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世界上本來就需要反體制的人去衝撞

2015/8/5 — 8:52

圖片來源:獨立記者 林雨佑

圖片來源:獨立記者 林雨佑

寫了這麼多篇關於課綱的理性文章,容我來篇戰文。

最近的反「反課綱」觀點不少,但我比較不爽的大概是這幾點:

1. 他們只是二十歲上下的孩子,能夠這樣已經很不容易了,不要在那邊跟我講什麼「怕熱就不要進廚房」、「歡迎來到大人的世界」云云,我十七歲的時候都是在打撞球、背三民主義,什麼「我們要學外國,是要迎頭趕上去,不要向後跟著他」之類的,浪費了我一年的寶貴時間,我還忝為三民主義小老師。他們可比我強大一萬倍,他們哭、他們有情緒,這都是正常的。面對龐大的國家機器、家長壓力等等,已經夠累了,遇到挫折不能哭、不能講氣話,這要求我還真是第一次聽過。不要講批評的一般人根本沒能力面對媒體說話,就算是職業政客,馬英九哭得時候可多了,你怎麼不叫他辭職?

廣告

2. 講什麼民主國家就是要用選票制裁執政黨,不要用暴力、非民主的手段。我說紅衫軍的時候,你怎麼不講同樣的話?好,我們不比爛,我們來比好一點的。基本上,這些人是要付出代價的,地檢署有拒絕偵辦嗎?警察有不抓人嗎?對於這些小孩子而言,他們也只能用這種方法逐步升級抗議的聲浪,表達自己的不滿。教育部如果能不要用輕蔑的態度處理這個問題,今天會演變到這種地步嗎?他們到底是哪裡暴力、哪裡非民主?落實民主的方式,如果只有投票,那就把集會結社自由、言論自由、示威遊行的自由,通通都從憲法中拿掉啊!目前為止,不過就是闖進教育部,立刻被逮捕,其他就是坐在教育部前面而已,到底是哪裡反民主?

不要再講他們是紅衛兵了,當年的革命小將可是可以接管政府,現在的可差遠了。沒有唸過文革史,在那邊講紅衛兵,會不會太好笑?不知道姚文元,只知道姚文智,就不要來講紅衛兵的比喻。

廣告

3. 奇怪了,現在緊抓著「被迫」當慰安婦的話題來做文章是怎樣?小孩子就是好辯,不懂得適時的承認錯誤,有必要把全部反課綱的人都抹黑成「沒有歷史意識」、「支持皇軍佔台」嗎?慰安婦就是被騙甚至被迫啊,這一塊調整叫做「雞肋」,本來就可改可不改,把這一塊放大成反課綱調整的人都認為慰安婦是自願的,會不會太跳躍太抹黑?打父母也是一樣,周同學只是反課綱裡的一個學生而已,他與父母之間原本就有很多我們這些外人不知道的事情,有必要抓著這一點來談「天地君親師」的大道理嗎?在許多沒有站出來反課綱的學生,跟父母的衝突或許更大,要不要一個個拿出來鞭?如果是這樣,許多支持課綱的大人,他們會罵三字經、偷竊、通姦、侵佔公務、貪污,是不是更應該拖去鞭數十驅之別院?

把個案拿出來放大,講一堆大道理,模糊整件事情的焦點,那又是怎樣?

4. 還有一種說法,是說現在的資訊這麼發達,幹嘛不會自主學習,還要依賴課綱?言下之意彷彿是課綱一點都不重要,如果是這樣,那麼教育部幹嘛堅持課綱,就隨便寫隨便編啊,反正也不重要不是?重點是,為什麼高中生不可以對於自己或是學弟妹將來要學習的書本表示意見?而主管官員卻以敷衍、翻白眼的方式對待?課綱就是高中生日常生活學的東西,現在一副「你也可以在正餐外自己找吃的東西啊!反正外面就有餐廳,何必在乎我餵給你餿水油」的態度是怎樣?

是不是餿水油,是由老師與同學一起決定,但是同學絕對有決定權,不要在那邊覺得他們該吃什麼,只能由大人決定。

當大人,爽快一點,不要在那邊小鼻子小眼睛,這世界上本來就需要反體制的人去衝撞,他們也會為了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與得到成果。重點是,我們要不斷的想,這些人,到底為了什麼在衝撞?我換個角度來說,給你錢你趕快做,你要不要?或許會,但是付給你的錢要不要比天高?

有點同情心啦!不要在那邊覺得抗議的人就應該是無瑕的戰神,他們也是會累會白目的,但是至少他們是為了他們心中的理想,而不是為了選舉吧!對了,如果講他們是為了民進黨選舉的人,應該覺得洪秀柱民調大勝蔡英文三十趴,所以蔡英文在利用無知的革命小將趁機炒新聞。對於這樣的人,我深表同情。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