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那些被粉塵爆炸、工廠大火吞噬的生命 ,見證了沒有尊嚴的世界工廠

2015/8/3 — 16:56

【文/戴春】

去年的今天,8月2日早晨7點37分,江蘇昆山中榮金屬制品公司拋光車間粉塵爆炸,死亡146人,傷114人。這無疑是建國以來最為嚴重的安全生產事故之一,然而,一個月不到,有關反思昆山爆炸的帖子陸續被刪,傷者及死難者家屬也不被允許與外界接觸。事故發生一個月後,工廠即恢復生產,政府也發布事故調查報告,相關責任人被處罰,一切復歸平靜。

但我們無從知曉,工作台是否還堆積著厚厚的粉塵,除塵設備是否還隱藏著致命的疏漏,監管部門是否還熟視無睹;我們更無從知曉,那些幸存的工友和死難者的家屬如何面對撕裂的傷口和慘痛的記憶;我們同樣無從知曉,工人在職業安全監督體系中是否有了更多的發言權和參與權,以避免自己的健康和生命再次受到傷害。

廣告

一切都被包裹起來不被看見,一年後,事故幾乎再無人提及,這場特大職業災害被遺忘,就像沒有發生過一樣。

正是在這樣的遺忘中,悲劇不斷發生。今年7月16日,昆山再次傳來爆炸聲,一粉碎設備公司在氣流粉碎測試中發生爆炸,2死3傷。

廣告

22年前,1993年深圳致麗大火吞噬了84個年輕的生命,他們中有82位女工,最小的15歲。2013年我在廣州參加致麗大火20周年紀念,看到當年火災中幸存的女工,20年裡,她們艱難奔走,只為保存一份記憶,她們想告訴人們,那些工廠廢墟上曾發生過什麽,她們希望在廢墟上建一個紀念館,但二十年了,那裡依舊滿目瘡痍,一片死寂。

致麗大火現場,攝影:陳遠忠

致麗大火現場,攝影:陳遠忠

22年前:致麗大火發生,記者突破重重封鎖,假扮公安進入殯儀館其中一個大廳看到的情景,數十位年輕女工就躺在地上,白布太短,蓋不住全身,燒焦的身體部分裸露,她們用青春和身體見證了一個沒有尊嚴的加工年代。

致麗大火現場,攝影:陳遠忠

致麗大火現場,攝影:陳遠忠

而更多的我們,在長達20多年的時間裡,不斷地選擇遺忘,職業災害也在我們的遺忘中以慘烈的方式不斷重復:

2010.02.24 秦皇島驪驊澱粉粉塵爆炸事故導致19人死亡49人受傷;

2013.06.03 吉林寶源豐禽業有限公司發生特大燃燒事故,死120人傷70人;

2000.09.27 貴州水城礦務局木沖溝煤礦 特大瓦斯爆炸事故 162人死亡;

2004.10.20 河南鄭煤集團大平煤礦 特大瓦斯爆炸事故 148人死亡;

2004.11.28 陜西銅川礦務局陳家山煤礦 特大瓦斯爆炸事故 166人死亡;

2005.02.14 遼寧阜新礦業集團海州立井 特大瓦斯爆炸事故 214人死亡;

2005.11.27 黑龍江龍煤集團東風煤礦 特大瓦斯爆炸事故 171人死亡;

2008.09.08 山西襄汾新塔礦業 特大潰壩事故 277人死亡……

 

在看得見的事故後面,還有看不見的職業病。官方公布的中國塵肺病確診人數已達78萬之多,且每年以超過2萬的速度增加。而官方數據的背後,是80%-90%沒能進入職業健康監護因而也不在官方統計數據上的幾百萬塵肺病農民工,他們以超過20%的死亡率消逝,變成一串冰冷的數字。

揪心和悲痛之余,我們不禁要問——

本來可以避免的事故為何一次比一次慘烈?

是什麽奪走了他們的生命?

誰該對工人的健康和生命負責?

面對不斷發生的職業災害,我們的制度如何回應?

面對無辜生命的逝去,我們每個人能做什麽?

