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鄭浪平的「預言」

2015/4/17 — 14:10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一九九五年讓人想起『一九九五閏八月』。鄭浪平寫的那本話題書、暢銷書,其實不是一九九五年出版,而是前一年一九九四年。書中鄭浪平大膽預言:一九九五年閏八月時,台海兩岸將爆發戰爭。危言聳聽掀起了社會熱烈討論風潮。

到了一九九五年閏八月,台海當然沒有戰爭,還好鄭浪平錯了。事實上,回顧兩岸關係演化,我們會發現:『一九九五閏八月』出版時,是兩岸關係從一九四九年以來空前最和緩的時刻。兩岸在一九八八年正式結束隔絕,沒多久「天安門事件」雖然一時挫折了台灣的「大陸熱」,然而不怕死不怕難,砍頭生意都敢做的台商,在全世界其他國家都抵制中國的情況下,依然「穩健西進」,讓關係繼續加溫。

廣告

接下來負責兩岸協商的「海基」、「海協」兩會成立,兩會先有氣氛友善的「九二會談」,接著又進行了政治層次相當高、象徵意義深遠的「辜汪會談」,不只是搭好了溝通平台,在平台上也形成了事務性協商的共識,甚至更進一步在「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前提下,預埋了未來可以進行政治、主權對話的伏筆。

這種氣氛,維持到一九九五年底,李登輝訪問美國康乃爾,遭到初步破壞。接著一九九六年台灣第一次全民直選總統,中共方面正式將李登輝定位為「台獨」,強硬地用軍事演習騷擾並企圖影響台灣大選,結果迫使美國總統柯林頓下令派遣兩艘航空母艦巡弋台灣海峽,顯示防堵中共的決心。中共的作為,反而替李登輝衝高了到達百分之五十四的得票率,還讓台灣人民對中國的「同胞感」降到空前最低點。

廣告

在兩岸關係最好的時代,預言會產生最糟的結果,多麼大的諷刺!鄭浪平的失誤,正讓我們看出短期變化多麼難以掌握。不過若是換從「中程合理性」的不同時間尺度來分析的話,『一九九五閏八月』帶來的現象,絕非沒有意義。一個社會被沒有根據、也不符現實狀況的戰爭預言,騷動如是!顯然有一根敏感的集體神經被挑逗了。

『一九九五閏八月』出版的那一年,我寫過一篇評論文章,我還記得標題是「他們在尋找離開台灣的理由」。我看出來,『一九九五年閏八月』流行的背後一股力量,是一群被台灣民主化、本土化的潮流弄得極度不安的人,他們感覺到台灣不再是他們熟悉的那個「自由中國」,他們感覺自己在台灣過去視為當然的特權岌岌可危,他們感覺台灣快要住不下去了。這群過去威權時代真正的既得利益者,本來就無法真心認同台灣,鄭浪平的書讓他們理直氣壯說服自己:「台灣完蛋了,快快走吧!」

的確,如果沒有錯亂的國家認同困擾,一般清醒理智的人,看鄭浪平的「預言」,其反映應該止於一笑置之吧?可是國家認同錯亂,助長了自覺無根無依之人的危機意識,讓他們如驚弓之鳥,願意相信任何悲觀悲劇的警告。

站在那個時點上,我們看出了:國家認同問題,勢必要成為台灣十年中程的主要議題。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