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長期被誤解的「國」字

2015/12/20 — 9:13

中國國家組織起源時的一些元素一路傳留,一直到春秋戰國時候,寫入了現在還能看到的眾多古籍中。在春秋戰國的文獻中,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字,是「國」。這個字也是長期被誤解的。我們太習慣「國」就是「國家」,一個主要的政治單位名稱,晉國、楚國、燕國的「國」,因而忽略了這個字的原意本意。

經過考古資料的提示指引,我們現在明瞭了,「國」最早是為區分城裡的人和城外的人而產生的。

廣告

到了孟子的時代,都還有「國人皆曰可殺」的用法。「國人皆曰可殺」翻成現代白話文,我們自然會覺得是「全臺灣的人都說應該要殺某某某」,然而這樣想當然爾的翻法卻錯失了當時的原意。今天講的「國人」,和那個時候講的「國人」大有差別。孟子的說法裡,「國人」仍然是一種身份,而不是一種泛稱。

「國」這個字,是從城內城外分野的本意開始,慢慢擴大其意義的。國指的是方國,是一個一個以城為其核心的地方。譬如宋是從被稱為「宋」的這座城為中心,而宋這座城是商遺民被移過去,定居設立的城,先從城開始,然後由城的內外範圍而有了國。屬於宋城的人是宋的「國人」,有別於外面的「野人」,再衍生才有由宋的「國人」所構成的「宋國」,宋國擴張了,「國」的指涉意義進而超越了城,才比較接近我們今天理解的國家疆域的意義。

廣告

秦滅六國統一天下,因為秦是從封建制度中的「國」的基礎建立起來,秦國統轄範圍擴大到原有的周天下,於是「國」又取得更大的意義,和朝、朝代的指涉越來越接近,乃至重疊。
釐清「國」字後來的擴張變化,還原其原本和城市、城市生活息息相關的本意,重新用城市生活的角度整理古文獻中的「國」,我們可以讀出許多不一樣、有趣的訊息。我們會發現,城牆、城市生活在古代中國扮演了多麼重要的角色。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