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遊戲不僅是商業,也是創作

2019/2/23 — 22:58

做遊戲,和做商業,還是有點分別的。因為他不僅是商業,也是創作。

作為創作,他的成功,一方面是市場的成功,另一方面卻是其永恆的價值。

不要想現在的事情,想一百年,一千年之後,如果我們沒在有生之年發明長生不老藥就應該全部死光後的事情。那時候,我們都不存在,甚麼憤青和小粉紅們都不存在,剩下的只有那件作品本身,以及未來的人對它的看法,透過它去看回這時代能感受到甚麼,以及留下的紀錄。

廣告

而留下深刻影響的東西,就是永恆的,另外一些東西則隨時代而遺忘。千千萬萬個賺到錢的遊戲,但有些很快就會在人們的記憶中退色然後消除,有些卻能一直留傳下來, 有些是未來的人即使沒有人推介,為了理解過去也會去玩的。

就算現在被罵,被圍剿,那又怎樣呢? 如果你確立了這個永恆的價值, 你又何必在意這些未來的骨灰, 因為幼稚而將來會被他們子孫恥笑,連名字都不會留下來的老人呢?

廣告

人類身體是否可永生,我不確定,靈魂是否可永生,我也不知道,但是留下的創作與影響,有價值的東西,卻是可以與文明同壽。比起這永恆的生命,這些雜音根本毫無價值。

*   *   *

我看不出這有任何退縮的空間,如果你承認了,做遊戲內容上就需要自我審查和河蟹,你下次做遊戲,就把這個變成常態的話。早晚團隊會失去熱情,主題變得保守無聊,製造遊戲變成味同嚼蠟的勞動,最終變成一種不如做別的工作還好的苦工, 還是做不下去的,最終你還是失去你所有的作品,因為你已失去了對自我的控制權。說為錢,有太多比遊戲好賺的東西了。

*   *   *

其實你想我河蟹別人的創作,不如你拿一億來,買下我的作品。那你喜歡怎樣河蟹就怎樣河蟹。

以前任天堂的瑪利兄弟,有人拍 AV,任天堂不爽他們這樣拍,但沒扯甚麼尊重不尊重,官司打不贏就直接把所有發行渠道買回來。你北京政府也拿錢出來,不然你不是連任天堂都不如。

要我主動河蟹自己,你也不一定會日後付錢給我,看著你畫餅充飢,拿「未來的投資」去叫我自己先做事,再看你心情是否給錢我? 那只的是欺負創作者不懂生意的騙局而已。如果我主動河蟹自己,你最後也沒投資沒給錢,那我豈不是像劉小麗一樣,賠了夫人又折兵。

明明就沒那麼多錢,才會一味用靠嚇的,想騙別人主動免費讓步吧?

(原刊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