還有很多的問題需要我們持續不斷地追問和反思。

 

如果他們只是被當著冰冷的數字,如果這些曾經鮮活的生命不被尊重,如果那些慘痛的事故不被反思,那我們無法阻止悲劇在遺忘中一再發生。

人們以極大的興趣關注著優衣庫的試衣間,卻對優衣庫代工廠的車間發生的權益侵害和工人抗爭較少關注。工人群體,是一個與公眾生活隔離的不被看見的群體,他們的聲音被轟鳴的機器淹沒,他們的苦難與煎熬無人看見,他們的青春與夢想無人關注,他們的怨恨與訴求無處表達。他們只是生產線上的一個零件,飽受超低工資、超時加班、社保缺失、工傷、職業病……

勞動法實施20多年了,中國勞工依然遭受權益缺失和身心傷害,他們對工作場所與自己利益攸關的所有事項幾乎沒有發言權,他們被制度設計成一個個分散的零件,任何組織化的行為皆被視為維穩對象,缺少代表組織和談判能力的他們,只有被迫付出健康和生命的代價。

各種職業災害事故以極端的方式展現了工人的不幸,而每一次事故背後,無不隱藏著對權益的侵害和對生命的漠視,每一個生命的逝去,都是對這種不道德的發展模式的無聲控訴!

同樣是奪去146條生命的大火,1911年美國紐約三角內衣廠火災卻引發了美國社會各界廣泛的同情和反思,進而推動了勞動保護的立法與監管,事故過去百年後,仍然有人在寫文章紀念。

火災引發→美國社會系列變革

1911

4月5日,死於火災的工人下葬,40萬人冒雨送行,市民自發捐獻,支援這些工人的家庭。在此之前,紐約人並不關心這些近在咫尺的血汗工廠裡的工人們的境遇。但這次災難喚醒了紐約人的良知。紐約建立了有25名成員的「改進工作場所安全委員會」。委員會頭一年就在紐約視察了1836個工作場所,聽取了222個人的相關證言。這個委員會的第一個四年任期,是大家公認的「工廠立法修法的黃金時期」。美國的《勞動法》就是在這一時期通過的。

1912

三角工廠火災慘案成為立法的依據。美國《勞動法》規定,工作場所每三個月就必須進行一次防火訓練。1912年,立法規定,在7層以上有超過200名工作人員的樓層,必須安裝自動防火噴淋系統。而在任何一個超過2層、雇員超過25名的工作場所,都必須安裝自動報警系統。

1914

根據委員會的建議,到1914年,紐約州共通過了34項改善工人工作條件和勞動安全的法律。這些法律的通過,被看作是「進步時代」最重要的成果。

1940

三角工廠大火慘劇,不僅給美國留下了深刻的教訓,也成為各種政治力量推動社會改革的契機與動力。年輕的州議員、工廠調查委員會主席羅伯特·瓦格納(Robert F. Wagner)名聲大噪,從1920年代到1940年代,瓦格納連任美國聯邦國會參議員,前後長達22年之久。瓦格納是羅斯福「新政」的積極支持者,先後在參議院主持通過《全國勞工關係法》《社會保障法》和《公共住房法》,被譽為美國勞工保障立法領域的先驅者。

三角工廠大火期間,年輕社會工作者弗朗西斯·珀金斯(Frances Perkins),剛剛從哥倫比亞大學獲得政治學碩士學位,正好在曼哈頓工作。她親眼目睹了火災悲劇,從熊熊大火中跌落的女工改變了她的人生軌跡。大火之後,珀金斯放棄了在紐約消費者聯盟的職務和工作,出任紐約市安全委員會負責人。她與瓦格納相互配合,在州議會率先通過了縮短工時的每周五十四小時工作法。1929年,富蘭克林·羅斯福出任紐約州州長後,任命她為紐約州勞工部門負責人。珀金斯開始在紐約州推動失業保險立法,並積極保障婦女兒童權益。

2001

2月15日,三角工廠大火的最後一位幸存者——羅絲·弗雷曼女士去世,享年107歲。美國各大媒體報道了她去世的消息。

3月14日,紐約市議會以壓倒性票數通過了一項反血汗工廠提案。根據這項提案,政府不得用納稅人的錢來購買血汗工廠的產品,諸如警察和消防隊員的制服等。

紐約州政府為這場火災中不知名的遇難者建造的墓碑

紐約州政府為這場火災中不知名的遇難者建造的墓碑

其中的建設性意義,值得我們深思!每一次職業災害都不是偶然發生,其背後必然有值得我們去追問和反思的地方,只有對重大職業災害和勞工事件持續追問和反思,才能避免悲劇的一再發生,並推動勞工政策和制度走向公平公正。

對生命的尊重代表著一個社會的文明程度,對職業災害事故的任何遺忘和禁聲都是對生命的漠視!在昆山粉塵爆炸一周年之際,謹以此文表達對逝者的祭奠和對傷者的撫慰, 希望這146條無辜的生命以及對他們的紀念能喚起整個社會包括勞工自身的警醒和改變,並推動勞工權益保障的制度化進程。

 

轉自「尖椒部落」及破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