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Free The Nipple(s) 兼論媒體亂象

2015/4/12 — 19:13

【文:劉美妤】

我和鏡子、林郁璇、宋晉儀、王立柔在4/7晚上做了一個小小的攝影計畫,原本沒打算完全公開的。後來4/11晚上,立柔和郁璇那邊的照片改成公開了,於是新頭殼、蘋果、自由接連報導(根據同伴收到的採訪邀請,這件事顯然還沒完),然而每篇報導都犯了錯誤,甚至完全以花邊新聞譁眾取寵、幻想異色作文寫法,不僅扭曲我們行動的本意,更捏造事實。我個人也是新聞工作者,不敢說自己每篇新聞都處理得恰當,但看到現在主流媒體劣化至斯,實在心痛。

講一個很簡單的事實。蘋果的標題下:「太陽花5女將露乳 fb讓步po照」問題是什麼?

廣告

拎鄒罵到去年六月中才回台灣的,在美國是要怎麼參加太陽花啦你做夢也給我有點邏輯好嗎

三一八運動當時,我和立柔都是在一般媒體任職的現役記者,她在臺北跑政治,我在紐約跑社區和NYPD。我們確實向來和社運圈走得近,我和不少社運參與者關係友好,學生時代就參加社運,在評論、雜文與非上班時間也常以個人身份表達對各種抗爭議題的支持,但在抗爭現場,我是以記者身份採訪報導的。如果蘋果連記者和抗爭者的角色都區分不出來,我不知道這篇報導有什麼可信度。

廣告

我不知道蘋果記者林志青先生是從哪張照片看出我參加過太陽花學運的,他也還是沒告訴我,可能是來自平行時空的照片吧。他問我是否參與過太陽花學運,如上圖,我很明確地否認了。我們五人的共通點是都有社運背景,但不是三一八。我認識宋晉儀是在國道收費員抗爭的場合,其他人則都是私人聚會認識,但蘋果的編輯顯然根本不在乎事實是什麼,只想把太陽花這三個字放上去。

作為一個新聞同行,我真的很想讓他知道什麼人事物都硬要沾太陽花非常無聊。
台灣是沒有太陽花以外的事情了喔?

他說他都有跟報社反應,但結果顯然事實被當屁。

可怕的是,網友就會一窩蜂的信以為真,並以此大發議論。

改圖更是可怕,我們自己上傳當然沒在打馬賽克的,訴求就是乳頭解放了誰蠢到打馬賽克啊。但這些媒體又要報又不敢挑戰框架,新頭殼擅自打星星、蘋果擅自加色條、自由擅自打馬賽克,都沒有先知會我們的。不好意思,諸位媒體大德,你們很明顯的觸犯了著作權法。你們可是營利事業,刊登我們的攝影作品該付的錢,我都沒跟你們收了,還擅自改,這有點說不過去吧?(還有你們解析度調那麼高真的很遜欸美感都被破壞了,老娘修圖時就調過了好嗎)

不同於新頭殼問都沒問就擅自想像我們的動機,自己臆測當報導的寫,蘋果林志青先生煞有介事地打電話給我們一一採訪,讓我們比較放心。誰知道,出來還是通篇誤解和自創情節。例如,文內說我們「帶紅酒、餅乾,放輕音樂、點蠟燭舒緩氣氛,化解尷尬」,我講得明明就不是這樣啊,我說沒什麼好尷尬耶。我買來紅酒和餅乾就是純粹想吃想喝,誰聚會不吃喝的啊,和舒緩什麼毫無關係,我們並不感覺尷尬。(是說吃了義美小泡芙就會比較不尷尬嗎?)

至於放音樂和點蠟燭,我有可愛的蠟燭,平時就常點,而誰家裡開趴不放音樂啊?還有我放的不是輕音樂,是雷鬼樂!Bob Marley和Manu Chao!老娘超討厭輕音樂!寫小說前先去看看我們like過的音樂類型很難嗎!

