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塊土地愛你,一起努力,如何?

2016/11/30 — 11:38

《看見台灣》片段截圖

《看見台灣》片段截圖

「呂律師您好: 

小弟今年26歲,現在在國外打工度假,預計明年6月回台。這幾天都在想,我是不是該留在國外拿永久居留證,不要回台灣了。因為我的英文雖然離本地人還有差距,但是這裡的環境薪資屌打台灣,即使是低階勞力工作,薪水也很好,有點積蓄可以買車買房,我希望可以對台灣多一點貢獻,但是台灣的環境卻太不友善,你可以告訴我怎麼辦嗎?」

「您苦苦留戀這個國家,可這個國家愛您嗎?」

這句話出自於中國作家白樺1979年的作品《苦戀》。這部作品的故事大概是這樣的,有個畫家凌晨光,雖然自幼家境貧寒,但是才華洋溢。國共內戰間,他被國民黨強制徵兵,被一個女孩綠娘搭救。後來凌晨光參加左派的反國民黨運動,被國民黨追捕,躲進輪船後逃到國外發展,又與綠娘重逢,兩個人決定結婚。那時候,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他們決定拋棄在國外的所有財產回國貢獻心力。文化大革命很快就降臨在中國,他們與孩子被驅趕到破屋裡,也被紅衛兵不斷的羞辱與毆打。女兒後來決定離開中國,他苦苦的挽留女兒不要走,他的女兒就說出了剛剛的那句話。

廣告

其實國外的環境,在不同的面向,確實比台灣好。如果你可以有北美的薪資、北歐的福利、非洲的物價,當然是很好的。只可惜,每個國家都有他的問題,而且你只是沒看到而已。例如,川普支持美國人擁槍自重,你得擔心哪天跟同事吵架,就朝著你開槍、日本人可能很有秩序,但有時候你可能就會有距離感、北歐的福利體制,建築在重稅之上,而且他們冬天的時候,又冷又暗。非洲,你知道的,他們的六十秒,等於我們的一分鐘。

我曾經很想移民日本,在京都就買個町屋,夏夜晚風,就坐在屋簷下,聽著風鈴搖晃,然後拿起清酒的酒杯,輕輕的對自己說,「呂桑よ、永に幸なれ!」秋天到南禪寺看楓葉,冬天到金閣寺看雪白金,春天在哲學之道看櫻吹雪,夏天就是在鴨川散步。

廣告

聽起來很好,是的。可是我覺得,我沒有根。 台灣這個地方,有剝削勞工的慣老闆、有無良詐騙的壞廠商、有不知廉恥的貪政客,我們很多的鐵皮屋很醜、環保做得不夠好、工資不夠高、未來不明確,這些都是事實。但是,我希望你回來,因為我們正在改變這個地方。當你留在國外,無論有多好,你很難有自己的太陽花記憶、自己的野百合回想,國外的環境可以讓你賺點錢、買間房子,但是不能讓你像是在台灣一樣的真正成為一個公民,參與公共事務。

我不是說你不能在國外關心公共事務,或者你可能根本認為參與公共事務沒有任何意義。但是,我們存在這個世界上,絕對不是只讓自己有點錢、有間房,就是完美,因為政治可以隨時讓這些東西消失,例如川普。我誠懇的邀請你,當你在年輕時,花了幾年周遊列國以後,可以回到你的家鄉,貢獻你的知識與經驗給這個社會,並且透過批判與參與,讓我們的生活環境更好。

這個國家不一定愛你,但是,這塊土地愛你,一起努力,如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