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不是我認識和熱愛的棒球了!

2015/11/16 — 10:54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延長賽從一、二壘有人開打,真是個壞制度。並不是因為中華隊輸球的關係,而是這樣的做法,大有問題,牽涉到棒球運動基本精神的問題。

一個問題是讓球賽緊張而不精采,一上來第一個打者一定觸擊,犧牲打成功後第二個打者一定被敬遠球保送。為什麼我們費了那麼多時間看完九局球賽,卻被用這種方式懲罰?硬是將攻守球員的手腳綁起來,不讓他們充分、自在地發揮?

廣告

更嚴重、更根本的問題,是這種做法表明了就是要趕快結束,為求結束而結束。完全無視於棒球獨特的時間感,和幾乎所有主流球賽不同的,棒球不是一種時間內的競賽。棒球有一種近乎是忽視時間的美,一場棒球打多久,不是由外在的規則決定的,而是內在於每一場兩隊的互動。棒球是打完了才打完,不是時間到了就打完。所以才會有Yogi Berra那種既似無厘頭又似充滿哲理的名言:「It ain't over when it's not.」

急什麼?急就不要打棒球、不要看棒球,反正有那麼多固定時間會打完的其他球可以打、可以看。棒球之美、棒球之意義,有一部份正來自那不確定、悠晃的時間感,你知道延長賽終究會結束,但你不會知道、你無法掌握那會是第幾局。

廣告

什麼都急的時代,把棒球都弄得必須盡快結束延長賽,這,真的,已經不是我認識、我熱愛的棒球了!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v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