然後,我們這次參戰Free The Nipple到底是為了什麼?

新頭殼說法:為了挑戰臉書只禁止貼出女性乳頭照片,而不管男性裸露一事,4位年輕台灣女性 Mei-Yu Liu、鏡子、宋晉儀、林郁璇等人,透過獨立記者王立柔相機,拍攝25張多是黑白的「解放乳頭」照片,並於今(10)日晚間將照片上傳到臉書上。
(林朝億先生不知道我的名字中文怎麼寫是吧?)

蘋果說法:為抗議臉書限制女性露乳照的審查機制,爭取上空權的「Free The Nipple」(解放上空)活動引起國內廣大迴響,昨傍晚曾參與太陽花學運的5名女生,在臉書公開25張上空合照響應......(中略)劉美妤受訪說,當時因轉貼網站討論男性爭取上空權的文章到臉書,遭停權3天,直覺不公平,才與其他女性友人達成合拍露點照響應的共識。
(上空就是乳頭解放了到底什麼叫解放上空啊國文老師要哭了)

自由說法:照抄蘋果。(完全沒採訪,我的記者魂很生氣)

* * *

事實如下

由於我先後轉貼了兩篇討論上空權的文章遭檢舉,其中第二篇還是從外站(非臉書網站)轉來的,內容是美國男性過去爭取上空權的歷史,我覺得很有趣,也沒有露點照,結果臉書檢舉竟然審核通過,我因此被水桶三天,不能發言,變成唯讀模式。因為這件事非常不合理,我和一些朋友也一向認為社會有必要改變對「身體」的觀念,因此決定來弄個上空攝影計畫。(白話:明明沒露也要被罰,那就露吧)

我自己上傳的部分沒有設為公開,這是我4/11凌晨時上傳、對這個計畫寫下的註解:

前幾天,我和鏡子、林郁璇、宋晉儀、王立柔做了一個小小的攝影計劃,算是對Facebook莫名的檢舉制度和禁止裸露的荒謬條款做出回應。身體是什麼?在把「色情」、「猥褻」等字詞強加上女體之前,身體只是身體,只是我們自我的一部份。情欲與身體相關,但裸露的身體便象徵情欲嗎?反之,不裸露的身體就不帶情欲嗎?(再說,有情欲又如何呢?誰沒有情欲?)

更多時候,身體只是自然地存在著,會痛、會哭、會笑、會放鬆、緊繃、作態、玩耍、呼吸、行走、吃睡。如此而已。

我們的照片要表現的也是這個。自然的,不作態的,不色情、不美不醜,不多麼藝術,只是很平常的生活模樣。這就是平凡的女生宿舍姿態,洗完澡出來裸著上身滑手機,天熱了脫掉外衣打電腦,湯屋裡裸裎相對也不尷尬、不互相評價,和穿著衣服時一樣的打打鬧鬧。因為身體,就只是身體,有千百種樣貌,千百種情緒,欲望只是其中小小一種。

這是個對我們四人來說都很美好的經驗,坦然而不帶評價的眼光。沒有誰的身體完美,如同我們的臉也是,但不完美便是一種自然的狀態。我們對彼此誠實,喜歡著這份誠實,以及彼此。

我不希望這個我們自己玩得開心的小實驗,變成媒體譁眾取寵的獵奇新聞,但他們依然毫不猶豫地這麼做了,甚至不惜扭曲事實和我們的用意、修改我們的照片、或完全不徵詢授權。

這就是台灣現在主流媒體的生態,而群眾隨之起舞。所以,唉又說回來,我才要投入媒體改革的,不是嗎?

我們原本的模樣,就只是如此。如果媒體不想看見、不想讓人看見、也不想稍微去思考我們為何做這件事,那為何要報導?除了譁眾取寵、用腥羶色的標題騙點閱率,還有什麼?而這樣的話,又還配稱做媒體嗎?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