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讀者來函之還願

2019/2/24 — 14:13

《還願》圖像四角出現諧音詞「呢嘛叭唭」,符咒印章則是篆書的「習近平小熊維尼」

《還願》圖像四角出現諧音詞「呢嘛叭唭」,符咒印章則是篆書的「習近平小熊維尼」

律師,上次看到有一個董事長詢問你問題,我雖然不是董事長,但是我很懂事,希望你可以在茫茫人海中看見我的問題,而且認真的回答我應該怎麼辦。

我先簡單解釋一下我的家庭結構,我有一個爸爸跟媽媽(這有點廢話),也有一個弟弟,我們家之前的經濟狀況很好,這幾年也過得還不錯,但是最近有一個遠房親戚,大概在阿公那一代就分家了,最近一直騷擾我們家。

這個親戚,這幾年經濟狀況很好,而且家裡有很多武器,身材孔武有力,比館長還厲害。因為我弟弟經常要去他的公司上班工作,所以平常就會罵我弟弟,要弟弟承認他是爸爸,否則就要他回家吃自己。我弟弟偶爾會跟他抗議,說「爸爸歸爸爸,工作歸工作」,他會很不爽的說,這句話只有我能說,你領我錢,憑什麼跟我回嘴?最近弟弟開發出一套軟體,裡面有張符咒,只是很像他的長相而已,他就翻臉打了他一頓,威脅不給預算開發。弟弟長期在他那裡工作,不能用臉書、不能用line,偶爾還要去上所謂的「愛家愛公司」的再教育課程,他覺得不堪其擾,卻不知道該怎麼辦。

廣告

他常常威脅我們家,不讓別人跟我們家來往,上星期我家附近的醫院,有開設「登革熱防治」防制課程,他硬是跟醫院院長說,不讓我們參加,當然醫院的通報系統也不讓我們加入,連要捐款給醫院都不行。去年11月24日投票,我們也不能去,因為他說我家人是他們家的一部份,他們幫我們投票就可以了。最後直接烙下一句狠話:

「誰理你們啊!」

廣告

那天當然沒辦法投票,因為他就擋在我家門口,我們家人就莫名其妙被褫奪公權,沒辦法參與一場民主選舉,可恨的是,他們家支持的人當選了三個,而且完全採用這個遠房親戚的政見。

這樣也沒有關係,因為逐漸有越來越多親友知道我們的情況,也願意幫助我們。但是最近家裡有點麻煩,因為家人對於要不要報警這件事,有非常多的歧見。弟弟比較中立,但他是這麼說的:「他要是想打我們家人,可能我們家撐不過兩天。」即使爸爸跟他說,我們家即使只剩下一根掃帚,也要抵抗這個親戚到底,他還是在一旁冷笑。他補了一句話:

「老爸,你沒聽過指腹為婚、你儂我儂嗎?」

老爸氣炸了,但是也沒辦法,因為弟弟現在靠這位親戚賺不少錢,家裡說話大聲。

律師,你一定想問我媽去哪了?我媽是很怪的人,因為以前她跟這個親戚曾經同住一起,是結婚以後才有這個新家庭。據我媽說,以前她曾經跟這個親戚訂婚過,但是因為家暴,所以才會逃出他家,而且他簽過婚前協議,說好不打臉,不罵三字經,但是最後卻把協議撕毀不認帳。親戚隔壁家有寺廟,也曾經因為害怕他的暴力,跟他簽了進香協議,最後廟裡的和尚被他趕走,廟產被他佔領。所以,你以為我媽會很討厭他嗎?

錯!我媽竟然在上星期說,想要跟他簽署和解契約。她說,除非我們想要打架,否則最好跟他簽訂契約以後就不會被打。跟他簽約以後,錢進來、人出去,都是一家人。然後一直尖聲質問爸爸:

「你要被打嗎?你要推我們家人出去被打嗎?」

律師,我不知道媽媽這樣是不是精神分裂,畢竟她被欺負過,也知道這個親戚不可信,但是為什麼還是執意的要支持這個親戚?我唯一想到的只有她外遇,可是她又不承認,每次都說是為我們家人好。我到底該怎麼辦?

我爸最近生重病,明年進醫院,要是沒治好可能會死掉,媽媽可以讓這個親戚來當我爸爸嗎?我們這個家,還有救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