帶來新台幣發行量年年激增,封閉系統中流通的貨幣無處可去,這絕對是台灣要面對的大難局。「十信案」隨後爆發,表面看來像是揭發了蔡辰洲一個人的巨觀貪婪,其實那巨觀是由數萬數十萬台灣人的小貪婪堆積起來的,而且那些小貪婪、小小貪婪中,還有深深的不安與無奈。「台灣錢」真的「淹腳目」,這卻不會是件好事。錢多到無處可去,表示投資管道、消費機會,未能隨經濟成長調整;錢多到無處可去,更將誘引人性中企求不勞而獲的心思,直接且快速地破壞了幾十年、甚至數百年來形塑的工作倫理。

廣告

股市大起大落,「大家樂」瘋遍全台,爛頭寸充斥,企業明目張膽規避政府法令 — 台灣經濟的舊秩序,被自己創造的成就給衝垮了。

廣告

政治舊秩序與經濟舊秩序都維持不住局面,老實說,怎麼會是一九八五年時看不出來的呢?迴異於從一九七五到一九八五的經驗,一九八五到一九九五這十年,我們找不到足夠的遠見智慧,預先安排即將到來的震動,也就找不到讓這震動緩和的機制。

於是我們度過了驚濤駭浪、騷動不安的十年。幾乎一切都回到最原始的「試誤」(try and error)方法,有甚麼試甚麼,錯了再換另外一樣上場。「試誤」過程中,迸發出台灣社會前所未見的活力能量,但卻也付出了龐大、無可衡量的代價。

無可衡量:如果不要等到「台灣錢淹腳目」才在美國壓力下開始「自由化」腳步,這十年台灣經濟可以多有甚麼樣的成長、長出甚麼樣比較合理的局面?如果不要等到整個社會不耐煩,連教官都帶隊去「中正廟」前要求「國會全面改選」,就進行民主改革,台灣可以省掉多少街頭抗爭、流血衝突的社會成本,可以替未來減緩多少族群衝突的隱憂呢?

 

標題為編輯所擬;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